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3月 17, 2008

永無寧日的西藏問題

西藏問題得到了大量電子媒體的關注,然而文字媒體及市民當中,卻牽不起太大的情緒;說到底,那些自稱「愛國愛港」的「愛中國」人士,就有如工聯會王國興「說溜嘴」的講法:「漢奸」--大漢族沙文主義 (Chauvinism),其他滿、蒙、回、藏、苗族的命運,好似與其無關一樣。

在廿一世紀炒作漢奸吳三桂的人,好似忘記了中國人的中國,而非漢人的中國!(有如六十年代李光耀與馬來西亞的爭論,究竟是馬來人的馬來西亞,還是馬來西亞人的馬來西亞呢?)這種傲慢與事不關己的情形,在香港的漢人當中還是事實般 (de facto) 呈現了出來;西藏在哪兒?西藏的歷史問題?香港人既不關心亦對此無所知,為甚麼西藏問題會在四川、甘肅都引起抗議?這些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經中共這樣的一打壓,只會變得更可怕。

今日的四川省西部,在民國時代原屬西康省,中共建國初期亦保留了此省,唯在 1955 年後才取消。今日藏獨人士聲稱,這些原屬西藏範圍的地區,都應該回歸西藏,因此西藏問題就有如中國的另一個死結,比起台灣問題、新疆問題複雜、難處理幾十倍,屬中共永遠無法解決的難題。

如果讓西藏獨立,當去到領土問題上將會變成無解--不但四川、青海、甘肅、雲南都和西藏有領土爭議,對外則和印度控制下的藏南大片土地--包括日喀與達賴出生地達旺,另外還有不丹和錫金(已併入印度),西面接近新疆的,還有拉達克--今日分別被巴基斯坦、印度與中國分別管治其一部份。

由此可見,西藏問題甚至比起科索沃問題更難處理;先不論統獨問題,如果西藏獨立,單是藏南的問題必然和印度起大爭端--藏南乃全西藏最肥沃的耕地,由於山勢急降過千米,令界線南北的生態差天共地;中共在 1962 曾和印度進行的邊境戰爭中,更是世界軍事上一件千古之恥--明明戰勝了的共軍,居然放棄所有已得的成果,流了血在戰場上得到了勝利,卻主動選擇一個輸得最徹底的做法,到今日都令軍事研究界抓破頭不明所以。

看看維基的記載:

西方記者馬克斯韋爾在《印度對華戰爭》(Neville Maxwell ,India's China War,London:Jonathan Cape Ltd.,1970)一書中寫道,「當中國軍隊取得重大勝利的時候,中國政府突然宣佈單方面無條件撤軍,這與其說讓全世界都鬆了一口氣,不如說是讓全世界都目瞪口呆。世界戰爭史上還從沒有過這樣的事情,勝利的一方在失敗者還沒有任何承諾的情況下,就單方面無條件撤軍,實際上也就是讓自己付出巨大代價來之不易的勝利成果化為烏有。」

解放軍作家金輝在《墨脫的誘惑》書中對那段歷史作了這樣結論,「勝利者和失敗者是十分明確的。但是,經過了近三十年之後,結合現在再來看那場戰爭及其結果,卻完全是另一種情況了——勝利者除了沒有失敗的名義,卻具備了失敗者的一切;失敗者除了沒有勝利的名義,卻得到了勝利者的一切。勝利者因為勝利的飄飄然,以至連對勝利成果的徹底喪失和巨大的屈辱都無動於衷。失敗者因為唯獨還沒有得到勝利者的虛名,所以一直在摩拳擦掌,發誓要報一箭之仇。也許這就是歷史的嘲弄,如果當年印度取得了勝利,那麼現在他們在這一地區肯定不會如此占盡便宜,如果當時中國在此地失敗,那麼現在反而大概不會這麼被動和可憐。」

西藏的死結難解,可是中共的處理手法,只會弄巧成拙;達賴喇嘛被打成藏獨力量的目標,可是一旦達賴歸天,情況卻只會惡化更加不可拾收。

達賴近年的要求只是自治,只是求一個「一國兩制」,可是早幾個月中共那些「漢官」,卻說「一國兩制等如獨立」,這就是目前西藏人憤怒到頂的誘因。今日的中共除非打算和印度打核戰,和平解決西藏的所有機會與契機,都幾乎已經錯過流失了。

最詭異的局面,就是流亡印度的西藏人士,在藏民眼中根本沒有離開過西藏--藏南的土地被印度佔領,其餘的被中國佔領而已;如果堅拒達賴喇嘛「回藏」,結果只會適得其反,不但無法打壓達賴的聲名,反而只會令藏民的憤怒繼續積累到大爆發為止。

一旦達賴在中國佔領區外過身,關於「轉世靈童」的問題將會變得更可怕--抱一個在外國政府支持下的靈童,其政治後果將會如何?無論統、獨,西藏問題將會有如印巴之間的喀什米爾(Kashmir),只會造成不斷的衝突,全面膠爆。

傲慢的漢人要處理這個問題,最好的方法其實是尊藏傳佛教為國教,就有如忽必烈尊八師巴為國師一樣,列達賴喇嘛為全中國的上師,只有用這種互相交換的政治手腕,才可以一勞永逸解決民族主義的遺害;當然,我們所謂「中國人」骨子裏的「大漢族沙文主義」,對「白人」以外、皮膚較深色的都其實非常歧視;由賓、泰、印妹、阿差、黑鬼在香港也飽受歧視可見,中國人「各族共和」只是神話一個。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