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五, 4月 11, 2008

冇民主危害健康

酷熱天氣下,是否應豁免停車熄匙?

加拿大多倫多市要求司機停車熄匙,但溫度超過攝氏 27 度時可獲豁免。英國和位於赤道附近的新加坡則沒有類似豁免。

若作出豁免,則香港夏季大部分時間均不用停車熄匙,規管措施會否形同虛設?香港大部分時間比較溫暖,用溫度去劃一條界線並不容易。

環境局局長邱騰華

看看多倫多的立法原文,最精采的一點,就是車廂溫度高過廿七度,則豁免停車熄匙的限制。

還有,加拿大的規限是一小時內,在該點停車不超過三分鐘!

環保署副署長陳嘉信說:「若定兩分鐘(停車後要熄匙),執行上更困難,前線同事是否要計算停車多少分鐘,司機也有困難,是否會有秒表計算時間?」

原來多倫多執法就沒有困難,多倫多的執法就不用秒表;原來我們法例要「超英趕美」的同時,香港的前線執法人員水準特別低,多倫多做得到的,香港的執法人員就做不到;那麼我們還要追求一條更嚴格的法例嗎?說到底,政府要做的事,就是「選擇性執法」--執行彈性全由他們決定,有錢人的車就唔敢抄,一般市民你死你事。

對,因為人家的國會是民選的,市議會也是民選的,所以人家的立法,會想到司機在廿七度以上,會感到不適--司機不適可不單是一個人的事,是危及全部道路使用者;相比起講手機,一個因為曬暈、中暑的司機,不知何者更危險呢?到出意外的時候,那些假惺惺的偽君子們,就會空群而出,打出「關注司機安全」「請政府採取措施,保障道路使用者安全」的口號和橫額了。

看看各支持「強制立法」的論點,最硬膠的一個如下:「 Turbo 車可能會因為停車熄匙損壞,但比起人的健康來說,物件早點壞又算甚麼?」。

我真的想問問,大家是否打慣了機,又或者坐慣了玩具車,原來車子損壞,只會在停低時損壞!只會在冇人坐的時候損壞!因此車輛損壞不會引起意外,不會影響生命安全;吸多一口廢氣可能會減壽 0.00000000000001 秒,但撞車卻會立即死人。膠論如斯都理直氣壯,膠港真的很可愛。

更可愛的有一位港島的土共民選區議員,在她的博客上說:「調查發現有半數司機是會停車熄匙的,因此他們支持強制立法。」當然,可以熄匙時誰不會熄匙,貪油價平嗎?問題是「強制」--有半數人會性交,不代表喜愛「強迫性交」;這位姓膠的女議員,你性交嗎?你同意立法強迫性交嗎?

邱騰華局長說得最對的一點,就是香港絕大部份日間時間的溫度,都超過廿七度;在就快沒有冬天的香港,如二月份的中午車廂氣溫,都隨時超過廿七度;因此,用多倫多那種有人性的法律精神來說,香港是完全不適合推行「停車熄匙」的,因為那種溫度是對車廂內人士的一種酷刑。

可是我們特膠政府,與一眾毛澤東信眾,偏偏不信邪,偏偏相信人定可以勝天,否定物質、物理、人性,就和那些「性善論者」的說法一樣,只要大家「忍耐」、講「道德」,就可以人定勝天逆天而行。

多倫多的交通再繁忙,也比不上香港;在多倫多要熄匙,要找地方停泊,要保持司機的心境寧靜平和安全,條件都遠比香港好;在開車好似打仗的香港,在成堆胡亂切線的司機,亂飛出街的行人的香港開車,危險程度遠比那些無論民智與財富的發達國家為高。可是我們的官員,卻只想到「執法難度」,只想到「香港比較熱,因此法例執行時間過短」,卻從來沒有想過人命生命安全。

這些不開慣車,不切身體會香港交通有幾混亂的外行人,永遠不明白在香港開車的壓力有幾大;可知道對很多司機來說,當腦部無法運作,或者超出負荷的時候,最安全就是政府宣傳的「停一停、想一想」,深呼吸定下神來,以較清醒的腦部來處理問題;「停車熄匙」的直接結果,就是連這最後的「安全傘」也拆下來,令司機無時無刻都在一種神經緊張,又或者神經衰弱的狀態之下,除了提醒自己不要超速,更要提醒自己不要停車;找不到路怎辦?想定定神看地圖怎辦?找甚麼地方可以任意「停車熄匙」而不會阻塞交通,不會被人抄牌?泊入停車場?天真的你以為在香港一大堆「迷李停車場」中泊車,可知道是最「費神」的一回事?一不小心就撞,精神一不集中、有睡意、不舒服就會引致意外的情況,一般人有想像過嗎?

環境保護署副署長陳嘉信表示,若車內氣溫過高,司機可站出車外等候;但被問到政府會否設立基金,為車內高溫下感到不適、或站在車外時遇到交通意外的司機,賠償醫藥費時,陳嘉信指無此計劃。

不過,加拿大多倫多在攝氏5度以下及27度以上,均毋須熄匙。他表示,若市民提出有關建議,當局也會考慮。」

一個有民主普選的議會,多倫多的立法會想到其市民的生命安全,會設立「車廂溫度廿七度」的安全線,會設立「三分鐘停車期限」,而沒有民主普選的特膠政府,只會想到「香港夏天時間太長,執法時間不足」、「拉市民太難」、「熱就出去企啦」、「熱死冇得賠」;大家明白未?

再反問一句,關注市民的生命安全,不是政府的工作嗎?難道市民不提意見,政府就不會自己分析與思考?原來「市民提出意見」,他們才會考慮?沒人提意見,他們就不思考了;不是從「對與不對」去思考,卻從「人多或人少」思考;噢,這麼尊重多數意見,那公投好了,又或者普選好不好?政府敢嗎?

說穿了,就是「反抗力量大」,他們就不做;「反抗力量細,見你好欺負」,他們就不理你死活。

對,英國沒有豁免,因為如倫敦在夏季日照最長的時候,平均也只有十幾廿度;在一個緯度這麼高的地方(全靠墨西哥彎流帶來的暖風,英國才可以居住,可參看電影《明日之後》),和香港的環境當然完全不同。

局長強調的「赤道附近的新加坡」,和香港最似的一點,就是都沒有民主;因此你死你事,明白了嗎?

因此,環保署忠告市民,冇民主危害健康。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8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