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6月 30, 2008

家長無罪福佳有理

六月廿三號明報健吾的評論文章,指責香港家長「有罪」;誠然,這個結論是正確的,教而不善誰之過?當然是家長之過!然而結論雖然正確,立論方面卻用了很多不通且危險的論據,有一位家長讀完後感到十分憤怒,轉寄給林忌要代為品評,原本時、地、人都不合適,可是看完之後亦明白了家長的感受,因而不得不回應一下。

1. 「有說書商為了吸引教師選用教科書,提議「無限期借出電子白板」。 女兒就讀小六,每年書簿費約1000元的駱太直言,「家長沒有選書權,只能肉隨砧板上」。 她指摘出版商為搶生意的做法離譜,「那些商人富了自己的荷包,卻不知道苦了一群家長!」 她建議家長派代表加入學校選書團,希望學校顧及家長的經濟能力。
卻覺得自己有能力決定什麼才是對他們子女最好的。 家長們徹頭徹尾的「消費者大晒」心態,凌駕了專業老師的判斷力。」

回應:的確香港有很多不負責任的家長,林忌早在兩年前亦在博客寫文譴責過,但在這件事上家長真的有錯嗎?上面的例子有人「收受利益」,隨時要面臨法律的制裁,如內地的豆腐渣學校,也有人「收受利益」!用這樣的邏輯,貪官大喝一聲:「家長們徹頭徹尾的消費者大晒,凌駕了專業政府官員的判斷力!」因此豆腐渣工程害死學生,是家長的錯。

對,問題的重心,就是有幾多官員或教師,在某些事情上的行為,稱得上是「專業」?即使有「專業」,有沒有因為收受利益,而影響、蒙蔽、欺騙了他們的「判斷力」?判斷力不用客觀現實去衡量,卻用那些人的文憑、學歷、「專業」去衡量,健吾自己批判人的邏輯,就證明了為何香港的家長要填鴨──因為沒有文憑,就沒有「專業資格」,就自然沒有他口中的「專業判斷力」了!因為教師「專業」一些,所以不用看他們做了甚麼,亦不用看有沒有人收受利益,亦不用看現實書籍如何改版,甚至投訴的家長亦可能是一位專業教師,可是在這位評論人把「專業判斷」、「消費者心態」的翻天印一掟,全港家長就成為莫名奇妙的罪人。


2「香港的家長如果有罪,他們的原罪就是太愛孩子。 這種愛在過分自大、過分實用主義的主旋律中,就變得很扭曲。」

回應:那些「壞家長」不是太愛孩子,而係太愛自己,把自己的幻影投射到兒童身上,這是私欲,是自私,是控制,是大家長主義,而不是甚麼「實用主義」扭曲!問題在於中國文化傳統的家長心態,而不是西方的實用主義──中國人科舉了過千年,難道也因為甚麼「實用主義」嗎?傳統中國社會家長控制下一代的一切,難道也因為「實用主義」嗎?

3. 「舉一個例子:為什麼家長們都覺得孩子在學校的成績不「夠」好,是孩子最大的問題? 現在,「好」的教育,就是文法中學、國際學校。 職業先修、中文中學、非主流學校,在家長心目中,也是副選。 可是,他們不知道,他們的孩子都像梁洛施跟娛樂公司的合約:梁氏被娛樂公司的合約緊緊縛死,孩子的腦袋和思維,就正正被單一課程和標準答案主義緊緊的縛死。」

回應:問題出在社會的制度不公、不平衡、不合理,而非家長的期望──對家長是期望仔女「出人頭地」,世界上所有家長亦如是;香港家長比較「功利」,為甚麼?因為我們身處一個功利社會,活在一個「功利制度」之下;在法國做農夫可以適適服服過世,在香港有這樣的條件嗎?活在一個「大逃殺」的制度之下,唔係你死就我亡,家長係「迫上梁山」,有得選擇嗎?

如果真係行行出狀元,有哪個家長想睇住細路苦讀?問題今日的香港各行各業,只得三幾種專業「有運行」;今日的香港有 86.6% 係服務業,唔想仔女做乞兒,就要讀書好;制度的問題,絕對不能被單一的「標準答案主義緊緊的縛死」在家長身上。


4. 「家長們,你知道現在中國語文會考的閱讀理解考卷,有所謂「奪命四式」。 比方說,他們會找來香港第一健筆林行止先生的文章,然後問某幾句文句是正確、錯誤、部分正確還是無從判斷。 我寫評論不過3年,也知道文章見光後,報前的你,有解讀此文章「意思」的絕對主權。 那就是法國符號學大師羅蘭巴特的理論中,說「文本」見光後,100個讀者有100個解釋的意思。 考評局內的,難道也是羅蘭巴特再世,有權去決定,去解讀林行止的文字的「標準答案」嗎?」

此不過是冰山一角。 我肯定很多家長早就忘了會考數學科的「log 2=x,log 3=y,試將log 24化為xy」的正確得分答案。 我更肯定不少家長早就忘了把硫(sulphur)變成硫酸(Sulphuric Acid)的工業化學過程叫 Contact Process。 活了27年,除了會考高考那4年,我真的沒有再用過那些冷知識了。 孩子考得不好,說實在一句:「又如何?」」

回應:家長唔識又如何?考得不好冇路行係問題!係制度的問題!唔係家長愛自己仔女有罪;有人畀錯誤醫療搞到殘廢,而家係要追究個制度,追究個醫生,而唔係追究個家長生個仔女呀。
制度出錯,應該追考試局,而責不卻在家長。考試制度不善,就應該去批評個制度,應該去完善個制度,而唔係怪責家長,這點根本和「家長有罪」無關。


5. 「看另一個例子,香港是全球最多人應考英國皇家音樂學院八級鋼琴考試的城市,為什麼李雲迪演奏會中,李先生仍有36個音節未完成,觀眾已經急不及待的起來,衝上台前爭取獻花握手? 香港有幾多人愛古典音樂,well,你我心知肚明。 家長要孩子學樂器,不是要他們感受舒伯特是「粉紅色」的熱情。 他們不過是履歷表主義、實用主義:考名牌中學時沒有八級鋼琴很難跑出云云。」

回應:首先,林忌自十幾年前考得八級鋼琴資格至今,也從來未聽過學鋼琴需要「感受」舒伯特是「粉紅色」的。身邊認識十數位擁有這個資格的人,也覺得這種形容的方式「很新鮮」;舒伯特是一位奧地利的作曲家,位處於古典與浪漫時期之間,在香港薄有名氣,亦擁有個人色彩,卻在芸芸作曲家之中不算特別突出,亦沒有明顯的「顏色」去形容。粉紅色的舒伯特,就有如用粉紅色去形容王永平,品味獨特。

中國人特別喜愛鋼琴,原因不一:比較科學的看法,這是既有文化原因,亦有遺傳學上的原因的;文化上有些民族比較能歌善舞,遺傳上有些民族比較「長氣」(如東非人多出長跑好手),如 NBA 受黑人所主導,這方面剛好中國人是以「手巧」而聞名於世。

由古中國的書法陶瓷工藝品,到吃飯用筷子,外國對中國人印象最深刻的,都是普遍擁有一對靈巧的手,因此「學鋼琴」中國人的確有優勢。另一方面,香港小家庭為主,生活環境既沒有空間,亦沒有閒暇,只有鋼琴這類樂器,可以「不假外求」,一個人獨奏,既可以滿足家人的品味(閒來聽聽小品),也可以彈彈流行曲,這是樂器上的優勢。

考名校需要學琴的確係事實,履歷表主義都係事實,問題卻出自社會、傳媒都對「銜頭」有特殊喜愛,比起屈從去滿足這些願望的家長,制度有更大的責任,愛好虛銜的人責任更大,迷信專業判斷力的人責任最大!


6. 「結果,學生很快就知道他們的時間,被家長所安排的「技藝訓練」充填。 呂大樂教授說,他在面試時,常發現學生回答不了自己喜歡什麼。 問他們有什麼嗜好,不少會回答「最愛睡覺」;會撒點謊的,就會答喜歡「閱讀」。
問他們在讀什麼,他們會說「最近很忙,沒有時間讀書」;那麼問他們今天讀過什麼報紙,他們會說「最近很忙,沒有讀報」;叫學生舉一兩張報紙的名字,有的也說不出。」

回應:呂大樂所指二代人的問題,乃制度的問題,即使這些家長有問題,問題卻不能簡化成為「家長有罪」──家長更大的罪,就是沒有改革、改善、改變制度與遊戲規則,反過來改得更差了。家長填鴨是果,社會制度是因,家長的錯更大存在於他們在社會、在職位上、在制度上的功利短視,而非在培養子女上。

7. 「很多人都說香港的新一代很不濟:沒有世界視野、沒常識、中英文蹩腳云云。 也會有人即時說教育出錯,傳媒有事,世風日下,卻沒有人敢說家長有罪。 因為,中國人相信「天下無不是的父母」。
也許,天下真的無不是的父母。 可是我質疑的,是家長憑什麼在這個森羅萬象的後現代社會,知道什麼是「是」嗎? 借《時裝.時刻》的黎堅惠絕得很的一句作結:「孩子不是因你而來,而是經你而來。」 家長們,你覺得你們仍有「教好」兒子的責任,很好。 可是,可以告訴我,你們憑什麼empower自己,自己安排的,相信的,也是對的,也是好的? 」

回應:中國幾千年的歷史教訓,就是性善論的破產──求諸於家長完善自己,就正如求諸於官員潔身自愛不貪污不腐化一樣,更加不可能。要解決問題,必須從西方的制度著手,要社會不貪污,必先改革法律制度;要家長不填鴨,亦必須改革教育制度,反過來倒果為因,就正如中國歷代士大夫的改革,到頭來只是一場夢。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