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5月 20, 2008

絕望與希望

今天的文章,先看看絕望的故事,再看看希望的故事,互相輝映;看過之後,你就會明白,甚麼叫做人禍,為甚麼某些地方的死傷會這麼多?為甚麼這些故事沒有在主流媒體報導呢?

在此之前,先呼籲一下香港的新聞界,別再亂說甚麼最後一個地方恢復水電云云--不計在青川山崩水下的三個鄉鎮,鎮央附近如綿虒鎮,比起香港電視狂播的映秀鎮人口還多二千人,可是消息至今未明生死未卜,真不明白傳媒怎敢大大聲說:「最後一個恢復水電的地方」--去綿虒鎮報導一下呀?去綿陽安縣的核基地報導一下吧?

大公報資料:四川汶川縣 2007 年年末戶籍人口為 105436人,其中按鄉鎮分:威州鎮(汶川縣城所在) 30688人,綿虒鎮 8606人,映秀鎮 6641 人,臥龍鎮 2861 人,漩口鎮 15215人,水磨鎮 11935人,龍溪鄉 5172人,克枯鄉 3689人,雁門鄉 6835人,草坡鄉 4211人,銀杏鄉 2833人,耿達鄉 2756人,三江鄉 3994人。

1. 絕望的故事:美學者研究北川斷層帶 去年曾警告將有強震
連結:美國地理雜誌原文(圖片為論文原圖的載圖,版權歸論文所有)
2008/05/19 12:31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四川強震震驚世人,到底地震有沒有辦法預測?美國國家地理雜誌最新一期指出,美國一本叫做《地殼》(TECTONICS)的知名地震研究期刊,於去年7月就刊載科學家的論文警告,報導指出,「北川『近期』將爆發足以撼動區域的地震」。

根據國家地理雜誌的報導,10個多月前,包括中國、歐洲和美國的多名科學家研究衛星圖象,親赴北川研究斷層,並於去年7月在地殼期刊發表論文。文中提及,斷層的長度已足夠引發一次強烈撼動地面的地震,它的潛力將成為爆發區域性地震的來源。

參與研究的學者指出,他們明確標示出這些活躍斷層的潛力,還觀察到當地小鎮的多數房屋都沒有使用加固的材料,地質專家特於去年7月警告「『近期』有強震」,標出的斷層活動帶也若合符節,可惜沒有獲得重視。

林忌曰:留意作者 3 與作者 4 的名字與職位:Yong Li 李勇 成都理工大學博士生導師
Rongjun Zhou 周榮軍 四川地震局工程師

姓名:周榮軍(1965~),男,四川人,高級工程師,主要從事活斷層和工程地震等方面的研究工作.
單位:周榮軍(四川省地震局工程地震研究所,四川成都,610041) 

當連四川地震局的工程師,都和西方一起寫論文,寫出北川一帶大地震的危機時,不知中國地震局做了甚麼防震防災的措施呢?

地震的確切時間或者誰都不知道,但有沒有警告過民眾?有沒有加強監測?有沒有改善房屋的防震?有沒有向黨內的各級幹部提出過警告?中央和省級人員知不知情?如果不知情是為何?如果知情的,又為何沒有做任何事情?

這些問題,絕不是一句:「地震不可準確預測」就可以推過去的;不可預測不代表不可預防,連加強教育、提醒防震,監督區內建築都沒有做的話,這就是明顯和唐山大地震一樣的人禍!三十二年前的教訓學到甚麼?人禍遇上天災,就叫做天譴--上天對人禍的譴責。

2. 絕望的故事:被傳媒遺忘的角落

震災現場:10戰士趕往草坡、銀杏、耿達運送食品

作者:楊光 發佈日期:2008-05-19
網路版專稿 記者 楊光 5月19日7點30分,來自武警8650部隊的10名戰士緊急趕往災區最險要地帶——耿達鄉、銀杏鄉、草坡鄉送水送糧。因為地勢險要,截至目前,直升機和汽車都無法進入這三個鄉鎮,裏面的災民和徒步進入搶救的武警官兵面臨嚴重缺水缺糧。
這10名來自武警8650部隊的戰士(其中包括兩名幹部和八名戰士),每人背負50斤的食品,包括一箱礦泉水,大 量速食麵和大米。他們從汶川縣城出發,徒步行走100多公里,翻越險阻的重重大山,路過泥石流和塌方最為嚴重的多個路段,趕往耿達鄉、銀杏鄉、草坡鄉。而 據媒體報導,曾兩士兵在映秀至草坡段探路時犧牲。
耿達鄉、銀杏鄉、草坡鄉地處汶川縣地勢最為險要處,加之地震對公路的破壞極為嚴重。救援的直升機和汽車一直無法到 達運送食品。據新華網今日報導,在汶川縣的三江鄉、耿達鄉、銀杏鄉、草坡鄉,圍著上萬名群眾及很多傷患,他們幾個鄉分佈在一個上百公里的大峽峪中,地震使 他們唯一的一條通往外邊的公路變成了懸崖峭壁,人員死傷嚴重,有上萬名群眾和傷患急需救援。

3. 絕望的故事--什邡市與廣元市

民視 (2008-05-18 14:55)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四川地震中的受困家屬也越來越焦急,就在這次重災區的什邡市化工廠,有民眾不滿廠方竟然要救難隊員,先搶救工廠主管和保險箱,情緒當場引爆。還有學童家長打算聯名上告,幫無辜被豆腐渣校舍活埋的子女討回公道。在中國國營電視台,你絕對看不到這樣的救難場面:氣憤的家屬、撕扯 廠方人員的衣服,連勸架的解放軍,也一起被罵進來。什邡市鎣峰化工廠在這次大地震中倒塌,一百多人受困,想不到現場的軍方救難人員,竟被工廠主管要求,先從廠長被埋的地點,和工廠金庫存放處開挖,引來工人家屬強烈不滿。在中央台看不到的畫面還有這個,同樣屬重災區的廣元市青川縣,受災最慘的木魚鎮,一所中學倒塌活埋四百多人、只救出其中一百多。家長不平地說,早在十幾年前,他們就發現校舍有問題。據統計,這次地震光四川,倒塌校舍就有6898間,這還不包括汶川和北川的數字,有的建築十幾秒就化為瓦礫,氣得家屬說,這個公道,他們一定要討回來。只是,即使討回公道,也討不回小孩的命。四川大地震震出許多感人故事,但也揭露官僚殺人的殘酷事實。(民視新聞綜合報導)

4. 都江堰的豆腐渣學校
(香港亞洲電視終於出現負面片段,值得玩味。)
http://www.hkatvnews.com/v3/share_out/_content/2008/05/19/atvnews_117762.html

建設部表明會嚴查倒塌校舍結構質量
2008-05-19

大地震中,多個災區有學校倒塌,超過五千名師生死亡,建設部表明,會嚴查地震中倒塌的校舍結構質量是否合標準。

「我們現在用血的代價,我們這麼多人的生命,我們一定要追查這個責任的問題。」一班遇難學生家長天天到學校,表示要為死去的子女討回公道。聚源中學在地震中受到嚴重破壞,整座教學樓倒下,毀爛如此。為何教學樓會這些脆弱?很多家長及社會人士都想知道。但並非全校破壞程度都一樣,教學樓旁邊相距不足十米的實驗大樓,受損程度較為輕微,結構大致完整。工程師認為,差距這麼大,明顯教學樓建築質素有問題:「塌下來,我見到鋼筋很亂,同時鋼筋不符合標準,這個環境可能會造成,這座樓塌下來的原因。」

有家長表示,教學樓原本只有兩層高,校方在九十年代加建兩層,認為可能有人在工程中偷工減料:「原來是兩層樓,但後來他們私自加建了一層(兩層),這就是(倒塌)主要原因,因為它本身結構只有兩層。」。亦有家長說:「『豆腐渣』工程,肯定是爛了,(磚塊)都是碳粉造碳粉造,就爛了,群眾這些人都知道,都看到了這些。」

工程師認為今次教訓,反映有必要提升校舍安全規格:「會否是『豆腐渣』工程呢?真的值得留意下去,明白嗎?做建築時的操守應該要嚴謹一點,這是牽涉很多學生的。」

我們無法聯絡到學校,但就此事詢問過都江堰市政府。新聞辦表示,現階段主力救援,救災過後會全面了解學校倒塌原因及採取必要措施。

5. 希望的故事:關於沒有倒塌的希望小學

[轉貼]"漢龍小學"無一死亡奇跡背後的真相
......
故事到這裏還沒有進入真正的核心,因為,如果那天鄧家小學像北川一中那樣在幾秒鐘內就被震垮,後來的成為傳說的長途翻越也就不存在,那天一個學生都沒有死,甚至沒有什麼重傷,我瞭解到,那座十年來正式名字叫"漢龍希望小學"的教學樓不僅樓沒有垮,奇跡是,連教學樓正面那塊長十幾米、高三層樓的玻璃幕牆一小塊都沒有碎,與在這場大地震學校教學樓動輒壓死幾百名學生相比,這是一個奇跡,我很好奇,這是誰修的房子?

於是我知道一個叫"漢龍集團"的公司,它是在十年前出資捐贈鄧家小學的企業,老闆叫"劉漢",總經理叫"孫曉東",經辦監理學校修建工程的人是當時的集團辦公室主任,學校裏很多人在談及這場幸運的逃生時,都在感謝這位監工的"辦工室主任",昨晚我找到這位辦公室主任,他講了一些故事,但堅決不讓我透露他的姓名,也不要表揚他,因為他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因此下面我只能用X先生來代指為什麼"漢龍希望小學"在這次大地震中成為唯一沒有壓死學生的學校?或者說奇跡最開始的一步是什麼,我得知以下內情:

一、十年前,劉漢和孫曉東對下屬X先生說,"虧什麼不能虧教育,這次你一定要把好品質關,要是樓修不好出事了,你就從公司裏走人吧"。

二、十年前一天,監理工程的X發現施工公司的水泥有問題,含泥土太多,因為X曾經是生產水泥的一家公司的副老總,經他手灌注的水泥至少有五十萬噸,是絕對的行家,所以他要求施工公司老總必須把沙子裏的泥沖乾淨,也不能用扁平的石子,從建築專業而言,扁平石子混在水泥灌注過程中是災難,水泥結實度大打折扣,他對施工隊大發雷霆,愣讓他們把沙子裏的泥沖乾淨,把扁平石頭全部揀走。

三、一次會議中,他在追問工期拖延時,發現施工公司負責人眼神不對,才得知原來是有關方面的款項沒有及時到位。按捐贈原則,企業捐款必須先到當地有關部門,再由有關部門把企業的錢下發到具體施工公司中去,但施工公司並沒有從有關部門及時拿到錢(具體人們想必都能猜到,這可是中國式慣例),於是X先生又發火了,窮追不捨,終於讓款項到位。

四、在奠基儀式上,由於某個原因工期又得拖延,X又發火了,他找到有關部門,據理力爭,9月19日,學校終於平出一塊嶄新漂亮的操場,他說看到那塊操場鋪平後很開心,而那塊操場,就是十年後483名學生逃生的地方。

那段時間人們總能聽到X在吵架,在發火,在追款項,當我對他核對這個事實時,他要求我一定要在"吵架"上加上引號,否則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我想我已沒必要說得太多,一個深知捐贈中國希望小學潛規則的人士說,雖然學生們全部逃生是個奇跡,但漢龍集團的X先生能夠通過"吵架"把錢"吵"到正規用途上更是個奇跡,在往常,吵架根本沒用,錢還是不能夠及時到位……(這裏恕我暫時不能直言)

由於X先生反復叮囑我不能寫他的名字,所以我們在鄧家"漢龍希望小學全部成功逃生"的故事後,就只能記住以下名字:劉漢、孫曉東、肖曉川、吳少先、陳世榮,羅中會,母賢瑩,沈長樹,趙義輝,母廣蘭,吳明豔。

剛才,X先生給我發來一則短信,未經他同意,我就刊發在我博上,目的是讓有的人有的部門看看,也提醒以後有人想修希望小學的人看看:

打擾您了,可以負責的告訴你,綿陽五所希望小學建設均由我經辦,而此次大地震未能撼動一幢,巍然屹立!師生未損毫髮!請你來綿陽做客!

這次鄧家漢龍小學無一人死亡成為一個奇跡,讓我明白一個道理:所謂奇跡——就是你修房子時能在十年前,想到十年後的事情。

附上其他難得一見的消息:
6. 轉載-喪盡天良的安縣桑棗鎮鎮長 (轉自年糕料理館
大家頂上去 氣不過了~~
sunxiaozhong 2008-05-17 14:54:54 1樓

我也是綿竹的,據我所知,這一次土門鎮也受災很嚴重,搶東西的這些人,有受災的,也有沒有受災的,可是他們為什要搶,你們想過沒有?知道嗎?救援的東西都往城裏送了,農村的災民確沒有人管,雖然他們穿的很乾淨,還有車子,但是並不能證明他們就完全沒有受災,土門的一些村,幾乎成了萬人坑,可是就沒有媒體關注過,只看到交通通暢的路兩旁的房子沒有倒掉。我的老鄉說自己的親人因為很久沒有人來救援,沒有辦法,只有到路上去搶。這都是為什麼呢/我們想過沒有/那樣多的救援物資,可是為什麼還是會有人在搶劫。凡事不能用一個眼睛看,他們可以不是災民,可是,他們也可以是災民。難道真要看到他們破破爛爛,沒有親人,才是真正災民誰沒有親戚,沒有朋友。當我們把救援物資運往城裏的時候,有沒有想到過在災難裏迫不得以的農民不要在這個時候忘記了他們。

還有,有關部門應該在相關路段把好關,對沿路進行搶劫的進行確認,確實不是受災的人必須嚴懲。但是這樣的事件發生,也反映出,在災難時刻,我們的社會治安力量和管理方面存在嚴重的漏洞。我聽從災區回來的志願者同學和家鄉的高中同學說,居然有當地地派出所員警在打麻將,喝酒,閑著上網的,他們小鍋煮乾飯,災民喝稀粥。太讓人氣憤了。這些人完全沒有想到我們一線官兵在幹著什麼,也把溫總理的話當成耳旁風,一吹即過。

所以,我們有時候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只有調查過才有完全的發言權。所以,我們最應該關心的是,我們捐送過去的物資究竟有沒有真正分發到真正的災民手裏。這才是我們應該在災難時候除了捐錢捐物還應該搞清楚的第二件事情,那就是,東西最後都到那裏去了。下面附一片轉貼,你們看看吧。有多讓人想殺死這些喪盡天良的人。

[轉帖]發生在災區絕對真實的報導.喪盡天良的人們(桑鎮鎮長) Post By:2008-5-17 11:08:00

發生在災區絕對真實的報導.喪盡天良的人們(桑鎮鎮長) (2008/5/17 10:24:41) (愛心平臺:bbs.szhome.com) 請大家不要懷疑它的真實性,我們單位的女孩子,因為這事情已經留下了無數的眼淚... 事情要從13號說起,(其實我是聽單位的那位元參加救援的大哥回到成都後說起的。)

公司組織的救援車隊,一行大概幾部車,一路前往四川遭受災害非常嚴重的綿竹地區。但是,從都江堰開始就已經實施交通管制了,在前往綿竹的公路兩邊,停滿了從各地開來想參加救援和運送物資的私家車,但是,在這裏,在這第一道關卡就被攔住了,所有的物資被堆放在公路上,已經行成了一座小山,越積越多...

我們公司的同事打著我們這個地區民政局的旗號,說是和當地民政局聯繫好了的,扯著這個慌子一路瞞天過海,“混”進了綿竹地區。13日是個下雨天,一路前進到洛水,發現這裏簡直已經成了一片死城。

他們發現,其實那些官兵真的很努力的在營救傷患,但是,更加重要的任務確實保護當地的政府部門。去的救援人員和等待被營救的人們,數量相差太大太大了,當天因為下雨,所以基本沒有聞到有什麼異味。14日,是個大晴天,當太陽一出來,刺鼻的屍臭便傳了出來,當地的人便開始焚燒麥杆,以此來掩蓋堆積如山的屍體所發出的臭味。沿途走來,有被水淹的地方,最讓人揪心的,是在一個本是平地村莊的地方,平白變成了一個寬闊的水塘,而路邊的那些原本高高的樹,變得觸手可及,而那些樹枝上,掛滿了一具具孩子的屍體!!一個又一個年齡不超過15歲的孩子的屍體...讓車上所有的大男人們,都忍不住眼淚跟著狂流...

15日,車隊到了好象是隸屬於綿竹市的一個叫桑棗鎮的地方,那個小鎮幾乎被移為平地,在鎮政府的辦公樓門口,有一個很大的圓形花壇,那裏集中了很多災民。但是,當我們公司的同事前往詢問的時候,被告知,這裏的人們,全部是當地鎮政府工作人員以及他們的家屬。這個政府辦公樓大院,到了晚上的時候,大門會關閉。而鎮子裏的那些受災的 “平民”,全部只有在滿目創痍的大街上遊蕩,尋找避難的地方!!我當時聽得眼淚一下就流出來了,更讓我心寒的是,當我們公司的救援隊車停在鎮政府門口的時候,有些受災的老百姓圍過來,問我的同事:“請問你們是來救援的麼?”我的同事點點頭,那老百姓接著說了句讓我覺得心被挖掉的話:“能分我們一些水和食品麼?我們這三天,就只得到了一瓶礦泉水。” 我的天啊!!!那些救災物資哪去了?????我告訴你們,在鎮政府的辦公大樓裏面鎖著的!!!!!!!!!!!!!!!鎮長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在那拿個本子登記送來了多少多少救災物資,但是從來沒有把這些救災物資發送到真正受災,需要援助的老百姓手裏!!!我的眼淚唰唰得朝下流,同事們為了避免哄搶,將一些水和食物,分給了災民,並告訴他們,去安縣,在安縣的中心小學還是中學哦,有紅十字救護站,在那裏你們能得到很好的安置和幫助。

最最讓人難過,氣憤的,是當我們公司救援車隊離開桑棗鎮的時候,那個鎮長居然和人一起喝酒喝得大醉!!!!他難道一點都沒有意識到,他是一個官,他有責任為他下面的百姓,人民做事,現在,他最應該做的,是分發物資和幫助紅十字志願者救助傷患和災民!!當我們同事前往安縣的紅十字救護站的時候,發現那裏的志願者其實真的是有心幫忙,但是找不到勁往什麼地方使,沒有當地人的帶領,他們不知道能朝什麼地方送救災物資,什麼地方最最需要他們的幫助!而當地的很多政府人員,根本沒有派人帶領這些來救援他們的人們進行搶救傷患。我們公司的救援車隊還前往了千佛山附近,好象還有羅浮山,但是,那裏已經不能完全深入了,在千佛山還是羅浮山那,在車所能走到最遠的地方(離那裏的山門再朝裏不遠),他們碰見了一個救援隊,他們在努力搶救傷患,但是,有一些力不從心。

在那個救援隊裏,還碰見了一個法國的地質專家。那個法國人告訴他們,現在,在塌方堵塞的地方,已經行成了一個堰塞湖,而且在這個堰塞湖的下游不遠出,就是一個不小的村鎮,而且,在這幾天的時間裏面,這個堰塞湖就有絕堤的可能。那些救援人員都知道這個事實,所以,已經開始慢慢得向回撤離了。公司同事將所有的救援物資都留在了山門牌坊處,將救援隊的人送到了安全的地方。

回來,那個大哥給我說的話,是“幾乎所有的災民都在自救,因為根本沒有人幫他們,太小的村鎮根本沒有官兵,他們根本顧不過來。災民都幾乎是在自生自滅,他們需要太多太多的食物,藥品,還有醫療救援人員。如果沒有食物,真的非常有可能災後餓死的人數能達到全部死亡人數的一半!!!”

當我們最終撤回的時候,發現,在第一道警戒線,也就是第一個交通管制的地方,救援物資在那裏是越堆越多,就象根本沒有運進去一樣。還讓他們非常心寒的是,在一路救災的過程中,他們先開始的時候,無數次被一些村民攔了下來,然後告訴我們,他們是災民,需要食物和水。但是,當他們拿到了食物和水的時候,轉眼就拿到街上去賣,礦泉水喊到了5塊錢一瓶, 真的是太讓人心寒了!

還有,昨天晚上,不是在電視上,省醫院的院長向廣大群眾呼籲,因為災區的人員在不斷朝醫院湧入,醫院的食物,水以及衣物已經是非常短缺,希望得到廣大群眾的幫助。我的BOSS,一個熱心的MM,便和她的家人連夜開車送去了幾箱水和衣物,食品。但是,被省醫院昨天晚上值班的一個保安攔在了外面,那個保安叫囂到,“我們這裏不收這些物資,你們要捐,自己捐到紅十字會去。”當時我的BOSS沒甩他,直接沖了進去。當離開的時候,她發現,省醫院的保安過去拿著礦泉水就開喝,這個都不說了,他居然拿來漱口和洗手!!當時BOSS氣慘了,沖過去就罵他,問他曉不曉得現在對於災區來說,水是多麼的珍貴,明明是捐給災民的水,他有什麼資格來喝。那個保安當時一臉特別茫然的樣子,一點悔改的意思都沒!!!我說的這些絕對都是真實的,真實得讓人覺得寧願相信這一切都是假的。我不好評論政府的什麼東西,我只是把我們公司救援隊回來的這些人告訴我的,再說給你們聽。這些絕對可以說是現在比較新的資訊了。

現在,我們公司的那位大哥又在和那些一起去的人們聯繫了,他們準備集合很多身體非常好的青年,而且是有登山經驗,以及戶外用品的志願者,把食物和水,還有常用藥品背進去,雖然這些只是杯水車薪,但我相信,我們都相信,他們一定可以救出一些災民,減少,哪怕是只有1名死亡人數!!!請大家都將我寫的這個轉載吧,讓大家都看看這個桑棗鎮的鎮長是個什麼樣的垃圾。讓那些,現在正做著那位鎮長那樣的事情的人,清醒一些,現在是非常時期,麻煩這些貪官污吏些,還是稍微收斂一些吧!!! 我寫了很久,哭了很久,麻煩大家都耐心看完再回吧!!

7. 中國紅十字會不願公開善款流向 (轉自年糕料理館

國入口論壇網易,因為中國紅十字會不願公開善款流向,所以停止跟該會合作,不再將網民震災捐款交給中國紅十字會,改交由私人基金會處理。中國網民發帖聲援,然而在後續回應過程中,卻有多位網民意外爆料指出,「剛才CCTV-4採訪中國紅字會的官員,說是明天會帶救災物資去災區,下一步將會送去價值1300萬元的一千多頂帳篷。天涯有人知道行情麼?區區空心鋼管和棚布搭起來的帳篷要一萬塊錢一頂?太離譜了吧?是誰在發國難財!!!」,更有人舉證補充,「我剛剛賣了一千多頂帳篷,我賣給他們的價格是200到350元,開單的時候叫我開4000,多出來的錢我拿10%就完了」(買辦單位不詳)。

原文來源於網易“祈福災民,天佑中華”捐款賑災介面。
  
2.為什麼2008年5月14日22時之前的受贈方變更?
  
通過網易線上捐贈系統,網易在方便網友捐贈的同時,也可對網友捐款總數有明確記錄,起到全程監控作用。而網易合作方「中國紅十字總會」則不願意接受此方式。

經協調,網易於2008年5月14日22時整停止與「中國紅十字總會」通過網易線上捐贈平臺的合作,同時啟動與廖冰兄人文基金管委會合作。截至 2008年5月14日22時,網易捐贈平臺所接受網友捐贈資金將全額轉入“中國紅十字總會”。2008年5月14日22時起,網易所接受捐贈資金將全額轉入廖冰兄人文基金管委會。
  
網易的理由很簡單,就是無法對捐款有效監控。事實上,泡網裏面有文章已經明確寫出:“有30%的款項作為其他用途列支”(本博無法對該內容進行核對,不排除是假消息),所謂其他用途,我的經驗就是包括給地方民政部門建設辦公樓甚至其他。但是網易的動作,讓我個人堅定我的想法。一個中國互聯網代表公司願意在這個時候冒天下之大不韙,提出中止同紅十字會的合作,絕對不是商業炒作。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8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