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3月 23, 2008

台灣選後分析

馬英九「其勢不可擋」,贏下了總統大選;然而最大的挑戰,不是來自選戰本身,而是選戰之後的局面。

第一個難題,就是要解決藍綠惡鬥的裂痕;如果馬英九不想只做藍營的總統,在組閣、國家資政方面,必須大量起用有質素的綠營人士,而非回到國民黨那種密室分贓式的政治常態;觀乎馬英九的選後發言,在觀乎馬英九選舉重用的幾個人士,這方面是有信心的。

對國民黨主席吳伯雄,香港沒幾個人知道他是誰,然而馬英九勝選,實和其代理主席有決定性的關係;有關國民黨選情的分析,必須先由吳伯雄而起;想想他一接任主席,不到廿四小時就把藍營吵來吵去沒結果的「排黑條款」廢除,這種果斷的政治手腕,比起香港泛民一個立會補選還搞甚麼補選機制的硬膠程度相比,高下立判。

「排黑條款」之所以硬膠,就是因為台灣的司法制度先天不健康;大堆黑金人士上訴完又上訴,就可以繼續做其縣市長,反過來馬英九因為「特別費」被濫告,自己的膠條例用在自己身上,還在吵半天要不要廢除,就有如泛民的硬膠機制一樣,不但達不到終極目的,反過來用一些硬膠手段去作繭自斃,為了無聊原因自己打死自己,這就是泛民迷信機制,而不知變通之過;這一課對泛民的啟示,比起甚麼選舉手段重要千百倍。

第二個難題,在於民進黨內部有沒有檢討,有沒有反省;長年以來民進黨都有很堅強的生命力,亦有很強橫的改革能力;可是在陳水扁時代,這些「內省」的系統與機制,全部都失了靈,泛綠陣營一再為了勝利,不擇手段;記得早輪有綠營網友留言,說:「不撕裂族群,不搞民族主義,選甚麼?」

好了,既撕裂了族群,又搞了民族主義,都選輸了,要怎樣?再錯下去,搞恐怖主義嗎?還是回頭是岸,用理性與政策上打敗國民黨?

在三十世代的一群,國民黨有幾多人是綠營的對手?綠營怕甚麼?最怕就是迷途而不知返,最怕就是繼續以為撕裂族群仍然可以勝選,最怕就是台灣最有前途的一代,就毀在心術不正的手上。

第三個難題,在於國民黨如何改善經濟;贏了總統,又有國會大多數,人民把最高信任送給了國民黨;然而如果在一年半載內,沒有立竿見影的效果的話,人民很快就會不耐煩,蜜月期很快就會結束。

「三通」等絕非靈丹妙藥,或可解一時之痛,長遠而言無助解決台灣的內部經濟問題;另外加強兩岸關係的同時,綠營人士必須加強監察,有關藍營中人有幾多個被對岸滲透了的問題;不要見藍就打,但同時更要理性去審視,嚴防「第五縱隊」--對國民黨而言,難題還是表面化的;對民進黨而言,其在野的責任更大更難走,任重而道遠矣。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 由妖票到乞票 - 近期常有些政治人物,不斷「屌票」,即自己作為候選人,不但沒有用耐性去說服選民,反而走去怒罵自己的選民,這種作風當然不但無法爭取別人支持,反而罵走選民。 但另一個極端,就是認為自己那一票真的「非常寶貴」,認為有如一位萬眾觸目的美女,要多次追求,乞求其投票,以至開出大量動人吸引自己的承諾,或者作出利益交換,才會走...
    11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