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三, 4月 02, 2008

再評交通問題

政府擬搬銅鑼灣油站改善交通
[01/04 星期二 19:16]

運輸署計劃搬走現時位於銅鑼灣百德新街對出的油站及垃圾站,改善西行交通.工程預計在年底展開,2010年完成.現時由東區走廊前往跑馬地及香港仔隧道的車輛, 要先駛入告士打道內街,經常出現交通擠塞.運輸署計劃搬走油站及垃圾站,擴闊一段120米長的維園道,東區走廊車輛會有專線直上堅拿道天橋.預計到時每小時可疏導九百架車輛.灣仔區議會支持計劃,認為可疏導區內交通.

政府今次的做法,認真拍爛手掌,問題不是應不應該做,是早就應該這樣做。

香港的交通擠塞,十之其九都是因為這些樽頸位而造成;因為樽頸而導致塞車,就正如舊隧的問題一樣,因為「交通匯合」,因為幾線合一,車輛為預留空間,又或者為爭入線,造成人為擠塞,而這樣的問題如果得到疏導和解決,所能夠解決的問題,就遠不止是表面的 1+1 = 2。

一般人對交通問題不認識,既不做研究,也不做觀察,很容易就把問題歸罪於「太多車」--再引一次中世紀的巫醫,為減輕中毒就走去放血,一樣不知所謂。多車當然塞車機會高了,但更多的擠塞卻是人為造成,有大量方法可以解決,而非只有一刀切--禁止行車或者收費。

中世紀的德國--嚴格應說是日耳曼地區,就正正是濫收路費最多的地區;每一個城邦都收關稅、路稅,令運輸費用甚至比產品原價貴十幾廿倍;不知是否這樣的關係,令今日德國人堅持不收路費,甚至堅持另一種處理交通問題的哲學--既然車不能減,行快些未可以通順些囉,其速度限制是最高的(部份路段甚至不限速),路面質素亦是最高的。

最令人莫名其妙的,就是香港這些「有錢人」,既熱愛德國跑車的性能(普遍七八十公里的限速,跑甚麼?)卻不熱愛德國的公路網;就正如我們恥笑洋務運動那些中國水手,用戰艦的炮台來哂衣服一樣,我們這些「德國車」,只用來擺、用來威、用來哂、用來得個樣,有關人等從來不重視其公路網,其道路設計,討論其實用價值,心態和洋務運動時代,有分別嗎?

為甚麼會這樣?因為慈禧太后有權,她可以把海軍的維修費用,挪用來起興建頤和園;因為香港的「有錢人」,如田少之流亦有權,所以他們會建議「電子道路收費」,收一個天價,讓條路佢行哂;轉個頭,仲要求你減油稅、減首次登記費,把交出去的路費,用另一種形式賺回來;而最不仁不義的,就是那些所謂民意代表--君不見所有搞道路收費的地區,永遠最初都說只針對私家車,最終卻都要向所有車輛及小市民開刀嗎?正如希特拉最初只針對共產黨,最終和他同流合污的所有黨派,包括 SPD、中央天主教黨,全部都死無全屍;毛澤東對內地的「民主黨派」亦做過相同的事;今日的香港泛民,是否又要和這些人同流合污?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6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