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5月 13, 2008

萬一香港

港大副校長李焯芬說,地震中的死傷者,多數是因為樓宇坍塌,災民走避不及被壓死壓傷居多。現時中國已有一套建築物抗震規範,樓宇設計必須能抵擋某程度的地震,但一些鄉郊地區,房屋設計未必能做到抗震,一旦發生大地震,死傷便很嚴重。他說,即使廣州、深圳這些低風險的地區,也有一套建築物抗震標準,香港卻未有,政府應考慮制訂一套標準。

記得 2004 年尾南亞發生海嘯,香港的專家說香港發生海嘯機會極低;記得某時某地地震,香港專家又說香港發生地震的機會極低,到今天終於有一個專家敢企出來說,香港也應該制訂一套標準去預防地震發生,真的難能可貴。

讀過天文學的朋友,當知道天降彗星、殞石的可能性,有誰敢否定,這些事情不會在我們的有生之年發生?機會當然低,但一樣有機會「中頭獎」,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是否應該制訂一些緊急應變方案,以免出事時手忙腳亂?

2003 年的 SARS 就是最好的例子,證明香港人安樂慣了,一旦異變發生,就完全不知所措;由防恐怖襲擊、防海嘯地震,我們的政府唯一所做的事情,就是告訴市民:發生這些事情的機會甚低,而萬一發生了,那香港人就只好自求多福。

作為研究戰略的人,最基本的態度就是「有備無患」,作為負責任的政府,就是唔怕一萬,只怕萬一,如果今次元朗等地感受到震動,都不足以令我們的特膠政府重新思考這些基本問題,那麼出現災難時,又怨得誰來?到其時出現的後果,可就不止是天災,而是人禍了--上天早已提出警告,你可願意去聆聽嗎?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