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5月 04, 2008

沒有德、賽先生的五四

萬名青少年巡遊迎奧運
[04/05 星期日 13:42]

為紀念五四運動八十九週年及迎接奧運,當局舉辦青年迎奧運大巡遊活動,內地五十六個民族的代表及本港學生,合共一萬人參與,當中包括超過一百隊的青少年隊伍。他們穿著不同民族服飾或制服,沿維多利亞公園,經怡和街到大球場,沿途會步操、演奏及舞獅等。

最近每一年的五四運動紀念日,都變成了國慶巡遊;長此下去一年三百六十五日,日日都變成了國慶日,就如同納粹黨在德國的所作所為一模一樣。

五四運動「的新文化運動」,就是追求德先生 (Democracy),賽先生 (Science),如今我們的愛國陣營,卻有如日本的右翼份子一樣篡改歷史,把追求德賽先生的運動,變成愛國主義巡遊!

林忌從來不否定中國文化的一些美,例如一句古語說:「待人以寬,律已以嚴」,可是現實呢?今天中國人最著名的,就是「待人以嚴,律己以寬」--日本人在半個世紀之前南京大屠殺,到今天也有大量憤青義憤填腔,毛澤東在文化大革命、反右運動等搞掉幾千萬人命,八九年六四運動又幾百幾千條人命,我們就應該「忘記過去,展望將來」;於是,中國這些「名句」,永遠都只是紙上用來騙人的,而有些「知識份子」,還抓著這些名句而「沾沾自喜」說:「中國人多文明,你看這些名句外國就沒有呀!中國人多麼的聰明!」紙上談兵無敵於天下,講得出做唔到,有咩用?

說到這些,今天則仍有無數「中國膠」,對林忌這種批評視為毒藥,引柏楊在《醜陋的中國人》所說的,:「在中國做事容易,做人難--做人就是軟體文化,各在在國外住久了,回國就體會到這句話的壓力。做事容易,二加二就等如四,可是做人難了,二加二可能等如五,可能是一,可能是八百五十三,你以為你講了實話,別人以為你是攻擊--你難道要顛覆政府呀?這是一個嚴重的課題,使我們永遠在一些大話、空話、假話、謊話、毒話中打轉。

再引引柏楊的名句:「沒有包容性的性格,如此這般狹窄的心胸,造成中國人兩個極端,不夠平衝。一方面是絕對的自卑,一方面是絕對的自傲。自卑的時候,成了奴才;自傲的時候,成了主人!獨獨的,沒有自尊。自卑的時候覺得自己是團狗屎,和權勢走得越近,臉上的笑容越多。自傲的時候覺得其他的人都是狗屎,不屑一顧;變成了一種人格分裂的奇異動物。」

一群群內地的糞青,就是最好的寫照,在自由的香港打人,在有人權的外國示威叫得最兇,回國後卻變成了一堆狗屎;如果美國人禁止中國人對 CNN 示威,如果美國警方帶走中國的示威者,你看看狗屎會說些甚麼?反過來,五月一號在北京家樂福的示威者,轉頭就被內地公安帶走了,可有人吵過一聲半句?為甚麼?

中國留學生、中國移民就是這種奇趣生物的證據,全部人搶出國,搶放洋留學,搶綠卡居留,搶居留打工不用回國,同時間卻認為外國「沒甚麼了不起」,法國人會被中國餓死,其他的野蠻小國,就更加看不起了;配合中國的一孩政策,這種教育已經去到登峰造極的地步,一大班縱壞了的小孩,認為「我總是對的,你總是錯的」,因此今日的事,林忌一點也不感到意外,種種跡象,早十年八載已經出現了,可惜的只是,大部份人的眼睛,都是大近視眼。
【本報訊】支聯會、民間人權陣線昨日的示威活動遭部份圍觀聖火人士喝罵,當中不乏年輕人。有支聯會成員坦言,這是他們近年來未遇過的情況,令人擔心香港下一代越來越大陸化,失去了對人權、法治的堅持。有學者認為,情況未至於如此悲觀,大部份港人仍會將愛國及爭取香港民主法治分開。

說到大近視眼,還不得不提到支聯會及民主派;難道你們到今天,才看到這個現象嗎?公民黨搞的 rap 歌,眼高手低還情有可原,民主黨那套外判十萬製作的 MV,有如回到八十年代的香港流行曲,那就是越活越回去了,不止這樣,他們還在 Youtube 上,寫上了這句說話:「民主黨製作了堪稱全香港政黨製作的最具專業水準的新歌及MV,向全香港支持民主市民致敬的新歌。」實在叫人笑掉了牙,娘爆的歌曲與製作手法,加上「堪稱全香港政黨」的可笑宣傳手法,和中共全中國最多人支持的政黨的計算方法,有甚麼分別?原來全香港政黨「外判」及「最專業」的製作,都及不上網民的免費業餘製作,那麼我們還搞政黨來幹甚麼?

這種越活越回去的現象,不但在民主派見到,報紙專欄見到,電台節目聽到,全香港社會根本就是停滯;林忌找尋 1980 年的大公報之時,見到一個現象很奇怪,就是如娛樂版的人物,我們仍然非常認識,到今天仍然是主流的主導力量,不敢反問一句,今日香港的主流「第二代人」,你們可知自己今日的做法,就是「自絕於人民」、「自絕於進步」、「自絕於未來」?林忌常常反問自己,為何還要為這些沒有希望的社會,沒有希望的民主派,沒有希望的香港人,繼續堅持下去?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8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