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5月 29, 2008

強烈要求考評局公開道歉

李八方隔牆有耳:考評局辯駁好屈機

考評局黎國偉膠文共賞

今年中學會考中文科大玩「潮語」,仲要玩到錯晒,師生群起批評考評局變相鼓勵學生用非正統中文,誤人子弟。考評局忍氣吞聲成個月終於反擊,評核發展部高級經理(中文)黎國偉噚日發出公開信畀中文科教師,八方睇過封信,公文函件談不上文采,勝在有火藥味。

黎國偉指舊年提供畀學校練習卷,有篇文叫學生討論青少年吸煙問題,佢質疑唔通考評局鼓勵吸煙?今年份中文卷「屈機」解作「玩遊戲者因無法取勝而屈服」,好多人認為呢個解釋有問題,黎國偉卻死撐,指潮語詞義有分歧非常普遍,所以用非規範用語溝通造成障礙。黎國偉係考評局高層,死不認錯其他人都冇佢符,係真人示範何謂「屈機」最佳例子。

好一個考評局「評核發展部高級經理(中文)」黎國偉先生,再一次向公眾示範「指鹿為馬」與「死不認錯」的作風與態度。

潮語詞義有分歧?世上有甚麼東西是「沒有分歧」的?要有幾多成的「分歧」才為之有?有幾多成人認為「屈機」解作「玩遊戲者因無力取勝而屈服」?這個解法出自何經何典何派?黎國偉先生可否公開一下,即哪一位同事,從哪一些典藉中找出這個解釋的?考評局出卷是否要有機制?去作一個公眾多數認為的解法,而非一個從來沒有人聽過的解法?

文言文的字眼更多分歧,那麼學生是否可以隨意亂解呢?上法庭時,罪犯講「潮語」或「粗口」,對這些字的分歧更大,法官是否可以隨意用其中一個解釋亂判案?

我 lum 你,隊 lum 你,同樣的 lum,是否可以隨意互換互解?法官可否聽到供詞有一句「lum 你」,就解作你想殺人,判你意圖謀殺?這些字的意思,大家都知道得很清楚,法官隨時作為外國人,不懂廣東話,是否就可以亂解?

黎國偉指責批評者「不夠科學」,那麼黎先生必定擁有科學的證據,證明出題者作了「考證的功夫」了吧?收了納稅人的高薪,在一篇廢話連篇的垃圾文章之中,提不出一個反駁的反證,就扣帽子說反對者「不夠科學」--科學的精神是甚麼?提出證據吧?考評局請拿出出卷者考證的證據,去證明「屈機」的詞義分歧如何「普遍」,去證明出卷者做了幾多「考證」的工作,而不是甚麼也提出不到,甚麼經典也引不到,然後就反咬他人「不夠科學」,論科學性,考「科學基準試」的話,這篇七頁的「黎膠文」值零分。

考評局在芸芸學生之中的角色,就有如法官於司法體制一樣,學生的前途與命運,就在這班大帝之手:對與錯是很清楚分明的一件事,考評局出卷,絕對有責任採用最合理、最多人認同、最有根有據的解釋;我們提出了無數有根據的解釋,考評局的呢?考卷是否應該合乎「規範」,而唔係求其一條茂利亂解就當係?再問一次,考評局根據何經何典去解?

做得不好,還要死不認錯,這種人還有資格厚顏繼續留任嗎?是否當學生是死的?香港人是死的?是否要學生在出完成績之後告上高等法院,司法覆核考評局才心息?

「所以用非規範用語溝通造成障礙。」--屈機乃口語,我今天才知道,黎國偉先生平日和香港人溝通,是用書面語的,因此不會和香港人溝通造成障礙!真神奇!黎國偉先生是否香港人?是否講廣東話?可否當眾示範一下語文溝通,成立一個「口出書面語溝通基準試」呢又?用口讀出「非規範用語」,就真係同香港人會構成「溝通有障礙」啦,聽到有條膠人在你面前口口聲聲「非規範」,真有點懷疑佢「是非」「腎虧」的「模範」。

膠到冇朋友的黎國偉最膠的,就係漠視所有「規範」用語,都是來自「潮語」--只有成為大眾接受的「潮流用語」,才會有朝一日變成「規範」語,這是語言學最基本的常識;今日的英文和五十年前的不同,美國東岸舊殖民地和英國今日的英文也不同,和莎士比亞時代的就更不同了,這是必然的時代發展;偏偏有位膠人,自己無知無能,卻反咬一口說會造成障礙--對,唯一的解釋,就是此君的智能有障礙,又或早以為人人都和他一樣有智能上的障礙。

各位中文科老師,請提供呢黎國偉呢篇膠文畀林忌,等我地號召全體學生追究呢位黎國偉先生指鹿為馬的行為,讓我們向年青人示範一次身教,追求與思考真理,乃人生最重要的一課。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續:黎國偉面對全港傳媒、老師、評論界、文藝界的口誅筆伐,不但沒有半點反省認錯,不但沒有承認出卷事實有粗疏,還要全面否認一切責任,還敢反咬一口,說甚麼「當中既見珠玉紛陳,不乏真知灼見,惟部份亦見糟粕,還須小心審視」。

作為公職人員,做得好是應該的;作為公營機構被批評,也是應份的;納稅人畀錢你返工,係畀你反過來批評「部份亦見糟粕」的嗎?政府用了這麼多納稅人的錢,在電視上賣廣告,教「待客之道」,今日考評局的官員,就作了一場「反示範」--飽受批評不認錯不思過,反過來指責顧客「部份」意見「糟粕」。

如何無理呢?一點證據都提不出來,口口聲聲說人家不科學,自己卻提不出任何一個科學的論點,證明考評局的「屈機」等詞語引自何經何典,佔全港市民或青少年的百分之幾同意其解釋--而擺在眼前的事實,就是在互聯網上找來找去,和考評局有類似解釋的,就只有內地網站網易--從一個無法在學術上作為參考的網站,由一班唔識香港話的人去解香港話,才寫得出這樣錯得交關的「解釋」--「玩遊戲者因無力取勝而屈服」。

屈機和某人屈服,是完全的兩回事,無論任何時間解屈機,都不會解作某人屈服--大概除了黎國偉先生,以及出卷者兩個人吧。

如果談到遊戲機上的用法,屈機正正就敗者其實「有力取勝」,卻被旁門左道或其他意想不到的方法打敗,這才叫做屈機--敗者被屈,卻不會服。用文言文的方法去解,可解作利用機會而屈人,但無論點解屈機,都唔會屈出個「服」字。

黎國偉要發表「個人意見」,可以投稿報章,可以出席電台節目;做完一個月縮頭烏龜,不但不敢回應實實在在的十個潮語解釋問題,反過來利用職權,用官方文件大發膠論,是何等的氣焰?是何等的態度?

對傳媒與評論界都尚且如此,平日欺負沒有反抗的考生時,濫權會何等地步,今日終於可以想像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黎國偉的態度與行為,解釋了為何香港的學生與老師,為何會激憤到近年的地步。

蒲來自古文「浮」,只是讀音有所不同,可是黎國偉對這些論點考據視而不見,反過來假定「潮語」會「溝通有障礙」--考評局的 marking scheme 之中,是否已經假定了學生必定要說「有障礙」?如果好似我們這樣解,反駁考評局的膠論,是否會低分?這就是學生最大的憤怒所在--明明考評局解錯字,把一些合乎中文用法的中文,視為「不規範」!如潛水,就是隱喻,常用的隱喻就不規範嗎?那麼如「鴻門宴」是不是隱喻?中國古文中的所有典故、成語、隱喻,是否全部要取消?還是今日的中文已經作古,是一種死去的文字?一種不可再進步,不可再有新詞新字的語文呢?

最無恥的,就是古文不許,今文不許,許的就只有考評局大帝自己閉門造車,自稱是「規範」的用字--黎國偉大帝,可否公開一下,用誰人的標準來作「規範」?

考生望望明明非常「規範」的字,卻被試卷寫成「不規範」,會否覺得很混亂時不知如何回答呢?明明合乎「規範」(頹、喪、激、潮、閃),卻要閉起自己的眼去迫自己寫那是「不規範」的,這就是香港政府指鹿為馬的偉大傳統,由考 AO 到考中文,都開始變得一致的無恥了。自己無恥慣了,就以為人人都擁有一顆同等無恥的心。

明明解錯,死賴係「分歧」--下次考生答錯,也大可以說:「我對自己的答案,和閣下的看法有分歧,因此閣下對我答案的批評,係不科學的」--這就是考評局黎國偉的身教示範。

受夠了,要求考評局道歉!要求黎國偉下台!

Facebook Group:
要求考評局道歉及黎國偉下台

伸延閱讀:
潛水怕屈機
硬膠潛水怕屈機(完全版)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