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5月 15, 2008

天災示警是涼薄

一群人透過留言、博客、討論區,紛紛指責提出「天譴論」的專欄作家,由上一代的李怡到不入流的小弟,都說是涼薄--咦?那麼中國的儒家,當政以來永遠都用天災來勸諫君王,那麼儒家一定是最涼薄的人了!還是又要學某些神奇人士的講法,那些幾萬萬個讀儒家經典通過科舉的大臣和官員,當用天災勸諫君王的時候,難道全部變成了「法家」?還是甚麼家?還是原來儒家是一種奇怪的生物,所有做出來的事情,是不算數的,只有寫上書上面的事情,才算數的--不對,上表皇帝的表,可不是寫下來的事情嗎?也不對!原來只有儒家經典內的思想,而且還要是今日那些專門解釋作某些原因的思想,才算數,對不?

說「天譴」,不喜說藏人的問題,就說內地的各種貪污腐敗問題吧!多少豆腐渣工程,多少強搶民田民房,變成私產的事情?虛心承認國家的錯誤,虛心接受人家的批評,國事還有可為。否則人禍永遠重覆,人禍天災何其多?

另一個歪理:這個時候是需要團結,不是批評的時候--引方潤博客的一段,最能回應這個膠論:
中華民族每天都在「最危險的時候」,有哪一刻不需要團結﹖

救人還救人,鬧人還鬧人,兩者沒有衝突——反正你和我都不懂救人,也不會去現場。
鬧人還鬧人,捐錢還捐錢,兩者也沒有衝突。大可一邊鬧一邊捐。

就像那種無稽地批評網民「得把口」的說法(上網不就是說話麼﹖包括批評人的那位),大家除了捐錢捐物資之外,其實也沒甚麼可以做的。既然不是等我們去救災,花少許時間討論一下責任問題,有甚麼問題﹖
(後話﹕老媽見到溫總在現場講話鼓勵,第一反應就是「好心講少句啦,阻住人地救人」。按照網民的邏輯,不是批評得很對嗎﹖)

對,二月雪災要團結,三月反國家分裂要團結,四月傳聖火要團結,五月救地震要團結,天天都要團結,原來中國人永遠都要團結再團結,就來連看 AV 也要團結。

外國人天天批評政府,外國人天天分黨分派,用中國人的標準,外國人最不團結了,可是人家的不團結,為何卻強過中國人的團結?

中國人的團結,就是「團你的結」--永遠都大叫支持!萬歲!中國人民站起來了!很好,很強大的團結,一種不准有異議,不准批評,不准提出另類觀點,原本以為外國觀點不行,中國儒家觀點行了吧?一樣不行!中國儒家就可以,你就不可以;人家就是聖人,你就是涼薄!只要他們要說你涼薄,你就是涼薄,明白了嗎?

二月才雪災,雪災錯誤檢討了多少?還是當新聞不再是新聞,就 Who fxxxing cares? 正如《唐山大地震》,讀的人有這麼多,今日重覆發生的膠事有幾多,要不要一件件算一算?最有趣的,是內地也有大量反省、投訴、檢討的聲音,那些憤怒的災民,亦有很多不滿,反過來,今日隔岸觀火的人,對這些哭訴聽而不聞,只是自欺欺人,捐了錢就可以送救到人--真的嗎?中國政府今日真的缺的是錢?還是缺的是制度與觀念?

有沒有想過為何溫家寶要親自去最前線?難道溫總是去做騷?你自己看看似不似?當然不,溫家寶要去前線,熟知內地情況的朋友應該很清楚,就是只有他坐鎮最前線,才不會出亂子,下面的各級幹部才會出盡全力去救人,去減少那些膠到冇朋友的錯誤。

回到涼薄,想問一句胡佳做錯甚麼了?維權是維護誰人的權?那些日日上京維權的貧苦百姓,是不是漢人?是不是中國人?這些說人涼薄的「中國人」,可有沒有關心過這些同胞的權利與哭訴?可有沒有為這些人出過一句聲?原來對這些事情漠不關心,甚麼也不做的人,就是最有人道精神的聖人,反過來寫博客、勸諫當政者、為弱者抱不平的我們,就叫做涼薄人。

看呀!成功預測過唐山大地震,卻沒有人願意相信的中國科研人員耿慶國,三十二年後再次成功預測汶川大地震,結果一模一樣,沒有人信,沒有人聽,沒有人做準備,這樣的制度是不是出了問題?這樣的錯誤連犯兩次,是不是「天譴」?團結一致救災,由 1976 救到 2008,要救到幾時才學懂要改革腦部?
「1970年1月5日1時0分34秒,中國雲南省通海縣發生震級為7.7級的大地震,震中烈度為10度強,震源深度為10公里,死亡15621人, 為中國1949年以來繼1954年長江大水後第二個死亡萬人以上的重災。震前,豕突犬吠,雀啼魚驚,牆縫噴水,騾馬傷人。

時任地質部物探研究所北京管莊地震前兆綜合觀測台技術台長的耿慶國先生當天上午抵達通海極震區後,即接到北京打來的電話傳達總理淩晨作出的重要指示,周總理指示:“密切注視,地震是有前兆的,是可以預測的,可以預防的,要解決這個問題,地震工作要以預防為主”。

周總理問耿慶國先生:“耿慶國同志,你剛才講,你們現在用10餘種方法手段進行觀測,到底有哪10餘種手段,要一個一個地說給我聽。”

耿慶國先生和其他同志一一做了具體彙報:測震、地形變、地傾斜、地應力、地磁、形變電阻率、地電……

周總理說:“你們說有10餘種方法,才說9種,動物為什麼沒有提到,是不是不重要?地震前動物是否有反應?動物觀測不能取消。動物某一種器官比人 靈敏,動物要研究。螞蟻雖小,下雨天就知道要搬家。各種動物有各種反應,有的遲鈍,有的不遲鈍;不僅動物要研究,植物也要研究。……氣象與地震有沒有關 系?天體的因素都要考慮。中國縣誌上也講了一些現象,有些是有道理的,別國可能沒有那麼長的記載。”

此後,耿慶國先生根據歷代(包括1956-1970年)大旱與地震關係的統計,發現“6級以上大地震的震中區,震前1-3.5年往往是旱區。旱區 越大,乾旱時間越長,相應的震級越高”的統計規律(西元512年-1879年中國大旱後2-3.5年,發生了7次7.5-8級大地震)。1972年耿慶國 提出“旱震關係大地震中期預報方法”,根據這一規律,耿慶國預報了1975年的海城地震,特別是1976年的唐山地震,取得遙遙領先國際的科研成果。

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前數日,耿慶國等先生就預測到了,並立即給主管華北震情的國家地震局分析預報室副主任梅世蓉打電話。 “26日那天,國家地震局來了15個人,梅世蓉沒到。國家局的同志聽取了整整一天的彙報後,傳達了梅世蓉的意見。”耿慶國回憶說,當時梅世蓉的意見是: “四川北部為搞防震已經鬧得不可收拾,京津唐地區再亂一下可怎麼得了?北京是首都,預報要慎重!”

就這樣,唐山大地震在已經預測到的情況下,沒有通知唐山人民,以至死亡24萬之眾。地震後,耿慶國、張閔厚等先生抱頭痛哭。他們測出來了,卻報不出來。

耿慶國先生在1980年代出版了專著《中國旱震關係》(科學出版社)。這些成果觸犯了地震界當權者、“主流科學家”的利益,耿慶國被調出預報隊伍,去了地震報社。

2008年5月12日,聽到四川汶川發生7.8級強震,中國“非主流地震科學家”耿慶國研究員悲痛欲絕。2006年他根據旱震關係提出中期預報, 近年阿壩地區將發生7級以上地震。2008年4月26日、27日在中國地球物理學會下屬的“天災預測委員會”經集體討論,作出“在一年內(2008.5- 2009.4)仍應注意蘭州以南,川、甘、青交界附近可能發生6-7級地震”的預報(文字報告於4月30日以密件形式發報中國地震局等國家機關)。

耿慶國根據強磁暴組合,明確提出“阿壩地區7級以上地震的危險點在5月8日(前後10天以內)”(以上地震預報三要素:震級、地點、時間均已明確)。」

專業如耿慶國,為國家做了這麼多,32 年前中國犯的錯誤,今日怎會再犯呢?那些堅持中國進步了很多的人們,請回應一下,為甚麼?

典型的反應,很快大家就會見到一堆網特文宣,抹黑耿慶國的人格,說耿慶國的預測子虛烏有,甚至拉耿慶國去陪胡佳了。明白了嗎?原來這就是儒家精神,不單止邦無道則隱,還要隱形、隱身、忍口,然後大叫:我支持中國!我支持中國!我要在 MSN 加一個紅心!這就是最愛國,最有人道,最偉大的中國人了。

大家團結一致,在 MSN 加一個紅心,說「支持大地震災民」,明天中國就會變得更好,更強大了,請大家多多支持!


(連鳳凰衛視探討唐山大地震的特輯,才一晚也會被人刪除了,真的很開放,很自由)

伸延閱讀:
5 月 15 日新稿:回應膠文(一)
5 月 15 日新稿:天災示警是涼薄
5 月 14 日新稿:災情總結報導
5 月 14 日新稿:只看一點
5 月 13 日新稿:假如國有天譴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7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