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6月 29, 2008

號外:貴州甕安揭竿起義



由於內地討論區不停刪文,而內地網就不停「一人一 post 貼文」,由事件始末以至國際歌、陳勝吳廣、義勇軍進行曲云云,不少內地討論區「熄機」,事件由星星之火燎原,情形就和當年清末的「保路同志會」類同。

內地網民以各式其式的方式,去追求言論自由的界線,如下題:「天涯雜談『天涯雜談』 [汶川地震]甕_安加油!汶川加油!」

「你們是豬!老子給甕_安,給汶川給中國加油的帖子你們憑什麼刪?刪三次了!」

「刪了再發唄, 麻木了都」

「不公平!貴州憑甚麼有兩次聖火?」

台灣的莊國榮識玩膠,連內地網民都狂玩膠,就係香港的泛民仍然低級趣味之餘,乜膠都唔識玩。

題目:聲援貴州--寫給全國大學生的一封信

「同學們:
   當我想起要給你們寫信的時候,我的腦海裏浮現了八十九年前那些激情飛揚的場面。在祖國最需要的時候,青年學生們勇敢地站了出來,用自己的勇氣和鮮血為祖國 高聲呐喊,為後世中國青年樹立了光輝的典範。正因為有了他們,直到今天,我們青年學生還一直被祖國人民寄予厚望。他們對我們百般疼愛,稱我們為天之嬌子, 同時,他們也希望我們依然保留著八十九年前的愛國熱情和勇氣。

同學們,我給你們寫信,並不是要和你們一起回憶青年學生那光輝的過去。我要告訴你們,在祖國西南,有一群正義的同胞正在等著你們的聲援。黑惡勢力橫行,無辜的生命已經凋零,憤怒的人們正在反抗。然而,他們需要幫助,他們需要人們給予更多的勇氣。

同學們,也許,我們曾經懦弱;也許,我們曾經因為現實而無奈,然後是自我放棄;也許,我們已經相信自己無法改變什麼,惟有隨波逐流。但是,不管怎麼樣,我 們身上還流著青春的熱血,我們可以對現實無數次的妥協,我們可以逃避,但是,已經有人站了出來,面對那數十萬人的呐喊,同學們,我們作為時代的青年,我們 怎麼能夠沉默?我們怎麼能夠繼續退縮?我們如何面對先烈的熱血?我們如何面對祖國和人民失望的目光?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們青年學生雖然做不了那星星之火,但我們可以做那最旺盛原野。同學們,請你們暫停手中繁忙的學業,請你們暫時忘卻校園裏甜蜜的愛情,請你們暫時離開拼搏的運動場,用你們的行動來告訴那些需要幫助的人們,你們和他們站在一起。

同學們,危難時刻,勇敢的站出來,告訴全國人民,你們就是中國的脊樑!」

官商勾結已經麻木,可是勾結到連串強姦,再把受害者的家屬打到重傷至死,終於「佛都有火」,連平日敢怒不敢言的中國人民,也迫到去作反的對立面去了。

城中心的公安局、縣政府大樓、郵政部大樓、民政部大樓全部被憤怒的人民焚毀,至今內地的討論區不斷被憤怒的人民轉載,同時甕安縣則被完全的電訊封鎖,外界無法再得知當地的任何消息。

今次亞視新聞居然不播 Youtube 片段,其引述新華社消息,指當地秩序已基本恢復正常,實在令人恥笑--這就是報新聞的操守嗎?

新華網消息: 

  新華網貴州甕安6月29日電 貴州省甕安縣城28日下午發生一起圍攻政府部門的打砸燒事件。

  據當地警方介紹,28日下午,一些人因對甕安縣公安局對該縣一名女學生死因鑒定結果不滿,聚集到縣政府和縣公安局。在縣政府有關負責人接待過程中,一些人煽動不明真相的群眾衝擊縣公安局、縣政府和縣委大樓。隨後,少數不法分子趁機打砸辦公室,並點火焚燒多間辦公室和一些車輛。

  事件發生後,貴州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立即指示要求盡快妥善處置。貴州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公安廳長崔亞東迅速趕至事發現場,指導當地黨委、政府處置和平息事件。至29日凌晨2時,圍觀人員緩慢散去,事態沒有進一步擴大,甕安縣城秩序目前已基本恢復正常。

下次不如亞視報導埋呢幾隻字呀。

博訊消息
BBC 中文網消息

對「數字迷信」有執著者,已經說:「三一四就西藏,乘以一倍的六二八,則輪到貴州」;諸葛武候乩文那句「西南獨立曇花現」,再一次應驗,實在有夠邪的。

香港人自己對四字、死字很迷信,可是聽到福娃的迷信,卻往往無情恥笑;當然,有些人百無禁忌,當然問題不大,事實上福娃的意念來自甚麼?就是古代兒童陪葬品的人面魚紋盆,設計者最初命名為「喜娃」的東西。

最初因為喜娃的不祥來源,設計被否決了,可是由於無法找到更好更合適的替代方案,於是喜娃就被重新起用,命名為福娃。

真的不知道,有哪些百無禁忌的父母,會買個福娃送給子女?

「人面魚紋彩陶盆文化類型:新石器時代仰紹文化用途:葬具出土時間:1955年出土地點:陝西省西安市半坡出土文物描述:高16.5釐米、口徑39.8釐米。 這件彩陶盆是兒童甕棺的棺蓋。這件彩陶盆是兒童甕棺的棺蓋。 仰紹文化流行一種甕棺葬的習俗,把夭折的兒童置於陶甕中,以甕為棺,以盆為蓋,埋在房屋附近。仰紹文化流行一種甕棺葬的習俗,把夭折的兒童置於陶甕中,以甕為棺,以盆為蓋,埋在房屋附近。 這件陶盆上畫有人面,人面兩側各有一條小魚附於人的耳部。這件陶盆上畫有人面,人面兩側各有一條小魚附於人的耳部。 有的學者根據《山海經》中某些地方曾有巫師“珥兩蛇”的說法以為人面魚紋表現的是巫師珥兩魚,寓意為巫師請魚附體,進入冥界為夭折的兒童招魂。有的學者根據《山海經》中某些地方曾有巫師“珥兩蛇”的說法以為人面魚紋表現的是巫師珥兩魚,寓意為巫師請魚附體,進入冥界為夭折的兒童招魂。」

xxxxxxx
轉載內地討論區消息: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女生被奸殺 公安包庇凶手

據謝新發和幾位民衆介紹,受害女生名叫李樹芬,今年15歲,老家是玉華鄉,從小聽話懂事,不僅人長得漂亮,而且勤奮好學,學習成績很好,人緣也很好,深得同學和老師的喜愛。

上周六(6月21日)傍晚6點左右,李樹芬班上有個女同學王驕(音),把李樹芬叫出去,當晚李樹芬被當地兩個社會流氓強奸殺害並抛屍河中(甕安縣西門河)。當晚11點多,有民衆聽到有人喊“救命”。12點半左右,王驕打電話給李樹芬的哥哥,說她“跳河自殺了”。

李樹芬的哥哥及其他人壹起趕到河邊後,看見王驕和兩個男子站在橋頭,而且發現李樹芬肚中無水,且事先無任何想要自殺的迹象,于是淩晨2點左右,將三人扭送公安局。但後來獲悉,次日上午10點多,三人已被無條件獲釋,公安局沒有進行任何調查和筆錄工作,還聲稱,受害人是“自殺”身亡。

次日就有人告訴李樹芬家人,李樹芬是被人強奸後害死推入河中的,警方未作全面屍檢,也未作強制措施,對家屬提出的全面屍檢要求不予理睬。李樹芬家人從當地民衆提供的信息中獲知,王驕與兩名男性凶手,與縣公安局、縣委領導、省委領導都有關系,因此在被拘押8小時後即獲釋。

王先生說,“聽說凶手後台都很硬,那個王驕好像是縣長的侄女。”

政府公安要強行埋屍 受害人家屬被打死
本周壹,法醫鑒定也稱是“自殺”,家人不服到縣委上訪。任職于玉華中學的教師、李樹芬的叔叔,被6個便衣公安打成重傷,後醫治無效死亡,李樹芬的嬸嬸也被打成重傷,臉部破相,不省人事。李樹芬的父母壹直在西門河橋邊的事發地守著那副裝著女兒屍體的水晶棺材。


謝新發說,“公安局的還派人去偷屍體,搶屍,要強行下葬,樹芬的家人拒絕,都遭到毆打。縣長、公安局長都要強行埋人。現在好多群衆守著屍體。屍體是樹芬的家人自己撈起來的,公安局逼迫她家人說是消防隊撈起來的。”

他說,“每個人見到都流淚,每個人聽到都氣憤。”

王先生說,“不僅她的叔叔被打死了,還有其他幫忙申冤的人也有被打死的,現在不知道具體有幾個。還有幾十名學生被打成重傷。”

學生、民衆義憤燒政府大樓
該慘案引起當地民衆義憤,甕安四所中學學生到公安局請願。公安局又出動武力鎮壓,至使學生和壹些人民群衆焚燒了公安局,掀翻和焚燒公安警車十多輛。公安被圍困無法出來,各地警察紛紛調往甕安縣。
                          
劉女士說,“開始壹群學生拉著橫幅爲她申冤,去了政府,沒人理睬,後來又去了公安局,公安用電棍打學生,學生和趕來聲援的群衆就把公安局的十幾輛車都砸了,後來又點火燒公安局的辦公室。”

參與今天抗暴的民衆王先生說,後更多民衆加入,至昨日事發,有數萬民衆聚集在公安局、縣政府、民政局前抗議,火燒縣公安局、縣政府和縣委大樓。

王先生說,“縣長、公安局長等領導都躲起來了,幾百個防暴警也被火燒在公安樓上下不來。政府和公安完全壓不住了,最後公安警察都被趕出去了。消防隊的來了也被群衆圍著不讓進去。他們這次是見識了老百姓的厲害了。什麽叫‘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當地政府與黑社會勾結長期橫行鄉裏
據當地民衆披露,該縣政府、公安局胡作非爲,無法無天,長期黑社會夥同欺壓鄉裏,動辄鎮壓拘捕民衆,民衆上訪無門,怨聲載道。

劉女士說,“很多女孩被害,這樣的案子,不了了之,沒抓住人。有壹群跟政府勾結的社會流氓長期作案,很多。”

楊先生說,“礦山貪汙的問題,還有水被汙染,現在煮飯吃的水都沒有。老百姓上訪,就被抓。有7個人都被判刑了,說是擾亂社會治安,最重的還判了6年。”

他們說,所以這次不僅是爲李樹芬討公道,也是爲其他老百姓討個公道。
他們壹再表示,現在沒有別的辦法,只有請求媒體幫助引起社會關注
  
  2008年6月28日下午,貴州省甕安縣數萬群衆與公安部門發生沖突,引發騷亂,民衆將停在公安大樓門前的兩台警車擡入公安大樓內點燃,大樓著火,全體刑警逃上樓頂。
      
據現場群衆講,事情的原由是這樣的:今年高考,有主考官員要被害女生讓某官家子弟(當地網民聲稱是甕安縣副縣長的兒子)抄襲作弊遭到拒絕,事後該女生被殺害丟入甕安縣西門河。而公安局只對嫌疑人拘留了五個就時就將其放了。死者家屬到公安局報案,公安局反將死者親叔叔打成重傷,放出後公安局再唆使黑社會再毒打其叔叔。至其叔重傷于今日下下午4時左右醫治無效死亡。其叔叔是玉華鄉土中學老師。她姑姑也被打成重傷。臉部破相。甕安縣公安局黑暗如此,引起社會公憤。28日下午,10萬名群衆走到公安局,要求給說法,但遭到反對,激動的人群砸了公安局門牌,並掀翻和焚燒公安警車十多輛,並發展到放火燒公安大樓,整個過程沒有任何公安人員和政府領導出面,當時縣城估計聚集了10萬人。公安局隨後出動武力鎮壓,政府還切斷了甕安和外界的通訊聯系,派人在路上阻止記者到縣城采訪。其間開槍打傷壹人。
    
上周六該女生的屍體被其家屬從河中撈起,家屬給警方反映,死者在出事前幾天被幾個社會青年叫去,第二天就有人告訴家屬其姑娘可能被人推入河中.有可能是被人強奸後害死.警方未作全面屍檢,就認爲是跳河自殺.警方對有關嫌疑人也未作強制措施,對家屬提出的全面屍檢要求不予理睬,引起家屬和群衆強烈不滿,隨後引發沖突.至今女孩的屍體仍舊未作處理. 甕安縣公安局黑暗如此,引起社會公憤。
    
于是群衆自發捐款給受害人,支持他們去北京上告,申訴冤情。而警察則嚴厲制止任何人進行捐款,他們毆打捐款人,甚至對圍觀的群衆發射催淚瓦斯。有幾個受害者的學生被警察毆打住院,引起全城百姓憤怒,從而使得事件立即惡化。
    
據網上的當地人透露,甕安縣城現在非常混亂,現在已經進駐裝甲車以及部隊。百姓占據的政府大樓整條街均被封鎖。城市上空偶爾傳來劇烈的爆炸聲。警察使用了瓦斯, 事件進壹步升級中。
  
如果有高人能够把繁体字看懂或者能够转换成简体字,请您不要吝惜你的鼠标,ctrl+c复制,然后 ctrl+v粘贴,转发到其他论坛或者QQ中,让所有有良知的人都知道。为了良心和正义而战,好人一身平安,善恶分明,恶有恶报。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