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4月 20, 2008

暴徒對憤青, Fight!

放棄奧運聖火傳遞的日本善光寺被噴白漆
[20/04 星期日 14:17]

放棄作為京奧聖火傳遞起點的日本長野市善光寺,被人噴白漆,警方懷疑是惡作劇,正調查是否同聖火傳遞有關。善光寺的正殿走廊北邊及西邊,共有六處被噴上白漆,在柱及門板上,有用噴霧器噴成的橢圓形以及線條,最大塗鴉長八十厘米,闊六十厘米。

寺院僧侶清晨近六時發現被塗污,於是報警,並對事件感到遺憾,指從未被人塗鴉。

有一千四百年和唐代僧人有密切關係的寺廟,居然在日本人人尊敬的佛門重地,發生被人噴白漆塗鴉的事情,實在非常非常罕見。

最騎呢的一點,就係用白漆去塗鴉--要知道在中國人眼中屬死人、不吉利的白色,在日本卻屬大吉大利,屬於神的顏色;日本的新年利是封就是白色的;日本的新年燈籠,就是白色底,藍色字,因此被稱為鬼子燈籠。

可能性一,由於日本右翼份子物資太短缺,所以把新年的白色拿來使用。
可能性二,憤青對日本一無所知,因此錯把白色以為係死人。

這類騎呢的事情,實在太多,特別是可能性二,實在多於牛毛。
例子一:以為所有血統上的華人,必定、必須、必然要自認中國人,否則就是漢奸云云,卻不知道 1955年,周恩來於在印尼舉辦的萬隆會議(第一次亞非會議)宣示:「所有的海外華人應效忠其居留國。」
例子二:為 1841 年清庭割讓 79 平方公里的香港島流眼淚,卻不知道周恩來為了把國民黨的異域孤軍消滅,於 1960 年向緬甸主動把江心坡、南坎等 180 000 平方公里(安徽省大小)的土地,送給緬甸,讓緬甸人來消滅中國人。
例子三:以為體育一向和政治應該分開,卻不知道體育就是政治,是 1980 年中共杯葛莫斯科奧運的國策。
例子四:以為中國一直都講普通話,視廣東話、福建話、客家為南蠻、東夷的語言。
例子五:新移民在香港電台的節目中,說用廣東話讀唐詩好難聽,用普通話讀先好聽。
例子六:看不懂民初半白半文的語法,也不太懂文言文,見他人如此書寫,則視之為中文水平低。
例子七:在討論區呼籲英國必須讓北愛爾蘭獨立,讓北愛爾蘭宗教自由,卻不知道原來乃北愛死唔肯離開英國,北愛的宗教仍屬英倫三島的新教,而非愛爾蘭的天主教 (多謝讀者 28481k 的提醒)
例子八:在各地大談加拿大應讓魁北克獨立,卻不知道加拿大曾經讓魁北克公投,結果繼續留在加拿大而已。
例子九:不知道澳洲奉英女皇為元首,行英國的普通法,因此至今不明白為何人家禁止大陸武警執法很過份。
例子十:不知道澳洲曾為是否要改為總統制,結果表決失敗,不停高呼要澳洲獨立。(放心,九和十是兩批人)
例子十一:中國人,要用 GB code;中國人,要用簡體字--為甚麼香港仍在用繁體字?
例子十二:絕不能讓西藏獨立,沾沾自喜於 1962 年中國擊敗印度,卻不知道藏南九萬平方公里的土地,由戰勝國雙手奉上,繼續操之於印度佬之手。
例子十三:高呼加州獨立,或還之於墨西哥,卻不知道人家不怕公投,自己卻很怕。
例子十四:口口聲聲容許一中各表,卻一見到中華民國旗就搶。
例子十五:以為中國強大到可以餓死法國,卻不知道大半南沙淪入菲律賓、越南之手,至今無力收回。
例子十六:見到香港人就說是殖民地的不愛國奴材,卻從不知道只有靠「不愛國殖民地奴才」,唯一成功把五星旗插在釣魚台上;那些用口來愛國的糞青,有能力去家樂福門口反法叫口號,卻對日本侵佔釣魚台無所事事無能為力,還不知恥地來鬧真正愛國的香港人。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