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五, 6月 27, 2008

自焚救火術

除了救山火之外,正常人一般見不到的方法:靠放火去救火,昨日在立法會出現。

曾蔭權突然亮相立法會,一致劣評,正所謂講多錯多,在一個已經落幕的戰場上,重新燃起火頭,政治上自焚的行為,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蔡子強很「厚道」,說最少曾蔭權和老董不同,肯親自回應大家的憤怒;可是現實世界的回應,其實有很多種方式,由香港家書到用非正式的場合去搞爛 gag 亦屬於回應,但用「寸步不移」的放火強硬說教回應方式,實在效力成疑,令人不得想想這個做法,其實有間接路線的目的。

現把可能性列如下:

1. 全世界圍攻陳得霖,眼見「老友」或「寵臣」被「無理圍攻」,於是把心一橫,唔理三七廿一,企出來力挺到底,順便告訴各有異心的保皇黨派:「老子決定硬幹到底」--如果有保皇黨膽敢在投票倒戈,老子必定血債血償。

2. 近日各「親政府傳媒」脫稿表演的情況,已惹起當奴的強烈反彈,當奴明知劣評會如潮,也決定用一個最強硬的方式,對一眾保皇黨派提出警告,可圈可點的一句--副局長議案早在上年尾已為立法會所通過,因此那些當初同意,現今卻猛抽水的保皇黨派,你們好自為之。

3. 泛民主派繼續「漫遊」,既唔打平權,亦在「國籍」問題上無法乘勝追擊,至於薪酬問題,也因為保皇派的媒體大打「溫情牌」、「可憐牌」,加上明日黃花的過氣舊聞,已無法再為政府造成傷害,因此膠一鋪不但對當奴沒有甚麼傷害,反而可以幫硬膠泛民一把,令七一遊行升溫,透過七一助泛民一臂之力,以防倒戈而不忠的保皇黨派在立會選舉大勝,期望在九月後重新玩回權力平衡的遊戲。

很悲哀,對不?特膠政府由上至下膠到冇朋友--問題是雙方面的,因為硬膠,所以冇朋友;同時因為「潛在朋友」太膠,「朋友」亦「膠到冇朋友」,因此朋友的朋友,居然變成了敵人;敵人的敵人,也成不了朋友。

林瑞麟:日後聘副局長資歷較淺或降入職薪酬
2008-06-26 HKT 23:56
立法會否決引用權力及特權條例,要求政府公開政治任命班子的聘用條件。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林瑞麟表示,如果日後招聘到的副局長及政治助理的人選,比現有的一批新人的經驗和年資為淺,聘任委員會會考慮以較低的薪酬,即薪級點中點以下的水平,作為入職薪酬。

當特膠政府膠到講出上述呢句話之後,基本上由這一刻起,已經判了全個制度的死刑;判刑的不是敵人,而是自己;如果特膠政府相信自己的選擇,當奴也因此去到立法會硬坳到底,居然用將來的「期票」,去換取今日冇可能換回任何東西的發言,絕對是靠害。

試想想,林瑞麟呢句廢話講來有乜用?有鬼人信?但冇人信冇鬼用,卻絕對有一萬倍的靠害力度,將來萬一再想請人,大家都會問:唔係嘛?你要我低人工過果個廢物 X X X ?你做埋我果份啦福佳--因此今次的人唔得之餘,將來的有能之士都永遠唔肯入政府;反過來,如果呢句只係一句廢話,人工一樣或更高果時,林瑞麟呢句作用全無的承諾,就成為了政府不受承諾,前言不對後語的又一鐵證。

硬膠香港政界的一個習俗,就係乜鬼都自焚;乜自焚好好玩咩?乜自焚真係咁過癮咩?搞乜呀?

(後記,林忌覺得上述「硬到冇朋友」的定義,應該成為大家參考的解法;所謂「膠到冇朋友」者,原本應該有的朋友,冇左--敵人的敵人,原應是朋友,可惜因為太膠,結果仍然冇朋友做,所以說,朋友的朋友,成為了敵人;而敵人的敵人,卻無法成為朋友,原因,就是因為太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1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