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5月 05, 2008

教育爛攤子

羅范椒芬思覺語錄五月二日迎奧運聖火,大量內地遊客是可以預期的,另一批不為大家注意的,就是八大的內地學生會成員。

這幾年如果有去過大學的,當發現香港各大學都收了大量的內地學生,這般力量日益壯大,到今次迎奧,如鏗鏘集所訪問的,就是一些內地來的大學生,他們和香港人所不同的價值,交流當然是有,但自成一派則亦是不容忽視的事實。

林忌從來不反對大學招收內地學生,可是當每次看到,香港有大量年輕人「有人冇書讀」之時,不禁想問問,為甚麼香港的大學入學率如此的低?難道香港的年輕人特別蠢嗎?為何可以有位收內地生,卻沒有位收本地生?

每年大約有十萬個會考考生,另外有三萬個高考考生,但政府所資助的大學學位,卻只有一萬四千五百個,在適齡的年青人當中,只有 18% 的大學入學率,在已發展地區當中,這是一個極低的水平,根據立法會議員李華明的研究指出,英國、美國、及澳洲,分別是 51%、64% 以及 82%,比起亞洲四小龍,別提教育龍頭的南韓,連台灣和新加玻也香港高,這是為了甚麼?是否香港的青少年特別愚蠢?

別忘記,香港基本上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比起人家還有農業、工業等藍領的地方,理論更需要高等學歷,務農總不需要大學學歷吧?為何其他地方可以辦得到,香港卻辦不到?

問題來了,難道香港的教育開支特別少嗎?完全不是那回事,教育局局長孫明揚,在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特別會議上提交書面致辭表示,二零零八至二零零九財政年度,特區政府有關教育政策範圍的總開支預算約為七百七十三億港元,占政府總開支的百分之二十點七,較上年增加百分之四十--花了這麼多的錢,卻得到已發展地區最低的大學入學率,那麼納稅人的錢,花在哪兒了?一個花費七百幾億的經費,結果卻教出了「沒資格增加學位」的香港學生,問題出在哪兒?出在林忌等批評者太多口嗎?

儘管中國的教育資源只占全球的 3%,但 2006 年中國大學的入學率已經達到 23%,估計在 2020 年達到 40%;反問一句,香港特區政府卻做了些甚麼?

內地的大學生很多濫收、質素參差、這是事實,但另一樣事實就是,難道香港的大學生質素很有保證?用了這麼多資源教出來的學生,可令我們擁有自豪的資格嗎?

這就是說不出的真相--我們花了最多的錢,培養了最少的學生,教出來質素卻無法令人尊敬。

高官最愛問一句:「錢從何來?」林忌今日要反問一句:「錢去左邊?」是否香港人的質素特別低,生出來的質素特別差,血統和文化特別低劣,因此用了最多的錢,平均收的學生數字最少,卻教出特別多的垃圾?不然,為何我們的年輕人,比起其他發達地區,特別沒有資格讀大學?

小朋友生出來乃白紙一張,香港人的 IQ 特別低嗎?不見得,但為何花了這麼多資源去培養,花了這麼多的金錢時間去補習,教出來的學生卻連讀大學的資格,也比其他便宜得多的地方少呢?是誰的錯?難道是這些未成年的學生的錯,還是那些家長、教師、以及終極的兇手,那個又貴又培養垃圾的制度?

說到這裏,「中國膠」可以立即跳出來,痛罵林忌:「你這人只會批評,卻從不懂建設,你說說看,怎麼改善香港的教育制度?」

面對從不知「批評」是何物,從不理解「批評」是不需要建議的,有些病有得救,如傷風感冒,批評提出建議固然合理,可是你生 AIDS,你生癌,不懂醫卻是必然的,有甚麼出奇?不懂治癌症,卻最少可以指出你患癌症,最少可以准備後事,最少可以用盡方法試試,未到最後一刻誰知結果如何?早點發現生癌,總是好的,對不?

我們香港的教育制度,就正如醫療制度一樣,是癌症末期,幾乎無可救藥的;要救不是不行,要開刀、要切除、要斬手斬腳,問題病人知道自己病嗎?問題病人「自我感覺良好」,頭痛走去醫腳,腳痛就去醫頭,這就是問題的所在。

由教育到醫療,最基本的問題,還也是官僚、彊化、效率低,而最嚴重的死因,還是人高開支過高,特別是肥上瘦下的問題,基本上是死症。

如大學教授的人工,香港是國際級的水平,結果我們有世界級的學生嗎?沒有,甚至連想加學位,政府也負擔不起;如果要增加學位云云,以目前的開支水平,政府要負擔的天文數字又會再增加,又回到最基本的問題,錢從何來?

問題就是不在於錢,而在於制度;那些薪高厚職的,計一計他們的人工開支,反過來可以養得起幾多個大學畢業生?再反過來問,這些收如此薪高厚職的,真的物有所值嗎?

或許,也真的物有所值,但在追問下去,彊化的制度,即使放多幾個人才、天才落去,改變得到制度本身,可以發揮效用嗎?

如大學收生,最奇妙的事情出現了--因為教授人工高,可以教多幾個學生,於是大學想增加收生;然而由於政府原有制度的資助學位太少,根本無法增加收生,於是就去大舉收內地學生。香港的教育制度,不是用來作育本港的人才,卻不斷為他人作嫁衣裳;本來,這種行為亦無可厚非,問題是,要負擔這些教授的高昂人工,原本的目的不是為了本地生嗎?如果本地生的質量數量不足,為何不能減少這些不需要的開支,卻要浪費在非本港的學生身上?

這就是爛攤子的終極因由,一個雞先定蛋先,蛋先定雞先的混帳問題,結果搞到雞無鴨血,有書冇人讀,有人冇書讀,香港的納稅人就做了冤大頭,俾了最多的錢,收了最少的生,教出不被尊敬的年輕人,一個史上最貴的爛攤子,就這樣誕生了!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7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