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六, 4月 19, 2008

講經濟效益?拆走金紫荊 (二)

很多人把「創意」掛在口邊,可是說來說去,永遠都沒甚麼創意;原因何在?因為永遠都被自我設限的邊界所綁死了。

舉例說,政府不停宣傳「中環灣仔」繞道的重要性,因此必須填海云云;全對,問題不在於他們講大話,而是他們的思想出了問題。

望一望下面張地圖,那條塞到阿媽都唔認得的道路,叫做告士打道;由告士打道以北望過去,最「大舊」的東西是甚麼?那個藝術風格「獨特」的新會展--望一望,原來由告士打道向北數,乜仲有咁多位?咁多條路點解唔可以用來擴建?

那個史上最醜的東西,不但破壞了全個灣仔海旁的海岸線,而且由於地理位置太北,巴士線甚少,香港人根本不會用到那地方,這種寶貴的海岸土地,認真浪費。

當然,拆了會展是還原維港最好的選擇,可是有關人等必定說不可能;因此,我們就退一步,只要求搬走金紫荊廣場吧?

民建聯也曾經提出過,要求把政府總部搬到九龍東啟德一帶,成個政府總部都咁多部門咁多人都搬得,立法會會議都提出過討論,搬遷一個冇人用的金紫荊廣場,點解唔得?泛民咁多年都冇諗到,創意認真麻麻。

相對於維多利亞公園,甚至香港公園,港島人使用金紫荊廣場的人數,實在少得可憐;不但交通不方便,而且甚麼設施都沒有,得一大塊水泥地加上少量的植物,在炎炎夏日的天氣之下,加上和遊客言語不通水土不服人生路不熟云云,完全生人勿近;這樣的一塊黃金地段浪費了,為了誰?

想一想,如果活用金紫荊廣場的大片土地,用來改做興建道路;甚至在新會展建一條行車隧道直駁北角,建成後港島北的交通,是否可以有立即的改善?

沙中線原本的設計就是如此,別騙我們鐵路可建,車路就不行吧;即使在那兒興建東區走廊式的道路,亦只是一段很短的距離;原本那地方就是貨物裝卸區,目前亦只是讓狗跑步的狗公園、附近根本沒有人居住,影響減到了最低。

對香港人來說,那個小小的海邊狗公園,其使用率用實用價值,都比起金紫荊廣場高;可想而知那個地方,真的不知建來有何價值;要是覺得有必要保留在海邊,趁著西九龍文娛中心有大量文娛用地,搬過去最適合;當然為創造就業的話,搬去天水圍就更加一流了。

政府為了搬遷一個才豆丁大的皇后碼頭,也肯使出那樣的人力物力;金紫荊廣場要搬,實在易得太多了;幾個紀念碑、紫荊像,搬過去易過借火;得來的土地比起皇后多得太多,這樣的事為何不做呢?不是經濟價更高嗎?

論歷史價值,金紫荊廣場更低得多;首先回歸大典是在會展會場內主辦的,而銅像至今安放不過十年,以古物古蹟委員會的標準來說,必定稱不上是古蹟,對不?
另一方面,當搬遷後再請胡主席來港「開光」,不但符合國情要求,而且更加會捲起一股新的「胡旋風」,帶旺埋西九的文娛康樂區,一舉幾得何來而不為?
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一個方案解決經濟、塞車、就業、環保、都市建設、旅遊、文娛的問題,簡直是無敵──就和銅鑼灣海隧入口快拆的那個硬膠油站一樣,問題不在於「不能」,而是個腦出了問題,既看不到遠景,也看不到近在眼前的東西,又近視又老花,你話係唔係膠到冇朋友先?

伸延閱讀:
解決塞車?搬走金紫荊!(一)
講經濟效益?拆走金紫荊!(二)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8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