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5月 18, 2008

科學與迷信

有研究過西方科學的都知道,西方的科學,最初就是迷信、神學等研究出來的;舉例說,天文學來自信仰;化學來自鍊金術,這些最初以為是「迷信」的東西,最終都因為科學的精神,而開花結果。

在未明白「萬有引力」,又或者「廣義相對論」之前,人類一早就明白了月球和潮水的關係,但卻一直無法掌握其科學機制,古人是怎樣知道兩者的關係呢?靠的就是原始的統計學--通過統計,得知兩者之間的對比關係。

月球引力對潮水的影響比較明顯,天文學的測定方法與理論有比較完備,因此人類可以一早用最科學的解釋,而不必再用陰陽去解釋潮水、月亮與太陽的關係;但問題是,當未明以上的公式時,一些先人的方法,是否就是迷信?

再舉另一個例子,如聖嬰厄爾尼諾 El Nino 的現象,在科學有能力研究之前(如在太平洋設置大量的海水量溫的研究),早就為古代民間及官方的天文官所紀錄、統計及分析,雖然結果很粗糙,往往有錯誤的分析與錯誤的預測,但其一些如旱災年、水災年與溫度、濕度等異象,早已為我們的祖先所熟知。

當科學東來,而偏偏在二十世紀初,西方的科學對此無法解釋之時(如聖嬰現象),大家都以為這些全屬「迷信的巧合」--甚麼五行、五德終始說、天人合一、天命論,全是胡說八道!卻不知道其理論的根源可能錯,其理論可能十分粗糙,但統計學的結果卻相當有意義;由於中國古代這方面的「迷信」,卻因此留下了世界各國之中,最詳盡而又未間斷過的天文、氣象與災害的紀錄,成為了今日世界科學研究的寶藏,這種統計學的優勢,是中國獨有的。

就以聖嬰的規律為例,至今仍在討論不休,有不同的周期,甚至隨時改變為完全相反的拉尼娜現象的效果等等,在人類可以直接研究海水溫度之前,變幻莫測的天氣,一度令人以為天氣是完全不可預測的--對,直至今日我們都無法完全預測天氣,可是隨著科技的進步,準確度、資訊都慢慢提升,即使如聖嬰的出現頻率並不規則,我們也接受了這種觀念,亦多得了早期「偽科學」或「前期科學」的研究及數據,才有了今日的成就,就正如當年鍊金術對化學的成就一樣。

好了,回到地震的問題,問題在哪兒呢?人類登陸了月球,可以用望遠鏡去仔細觀察月球以至太陽系不同的星球,可是地球的內部呢?地底以下的熔岩、地心內部的研究,比起其他成就來說,我們仍是在非常原始的階段;我們只能透過火山活動、地震等表面的現象,去直接觀察,而地底的溫度、密度的改變等,則所知甚少;情況就有如未,能從太平洋的水溫去研究聖嬰,只是靠地表的觀察與監察,自然得出一個必然的結論,就是無法預測。

真的如此嗎?從維基的資料中,看到了有關耿慶國與和陝西師範大學,是否事前預測到四川地震的爭論;對,他們可能是「撞彩」,但從他們幾位的觀察方法,都得到一個共通的特點,就是這些觀察都來自「土方法」與「統計學」,情況就和古代預測旱災、水災一樣,是一種不一定準確,但卻有一定統計的依據。

有人問?為甚麼美國人、日本人做不到的,我們中國這些人卻做得到?很簡單,原因就是中國擁有最詳盡無間斷的天文學及歷史數據,因此我們的統計數據最多最齊存;陝西師範大學提出的十九年川滇地區地震週期的研究,就是用了統計學,雖然有了一些誤差,可是聖嬰現象也有類似的誤差與不規律的周期呀?在「南方搖擺」(South Oscillation) 被發現之前,在海水溫度可以長時間統計及紀錄之前,還不是一個「大迷信」?

耿慶國提出的「三土」--土地電、土地磁、土應力,以及群測群防等的方法,本來以前中國當局也有用來預測地震的方法,如今被「洶汰了」。2005 鳳凰衛視特輯所指訪問的「非當權派」地震專家黃相寧就指出在80年代,中國地震局在泉州開了一次會,就把群測群防的,我們叫做三土,就土地電、土應力、土地磁全部否定。

土地電、土應力、土地磁是否真的可以測試地震?其原理是甚麼?大家都不知道,可是不知道就是否代表迷信呢?如果有一定合理的依據,為甚麼要斥之為迷信呢?最低程度這些方法都合乎了統計學的原則,統計數據有何結果,背後有何變數與方程式,大家都不知道,但如果能夠得到一定的準確性,即使低於 1-5%,比起大地震死傷的人數與金錢,那仍有相當的研究價值吧?當「洋方法」未完全成熟之前,是否應該保留「土方法」的研究呢?

當1927年,德國物理學家海森堡首先提出了量子力學中的「測不準定理」時,愛因斯坦還反對表示:「上帝不會玩骰子」;然而隨著這種隨機率研究的發展,科學發現如原子核層次的電子出現機率,就是依賴這類玩骰子的統計學,而非傳統的物理學。電子的獨特個性,就和光一樣不可解;如在密室出現的穿隧效應,完全違反了傳統的三維空間觀念,當我們無法直接觀察速度與位置的改變時,我們求諸於統計學的機會率;這種觀念,是否和似曾相識?

對呀,有很多表面上的巧合,可能純屬巧合,卻可能是因過於深奧,今日科學技術無法明白。有如為何光的速度永遠不變?為何電子可以突破三度空間?我們只有觀察,卻提不出一個可以完全檢證的「統一場論」--為何光子可以的,電子卻不可以?為何電子可以的,而光子卻不可以?我們不知道,可是我們可以統計、歸納、分析,直至發展出更先進的理論為止。真正的科學精神,面對自己未知道的事情,只會老實回答不知道,而非全盤否定。

對呀,今日科學也未證明到中醫學的全部理論,那我們為甚麼要繼續研究中醫?中醫學的理論,如理氣、涼熱、穴道與經脈等,用今日的西方醫學根本解不通,甚至可能全部是錯的;可是今日經過連串的資源投放與研究,除了少部份有嚴重偏見的西醫之外,有誰還會大聲說「中醫學是迷信」?

由中國的玄學天文地理醫藥,最大的問題就是背後的邏輯解釋不合科學精神;但背後歸納的數據,卻是一些珍貴的統計數據,可供今人以科學的方法重新研究。就如環保學,在早幾個世紀只會被恥笑為無知--甚麼?廢氣會影響健康?濫伐樹木會引起環保災難?這些古人中先知的看法,以「天譴」去警告世人要謹慎的事情,常被自以為無所不知的人恥笑;當科學更昌明之時,後世對這些先知如布魯諾、伽里略所受到的不平遭遇,感到不可思議。

世界上的連鎖反應,往往比起聖嬰現象更複雜難解;舉例說,如果某地沒有濫伐樹木,如果某地的人們沒有成為污染環境的共犯的話,天災發生之時,是否會減少傷亡?又舉例說,如果某地有更優良的政治制度,如果某地少一些「豆腐渣」工程貪污腐敗的共犯,天災發生之時,是否會減少傷亡?

因為 A 君斬多了一棵樹,結果地震時山泥剛好倒塌壓死了 B;上天降下災難時,可不會講道理問問:「 B 君,你是不是死有餘辜?」 同樣的,因為 A 君貪污了多一筆錢,工程偷放少了一根鋼柱,結果地震時房屋剛好倒塌壓死了 B;上天降下災難時,也可會講道理問問:「B 君,你是不是死有餘辜?」這些和人禍有密切關係的災難,因為部份人成為了禍害的共犯--如不保護環境,如偷工減料,因為沒有良好的民主、自由、人權的制度監察與制衡,甚至有這些制度卻遠遠未夠好,於是災難便發生了!累死的往往不是自己,而是別人,如果運氣好,問題未必會爆發;但運氣差呢?這就叫做「天譴」了--上天對人類自膠的譴責,天譴可不講道理,死的也往往無辜。

天譴論就是要提醒世人,別再自私自利而損人利己,甚至損人而不利己。就和環保組織苦口婆心勸人:「再污染地球,人類就要接受報應天譴而滅亡」一樣,可是抱著最良善的心腸;環保組織可要小心了,說不定有一日,有人聽到這一句會大叫:「你詛咒地球呀?」、「你詛咒人類滅亡,你真冷血!」、「天災仲抽水?而家講風涼話真涼薄!」、「目前都未有可以重覆驗證的實驗證據顯示,死因和斬樹及偷工減料有關,你真迷信!」、「死者係小朋友,佢唔識環保有罪?」、「死者只係冇用環保袋,就死有餘辜?」、「偷工減料係政府,死者只係為左生活做左污染共犯,佢就要死?」。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7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