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6月 03, 2008

探針:做人不要太 CEN

刊於六月三日蘋果日報論壇版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絡 CNN,最近在報導西藏問題上,被揭發不少圖片錯誤,有造假之嫌,引來國人憤慨萬分。怎料近日名稱類似 CNN 的 CEN (香港有線電視娛樂新聞台),最近的一個報導亦引來很大爭議。

事緣有線記者,向荷理活明星莎朗史東查問,有關對四川地震的看法,莎朗史東發表了一段約二百字的意見,引來廣泛的報導及爭議,甚至傳到後來,各華文媒體竟無中生有,子虛烏有地創作出一句令人震驚的說話:「四川大地震很有趣!是報應!」

胡亂竄改原文意思
事實呢?莎朗史東根本沒有說過「四川大地震很有趣」的說話。而所謂「報應說」,有線的字幕更犯上令人難以接受的錯誤,誤導國人怒火,令原本中國人「以德報怨」的教訓故事,成為了冷血涼薄的撒旦詩篇。

所謂「有趣」的事(very interesting),是莎朗史東的思想改變,由之前自己在想:「這是報應嗎?」,到後來收到藏人組織的信件,看見藏人也打算去幫忙救災,於是為此感動到哭了──莎朗史東說,她學了重要的一課,即使別人對你不好,你也應該學習如何改變自己的態度去幫助他們,因此莎朗史東回應她會幫忙。

藏人組織是否中國人呢?藏人教導了西方的影星莎朗史東,學懂我們中國重要的「以德報怨」一課,原本不是一件美事嗎?莎朗史東甚至自稱為此哭過──雖然我們不知道她有沒有真的哭,她亦沒有詳細交代其原因,可是縱觀上文下理,她承諾幫忙的表態,是否已經代表了她認同了藏人組織「以德報怨」的精神呢?是否間接承認了「以德報怨」,比起最初「因果循環」的「報應論」更勝一籌呢?

可是我們的 CEN 有線電線娛樂新聞台,卻把人家「之前在想」( I thought) 刪去,把疑問句的「這是報應嗎?」 (Is that Karma, …?) ,篡改為「這是報應吧」(That is Karma!)──在英文文法當中,疑問句和感嘆句的分別如此明顯,這個差不多先生的錯誤就是致命的!連小學生的英文水平,都應該分得開 Is that 和 That is 之間的分別,為何 CEN 會犯上這樣的一個錯誤?

電視台還犯上了大量不應該犯的錯,如把原文「因為中國人對藏人不好,我對此感到不快」(I am not happy about the ways the Chinese were treating the Tibetans),譯作「我很不喜歡中國對待西藏的方式」(又偷偷加了個「很」字(very)) ──然後失真到娛樂版內文,指莎朗史東說「四川地震是懲罰中國不准西藏獨立!」真不知從原文哪一句,可以譯出「西藏獨立」幾個字出來,華文傳媒質素,已經低落到這個地步了嗎?

於是當事人說「以德報怨」的教訓 (very interesting)「耐人尋味」(牛津高階字典的解釋),就變成了華文記者筆下的「四川地震很有趣!」;一大群沒有認真研究,天真相信傳媒的讀者,就二話不說即把莎朗史東罵個狗血淋頭,特別是平常說傳媒周刊怎樣怎樣不可靠的演藝界中人,今次卻團結一致真心相信,甚至說要把莎朗史東槍斃。

未聞批判歪曲報道
莎朗史東的確錯了,不應在康城談政治,不應該把政治和電影混為一談──正如有內地網民說:「中國政府不應因史匹堡及夏里遜福的政治取向,就拒絕奪寶奇兵在內地上畫,政治和電影應該分開」;又或者,莎朗史東真的「好天真好傻」,竟然把天災與人禍的災難,當成是人與人之間好與不好的因果報應,而最終她也承認,藏人「以德報怨」比較對呀?這樣的錯誤,比起傳媒抹黑她說「四川地震是懲罰中國不准西藏獨立!」、「四川地震很有趣!」,何者更加嚴重呢?最令人大為不解的,就是那些批判 CNN 造假的中國人,今次為何對 CEN 及一眾華人媒體的歪曲報導,不發一詞批判?

莎朗史東的原文及伸延閱讀:
港媒揚威國際
香港傳媒的英文水平
地球人必須講中文
無法無天是王道
可憐的法國災民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7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