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5月 19, 2008

無視才是涼薄

發現最近轉載內地的消息,即日就會有人做野,在內地封殺原本的消息源,所以類似的消息,將不會再列來源。

當災民、災區、以及內地的網民都有這麼多的投訴之時,很奇怪的香港媒體全部只是報喜不報憂,我們要看到這方面的消息,只有看西方、日本及台灣的報導。

最奇怪的,就是香港這些圍外人,甚麼也沒看到,就大讚國內救災工程天上有地下無,如何如何的感人,畫面除了慘,就是盡力救災,沒有搶、沒有亂、沒有任何失序,簡直就是世界的典範了。真的感人萬分,看不見就不存在,那自然是中國人的美德了。

也難怪連納粹德國人人都如此愛希特拉,因為人類就是喜愛單線思考--不會質疑,不會批判,不會思考,邏輯就是有如「共犯就是死有餘辜」、「天譴就是不去救災」,硬把兩樣完全無關的東西,當是同一件事,就好似支持人權就等如杯葛奧運,結果變成:要救災,就只有團結一致,不作批判,不說反對聲音,不提意見(可以提建設性的建議,但反正你反政府,除了相信政府之外,提甚麼都一定沒有建設性的),只要團結,團結再團結,只要相信政府,支持政府,一切就會完滿解決。(希特拉就開心了)

單線思考的例子,數不勝數;舉例說,要評斷「納粹主義」,應該以納粹黨的所作所為呢,還是以納粹黨的宣傳文件及作品(如我的奮鬥)呢?如果抹去歷史資料,二千五百年後的人們,只是以納粹黨的宣傳品,可能得出一個結論:「希特拉是聖人」。

談到儒家的作為,除了倒出一大堆孔子曰之外,更應該望望儒家實際上做了些甚麼;孔子相傳於公元前 552 (或公元前 551) 年出世,四百年間後直到公元前 140 年,董仲舒建議漢武帝「罷黜百家」,才定下在中國「獨尊」的定位。在這之後的二千多年間,聖人口中的哲學理論不知凡幾,但由同一批儒家大臣所實行的政策是甚麼?是支持「天人合一」皇帝是上天的代表呢,還是孔孟的「民貴君輕」?後者有執行過嗎?有具體執行的方法嗎?還是一句廢話?西方的知識份子,讀完盧梭之後會去參加法國大革命,讀完新教循道宗的黑奴報告之後,會去發動政治運動要求廢除黑奴,可是中國的儒家,讀完孔孟之後發動了甚麼?

漢高祖劉邦取代了暴秦,儒者學者對中國政制的第一件貢獻,就是叔孫通制定「朝儀」,規定所有大臣上朝都要下跪保持肅靜!(在春秋戰國時,大臣只需盤坐著)。「禮儀官」會紀錄不守規矩的大臣,違禮嚴重者,可以被當場逐出。

柏楊曰:叔孫通搞的這一套,是儒家的拿手本領。「儒」的原始意義,就是「典禮專家」,所以勝任愉快。在君尊臣卑原則下,君王遂遠離人群,春秋戰國那種君臣促膝談心──像嬴稷跟范睢交頭接耳的美好時代,一去不返。皇帝和臣屬之間,隔著一條「禮教」鴻溝,這鴻溝隨著時代進展,而越來越深、越來越寬、越來越無法逾越。最初,特殊的幾個官員,還可以坐在皇帝身旁。但到了十一世紀,司馬光先生編撰資治通鑑時,宰相已沒有座位,只好站在那裡。而最後,到了明王朝、清王朝,宰相連站也不可能,跟平民一樣,也得跪到皇帝面前(而且還得準備隨時被揪翻在地,苦刑拷打)。中國人所陷入的,就是這種畸形的,官越小,尊嚴越少,平民根本就更沒有尊嚴的傳統。
林忌曰:對不起,這些人是孔孟的徒孫嗎?為甚麼讀完孔孟會執行這些政策?正如為何讀完馬克思,卻會去從事「共產黨一黨專政」?難道你相信國家主席是人民選出來的?

可是我們熱愛中國的人,不去看看歷史紀錄怎樣的哀鴻遍野,卻走去空談「很高尚」、「很偉大」的儒家哲學構想,就和馬列毛主義的無產階級民主專政,以及納粹的國家社會主義理想一樣,現實和思想剛好相反。

可是有些自稱應該追求「科學」、「理性」的人,不去望望現實是甚麼,卻去沉醉於紙上虛假的宣傳,然後大叫「很偉大」!「這才是真的」,情況就有如說:「這才是真的納粹!」「真正的共產黨無產階級專政!」一樣,極度荒謬和可笑;事後這些單線人物,還要責難:你根本不懂儒家,你根本不明白共產主義,你根本不明白納粹!(君不見德國真的有群新納粹黨嗎?)

因此,根據紙上美好的紀錄,為了那子虛烏有的烏托邦,我們仍是那句:二月因為雪災要團結,三月因為反分裂要團結,四月要為聖火而團結,五月要為救災而團結,六月要為重建而團結,七月要為迎接奧運而團結,八月要為中國加油而團結,九月要為重拚經濟而團結,十月要為國慶而團結,年年月月日日時時刻刻都要團結,反對的就是漢奸、賣國賊,千古罪人。

林忌從來不否定內地比以前進步,也從來不否定內地有很多極熱心、極訓身救災的人,可是看看香港媒也跟進狂讚「中國人的美德」,一起瘋狂報喜不報憂之時,你會不會擔心香港的媒體?會不會擔心香港人的智慧?

這些負面消息,看了會令人很不開心;如果你不想看,請立即中止。

1. 大陸災區記者:我的憤怒微不足道

軍人幾乎赤手空拳來救災 内部輿論導向要求「喪事當成喜事辦」
作者﹕匿名記者

眼看著這場天災已經慢慢變成人禍,災民們也漸漸出離悲傷,而走向了憤怒。

面對這場空前的災難,政府的正面宣傳正在比救災還要猛烈地撲向每一個中國人,就像往日在媒體所宣傳的那樣,已經不惜一切代價和全力以赴了。只是每一天都在增加部隊和擴大救援規模,這讓人不得不懷疑:第一天就宣稱「不惜一切代價」的政府,卻在第二天、第三天都沒有全力以赴,都沒有「不惜一切代價」!

現在,全國的媒體都被封口了,要求宣傳積極的和正面的東西,要求「喪事當成喜事辦」的「輿論導向」,嚴禁報導「批評性、反思性」的稿件。雖然又有無數災民在等待救援中悄悄死去,媒體的宣傳卻是以「總理吃的是饅頭和搾菜」為主,電視鏡頭依然是以一幅幅感人的畫面——某地又救出了一個孩子……

如果說政府在這次救災報導方面有很大的進步,而沒有壓制住一切「負面」的消息,那也不是他們的主觀願望。因為這次災難的規模實在驚人,他們已經無法控制「負面」消息的流傳出去,再加上互聯網在傳播消息中的巨大作用。

下跪的武警和下跪的父母

前天,各大報紙報導一個武警戰士跪地要求給自己機會再救一個孩子的時候,但在整個災區,最保守的估計,就在同一天,有超過50位淚流滿面的家長和親人跪倒在救援人員面前,求他們救出親人。那淒厲辛酸的場面,使前沿記者的眼淚沒有乾過。但是這一切,當然不會上到官方控制的媒體上。

糟糕的不是規模,而是這些被緊急調來的解放軍戰士,幾乎是赤手空拳來救災的。他們勇敢,他們年輕,他們可歌可泣……可是,相比較專業救援隊員,他們不但沒有必要的工具,也缺乏相應的訓練。這些戰士缺乏救災的心理輔導,幾乎都是在邊幹活邊流淚。記者還看到,救災之餘集中在一起唱歌的戰士們,他們臉上沒有不是帶著淚痕的。

宣傳上如此用心良苦,按說,這個時候老百姓也沒有話好說了,可是,災民怎麼想?救人最好的黃金三天已經過去。現在每消失一分鐘,可能就有一個或者兩個壓在下面在災民的生命,跟著時間一起消失。記者看到,部隊和救援人員雖然已經趕到了大部份現場,可是,記者實際看到的情況是,救援工作只是緩慢地進行。很多戰士和救援人員面對從未見過的倒塌現場,很多時候,甚至不知道如何下手。這使得站在一旁守候那些不知親人生死的災民們痛苦不堪。他們現在唯一能夠做的,就是跪在救災人員面前,苦苦哀求。但這一切反映災民痛苦辛酸的文字和圖片,官方控制的喉舌媒體絕對不能上的。

災民的情緒開始波動,很多人已經從悲哀轉向憤怒。此時,媒體更是接到通知和命令——不能突出報導災民激動的場面,要多報導災民情緒穩定的東西……全國人民都被喉舌媒體欺騙了,連本來應該監督政府救災的獨立知識份子和專家們,也宣稱要放下一切「成見」,停止「反思」和「質疑」了。以為這種可笑和愚蠢的方式,就是在支援政府救災。

在這種宣傳蠱惑下,也使得那些根本沒有看到災區真實情況的民眾一廂情願地認為,政府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但他們所不知道的是:天災已經因為政府的救災能力不濟而變成人禍。看到和感覺到這一切的,最直接的,當然是身處災區的災民。前沿記者雖然知道這些情形,但不能說。

顧慮形象拒絕歐美救援隊

對於為什麼拖了兩三天才同意日本救援隊進入救災,至今只答應了韓國和俄國,而拒絕了擁有先進技術的美國等西方多國的救災要求。記者瞭解到,是因為中央高層內部有一派持「陰謀論」的極左高官認為:這個時候請求外援,特別是美國和西方國家,雖然會救幾個孩子和老百姓,但「國家安全」有可能受到嚴重威脅。同時也在世界人面前展示中國政府的無能,無法獨立救災。

記者還聽到另外一個理由——如果允許美國和西方的救援人員進入災區,在救災之後,隨著他們的回國,他們會把災區的詳細情況捅出去。如果他們離開中國後,在海外攻擊中國的救援如何落後,如何缺乏有效的指揮,那將會在世界民眾中造成極壞的影響。如果消息傳回到國內,會削弱民眾對政府的信心……

對於這些把自己的臉面和手中的權力看的比災民的命要大得多的人,災區死多少人,都不會引起他們任何不安的。只有權力牢牢抓在他們手上,才會讓他們感到氣定神閑。

當然,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他們說的不無道理。只要媒體不失去控制,只要他們身後始終有「放下一切反思,全力支持政府救災」的13億人民。他們手上的權力,就始終穩如泰山。至於災民死亡多少,哪怕死亡超過5萬人,在他們的慣性思維和慣用方式的處理下,自然會被看成是「已經把死亡減少到最低限度」的。

接下來,完全可以預見到,他們會動用比救災規模還要龐大的宣傳部隊,弄一場給自己塗脂抹粉的文藝晚會和表彰大會,繼續把那些對他們心存感動的中國人感激涕零、涕泗橫流的。

然而,據記者得到的消息,要想繼續愚弄災民,掩蓋自己救災的不力和無能的事實,可能也不是那麼容易的。記者發現,一些災民家屬從網路上得知,政府拖延批准外援進入的消息後,非常氣憤,氣憤得眼睛發紅。要是有人這時候故意惹他,估計他們會殺人的。

以目前中國的地震規模來看,世界上沒有國家可以獨自承擔。那些在這個時候堅持獨自救災的權貴,這無異於在謀殺災民啊!我的良心促使我不得不這樣說!

溫家寶兩次動議被否決

中央高層以溫家寶為首的溫和派,強烈要求請求外援。但溫家寶的這個動議卻兩次在高層被否決和拖延。到後來,溫家寶和胡錦濤都作了讓步,先同意日本進入。他們向政治局的解釋竟然是——因為胡錦濤剛剛訪日歸來,兩國的友好氛圍還存在,日本人也更有紀律,便於控制。

實在可悲啊!災民在死亡邊緣掙扎,全國人民都在情緒激昂地支持政府救災,而政府在請求外援的時候,卻是如此猶豫不決!錯過了最好的機會不說,還在規模上限制人家。並且至今不讓救災水準最高、規模最大的美國救援隊進入。

這些消息,目前雖然被封嚴密鎖著。但一旦被那些苦苦守望在被壓在瓦礫下的親人的人們知道後,會有什麼結果?

現在允許日本救援隊進入,中央仍然疑慮重重。如果裝備精良的日本救援隊出現在中國救援隊旁邊,無論效率和速度都遠遠超過中國救援隊的話,那麼災民們很可能會質疑政府——為什麼不讓他們早點來?為什麼不讓更多外國那些擁有先進設備的救援隊進入?

據記者瞭解到,這才是當局最為擔心的問題。所以,日前下達通知,要慎重報導外國救援隊的活動,特別是他們的救援成績。

當然,中央政府成功地發動了全國人民拋棄一切反思和質疑,成功發動了一場「全力以赴、信任政府」的運動。災區人民就算死亡超過5萬或10萬,親屬們的哭聲和質疑,也會被全國那些再一次陷入「愛國」狂歡的「暴民」們淹沒。

正如記者這兩天在仍然壓著無數幼小生命的學校廢墟前思考的那樣:如果不幸生為中國人的孩子,那是孩子們的命不好!

我的眼淚已流乾,我的憤怒微不足道。

(本文作者是一位正在四川地震災區採訪的匿名大陸記者。文章轉自博訊網,小標題為本刊所加。)

2. 四川大地震對人民是禍,對共產黨是福‏.(這裡有人嗎?)

作者: 外地四川人

李虹(音譯)當天晚上10點才達到重慶,住進了親戚家。他的姑媽一家在這次地震中失去了兩個親人,可是他遠在廣東打工的父親還聯繫不上。他到重慶的第一件事就是上網,發電子郵件,上QQ,把自己知道的資訊都發了出去。他說,災區有很多農民到南方打工,現在他們無法聯繫家鄉親人,都很焦急。

博訊記者見到李虹的時候,他已經在網吧三個多小時,眼睛裏充滿了血絲。記者沒有想到他的第一句話是:我日他的媽!看看這些中國人,可恥。

在記者的追問下,李虹說,他本來想上網找一些災區資料,可是一打開互聯網,看到的新聞頁面讓他氣憤不已。幾乎各大版面的新聞都是党和國家領導人全力以赴救 災民的報導,緊接其後的是人民解放軍和武警指戰員如何英勇,年輕人最集中的網站騰訊的大字新聞標題竟然是"解放軍萬歲"。李虹說,他實在不明白,現在每一 個小時還有災民在死亡,他超過一半的親人和朋友失去了聯繫,估計超過三分之一的還在地下等待救援,可是,看一下新聞,哪里有一條關於這些災民的?幾乎都變成了官方主導的激起民眾感激的主流新聞。他說,如果自己不是災民,他也會在那裏感動的,可是,災民在死亡,脫離危險的災民現在不但沒有得到照顧,大多甚至 還在挨餓。政府根本沒有能力照顧他們,他們找政府救援人員,救援人員說,你們活著就不錯了,還幹什麼。可是這些人對活著的管不了,對死了的也救不出。

他說,政府使用強大的宣傳,照顧了更多的一部分中國人,那就是沒有受災的另外13億中國人。他看到那些中國人在網路上起哄,感到噁心,感到氣憤。他們完全不明白災區情況,只從政府那裏得到消息,然後就開始感激涕零。他們難道沒有看到災民一個也沒有感激?

李虹說,他實在吃驚,那些中國人不覺得可恥嗎?看看官方的報導,難道他們真沒有看出問題?死了一萬五千人,他們親人的聲音,完全沒有在媒體上看到;還有幾 萬人埋在地下,他們聲音發不出,但不等於沒有。可是,你看看中國今天各大報紙和互聯網的新聞,他們大肆炒作一個武警跪在地下要求再救一個人的感人畫面,這個畫面如此感人,以致中國人都忘記問一句:為什麼整個武警會跪下要求再救一個人,如果他能夠再救一個人,為什麼別人不行?為什麼要撤下他?一個容易動感情 的救援人員絕對不是一個好的救援人員,大家不是不知道。但那個畫面和煽情的新聞報導讓全國13億人民都感動了。他們一感動,就忘記了災民。你們是不是要讓 我那些死去和正在死去的親戚朋友跪在地下對黨對人民解放軍表示感謝?

李虹說到激動處,眼圈都紅了。他說,你看一下互聯網,除了一些論壇,幾乎沒有一條是發自災民的聲音。在這場災難中,他們不是最主要的嗎?可是,在昨天一天 死了3000人的情況下,報紙的各大版面推出的頭條新聞竟然是一個讓人感動的武警要求救人的故事。他說,他想不明白。官方媒體歌頌人性之美當然無可指責,可是現在人命在以每小時上百的速度消失。

在問到李虹為什麼到重慶時,他猶豫了一下說,有在都江堰工作的朋友告訴他,都江堰發生嚴重裂縫,如果再有超過5級的餘震,將會有問題。而成都是在都江堰下面。他說這個消息政府自然是不報導的,就算真出現嚴重問題,死了一百萬人,到時他們會再把七十歲的溫家寶推出來,然後找一些感人的解放軍的故事,然後全國 人民感動了,他們一感動,死了100萬人,又有什麼關係?關他們什麼事?李虹說到這裏激動得話都說不出。過了一會才說了一句:中國人,只有死到自己頭上才 會明白過來。

李虹在接受採訪時希望記者多報導災民的消息,他說,現在絕大部分災民根本沒有得到任何幫助,報紙上渲染出動了5萬解放軍,他看到網友一片讚歎。他說,你知道五萬是個什麼概念?死了一萬多了,他們連收屍都不夠人手。他說這些解放軍集體行動可以,真要去翻樓房救人,他們根本不知道如何下手。讓他氣憤地是,他姑 媽的女兒死去的那個學校,全校只有兩個孩子活下來了,可是新聞就反復報導救出這兩個孩子的鏡頭,中央電視臺為了拍攝救出孩子的一刹那,甚至還讓救援人員把剛剛拖出來的孩子停留一會,等他們拍攝,無恥到這個份上,他都沒有力氣氣憤了。對於那些活活埋在同一所學校下面的三百個孩子,他們一筆帶過。李虹說,缺德 的中國新聞,他們不怕鬼魂找他們算賬?

當看到記者拿著北京的記者證時,他說,你會不會報導我說的。記者告訴他,我雖然是北京官方的記者,而且沒有這個身份也無法到災區採訪,但你說的話我無法報 道,就是報導上去,也會被編輯封殺。他聽後很失望,說,那你採訪我幹什麼?記者告訴他,但我還兼任海外一家媒體博訊的記者,那裏可以真實報導。李虹聽說博訊需要代理才能打開,一下子失去了興趣。

博訊記者大鳥王在重慶看到,市民生活基本穩定,然而,當記者採訪幾個重慶市民的時候,他們對災區的情況竟然也不清楚,只是表示,總理都去了,一切都會好的。這些天真的想法當然是官方媒體一邊封鎖消息一邊有選擇性地歌功頌德的結果。

對於有謠傳說地震將對中共政權不利,就博訊記者瞭解的情況顯示,完全不是這麼回事。這場已經死了一萬多人,還會繼續死亡估計上萬人的災難,已經讓那 些沒有受災的中國人停止了一切"反思",開始全力以赴支持共產黨政府救災,這正是共產黨想要看到的。至於他們自己是否全力以赴救災,反倒不重要了,只要他們能夠掌握好資訊發佈,控制宣傳機器,可以預見,這場地震災難,最終會讓那些被共產黨政權折磨得死去活來的中國人高呼:共產黨萬歲,人民解放軍萬歲。

3. 「看胡溫接機場面,他們倆還懂得對鏡頭裝出面色凝重的模樣。後面的中共官員卻有笑得開懷,一付喜孜孜的神情者。」「此廝乃現任四川省綿陽市委書記,之前任四川省廣安市委書記(鄧小平先生的家鄉),一貫獨斷專橫,任人唯親,排除異己,是個搞勞民傷財形象工程的高手。他走到哪里,第一件事就是拆房子,搞面子工程,然後所有的工程由他的親友全包,綠化工程都是他老婆承包,價格比別人高幾倍,這些年是肥得堪比沙特國王(有些誇張,只是形容)。他從來都這樣,見了比自己大的官,臉都要笑爛,見了下級和老百姓,從來沒笑臉。此廝為何官運亨通,從未翻船?蓋因其後面大樹根深葉茂,還是在***任省委書記時,便將他從成都市委宣傳部調任 廣安市委書記,從此發跡。曾有許多幹部告他,但安然無恙。他後臺我不敢具體說,乃現在的九巨頭之一。好了,不說了,不然他從前的手下就要請我喝茶了,他老人家可管著這條線哦。

今天我在網易看到這圖片,就發了帖罵他,但很快就被刪了。」

「4樓的朋友太天真了,他不會完,將來可能還會升官,不信等著看吧。地震之前就傳聞這廝將進入四川省委或省政府班子,紅的很哦。」

「這人可說是個災星,走到哪里哪里就遭殃,在廣安時搞了個中國最豪華的廣場,說是紀念鄧先生誕辰100周年,結果撈肥了,甩下上億的的債就跑了,全國各地紀念鄧先生捐助廣安的錢不知道好多億,但他從來沒有向老百姓說明錢的去處。不久前在綿陽強行拆遷民房時,又死了幾個人(不久前,各大網站曾報導,但當天新聞帖子就被刪了,可見此人能耐之大),這次地震,綿陽又遭的最慘(也許有人說是迷信吧,但事實如此)。在廣安市,所有幹部、老百姓罵他“譚雜痞”,在綿陽市,老百姓罵他是“譚棒老二”(棒老二在四川話裏意即土匪、搶匪)。」

4. 在有約900人學生被活埋的都江堰市聚源中學前,到了15日上午救援活動卻遲遲沒有開工。「沒辦法丟下孩子」。在地震發生超過72小時後的下午,學生們的父母開始徒手清除崩塌的水泥磚塊。

 早上8點,當地居民以及遺屬約50人來到了學校前。倒塌的是建築年數超過20年的鐵筋水泥校舍。可以明顯看出直徑只有約1公分的鐵筋扭曲的模樣。「這種一點都不牢靠的建築,只有內心腐敗的人才蓋得出來。負責建造這種樓房的人應該跟我們謝罪」某男子(40歲)這麼控訴著。

 聚源中學學生總數約1700人。地震發生時共有18個學級合計約1000人的學生正在上課,有9成的學子被活埋。「我在這世上唯一的心肝寶貝啊……」。2天前被找到女兒王林軍(15歲)遺體的母親(36歲),這天仍舊在現場哭訴著。「我還無法離開這裡……」


 上午9點。成都市疾病感然防治中心的白色箱型車到了現場。埋了許多遺體的現場有可能會爆發感染疾病,穿著白衣服的職員開始對著校舍的瓦礫噴灑消毒液。

 過了上午11點,弔唁死者的爆竹被點燃了。現場也供上了兩根紅色的蠟燭。學生們的父母開始徒手挖起瓦礫,但一度因為警察要求「離開建築物」而離開現場。 下午2點28分,剛好是地震發生的72小時。在那之前還有看見醫生與護士,但時間一到醫護人員們就很快地離開了現場。

 「1、2、3!」。下午3點半,現場出現了幾位清除瓦礫的男性。將散亂在現場的碎裂瓦礫裝入金屬臉盆,一人接一人地將瓦礫運走。跟隨著時間經過參語的人數越來越多,到了黃昏已有20多人。大多數人都是赤手空拳。在他們的手指上都染了血痕。

 「什麼說明都沒有就停止救援,實在令人無法原諒!」解秀英(38歲)憤慨地含淚控訴著。「他是個擅長運動的孩子」 他三天三夜都想著被埋在瓦礫下的,今年2年級的兒子巴飛(15歲)。 因為當天在家休息沒有上課而逃過一難的李力(16歲),在一旁默默地為4位3年1班的死者燒紙錢。

感謝遠野兄提供本篇日文新聞的譯稿。


5. 雲南鎮雄縣政府就傳出「5月13日,我縣災情收集完畢。全縣損壞民房2506戶3688間,倒塌校舍4間257平方米,黑樹煙站圍牆倒塌15米,共造成直接經濟損失7769.9萬元,所幸未造成人員傷亡,災民情緒穩定,生產生活秩序正常。」災情,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完全沒有人員傷亡,也無需救災5月12日晚間,四川正在哭聲一片、哀鴻遍野之際,該縣政府正在激情聯歡。連武警都可以不用參加救援,而去晚會上支援表演。

作者:ynzxwp 提交日期:2008-5-17 23:50:00

我是一個鎮雄人,鎮雄隸屬雲南省昭通地區,是中國第一人口大縣,全縣人口約130萬左右,包括鄉鎮28個,也是中國第一貧困大縣!同時也是本次5.12地震的受災區!可是,我們的父母官,簡直就是喂不飽的白眼狼,看看他們這幾天都幹什麼了!
  
當我今天遊覽我們的縣政府網站(http://www.zx.gov.cn/)的時候,我驚了,就像一匹馬一樣給驚著了!
  
一、5月12日,四川飽受大地震的災難,當天死亡人資料統計是8533人,而我們的縣長縣委書記在幹什麼?在帶領萬人激情迎奧運,在開聯歡晚會,在嗨疲!在快樂呢!
原文地址:我县万人激情迎奥运

原文內容:
令人喝彩的武功、充滿活力的動作、富有激情的舞姿、昂揚向上的精神風貌,集中展示了我縣各條戰線職工的精神風采——5月12日晚,團縣委和縣公安局、教育局、文體、廣電及龍騰集團等單位成功地舉辦了“激情迎奧運,青春彩鎮雄 ”篝火晚會。上萬人觀看並參與演出。
縣委書記馬曉紅、縣長張進、縣幾套班子在家的領導等出席晚會。
馬曉紅點亮熊熊篝火。
張進作了熱情洋溢的致辭。
激情迎奧運,青春彩鎮雄 ”篝火晚會通過豐富的傳統體育節目、韻律體操、激情的歌、舞,抗冰救災的戰鬥故事等形式展現了我縣各條戰線職工的風采,激發廣大幹部群眾積極投身到火熱的大討論、大開發、大發展活動中來,以實際行動迎接奧運會的召開。  
我的質問:當四川人民飽受地震災害的時候,你們開晚會迎奧運,應不應該?是不是該換個時間?(注意:鎮雄也是直接受災區)當鎮雄受災情況未回饋到位的時 候,你們是不是應該組織研究災情,彙報災情,提出解決方案,而不是縣委書記和縣長都在都在開晚會搞聯歡吧?難道你們官大了?指派了副書記和副縣長去災區 了?我們的總理在第一時間趕到了災區第一線,你們呢??

我的質疑:當天地震波及北京,當我知道家鄉也在受災範圍之內的時候,我打電話回家去瞭解了情況,爸爸說,沒事,就是晃了幾下,沒大問題,可是看今天縣政府給的報告,損失7千多萬,多大的天文數字了?(是不是他們想借這次機會又向中央要扶貧賑災款?)沒死人就損失7千多萬,那麼四川的損失應不應該是你鎮雄的損失X100000000000呢?

其他太長,請去年糕料理館詳細 看 (第3, 4, 5 段都是來自此處的資料搜集)

6. 東森新聞及年糕報導:成都民眾搶台灣人的機票

7. 東森新聞:北川人搶奪救災物資

8. 內地網站:綿竹石門鎮,欄路搶奪救援物資

9. 專業擺拍作秀 造假救災報導
昨天晚上吃飯的時候,心情沉重的看著地震相關的新聞報導,不經意看到了CCTV-12的一條新聞,科學施救 讓更多倖存者獲得希望(2008.05.15),CCTV網站上的視頻位址:http://space.tv.cctv.com/act/video.jsp?videoId=VIDE1210857339369326;

台灣東森報導:溫家寶去到哪兒視察,立即就有災民剛好被救出,本來也很正常,可是這段畫面,實在太令人無言。

「看完之後,我當時給我的感覺非常怪異,我們家的數位電視很清楚的顯示,這兩個被救的國家級專家,身上的衣服非常乾淨,頭髮上甚至沒有一點灰塵,尤其是那個女同志,救出來的時候,面上的表情非常怪異,似笑非笑,很難相信她被埋在6層樓的瓦礫下面長達N多個小時,身邊還有死去的10來個同事,最善意的猜測是被嚇傻了?當時我個人的感覺是,可以侮辱我的人格,絕對不能侮辱我的智商,大災面前,多少感人至深的事蹟可以報導,多少讓人淚流滿面的畫面可以播放。麻煩大家請仔細看視頻,幫我鑒定一下,是我的智商有問題啊,還是CCTV的這段視頻有問題。」

「按理說,在黑暗中幾天,出來應該蒙著眼睛,第一個出來的女同志從頭到尾都沒有蒙上,第二個出來的先把頭出來,半個身子都出來以後才用手把眼睛蓋上。這有點可以,懷疑是擺拍的。兩人身上看不出一點有髒東西的跡象」

「我昨天也覺得有問題,個人推測這個鏡頭可能是被人安排的,看上去很虛假,衣服也不髒亂,最疑惑的是第二個,出來後還打個手勢,簡直是侮辱觀眾的智商啊。」

「哎,天涯,凱迪,差別太大了,同樣的內容發在天涯,被很多人罵呢,被大概30~40%的回帖罵不愛國,給國家添亂,甚至人品都被人罵了,我多次請求大家看了視頻再發表評論,可是還是有無數的板磚飛來,而且飛快的被鎖貼了。無語了。。。。。」

「這男人完全靠自己的雙臂把自己撐出來的,可以看出明顯為擺拍」

「被埋的群眾,除了一身泥之外,必定褲濕濕的--有誰可以連續多個小時不小便?偏偏這兩位......」

10. CNN 電視新聞報導,北川大轍退亂七八糟,人民自生自滅。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7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