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2月 25, 2008

仙樂飄飄福佳三


有人問林忌,支持你創作福佳的背後動力與精神是甚麼,想了一段時間,我也無法形容出來;直至今晚林忌重溫 Sound of Music 《仙樂飄飄處處聞》(台譯《真善美》),才想起--就是有一幕《仙》的情節,令林忌製作了福佳三。

《仙樂飄飄處處聞》在香港算是一部非常出名的西片,相信廿歲以上的香港人,都有看過/聽過/接觸過一部份;年輕的可能只在合唱團唱過部份歌曲,未必有看完整部戲,然而有一點肯定的,就是看這部戲時,大家都只集中在其美妙的歌聲,集中在其優美的旋律與奧地利壯麗的景色,可是卻看不懂/看不到/忘記了此片最想表達的訊息,身為香港人應有的共嗚--情形就如福佳系列一般,大家通常集中在歌藝、笑點以及那些令人憤怒的場面上。

《仙》片鏡頭盡是奧地利的美麗湖光山色,其拍攝地點薩爾斯堡 Salzburg 更是香港旅行團必到之地;然而本地旅行團介紹奧地利與此城,不外乎就是甚麼莫扎特故鄉呀,莫扎特朱古力等呃旅客錢的玩意,對文化歷史的內涵完全欠奉,既沒有興趣也沒有知識,抽十個香港人來問,也許不到半個會知道奧地利其實和德國,本是同文同種的國家,連語言也一樣,只是因為歷史因素而分離,對那些「愛國上腦」的民族主義者而言,奧地利是一個令他們啞口無言的實例,證明同文同種不代表一定要統一。

奧地利乃中世紀神聖羅馬帝國的殘餘部份,由哈布斯堡皇室所組成的帝國,第一次大戰之前近五百年間,一直統治大半個歐洲,西歐方面,今日的荷蘭、比利時、盧森堡、瑞士、法國的阿爾薩斯及洛林,以及大半個德國,都由這個帝國所統治,至於東歐,則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亞、克羅地亞、部份波蘭、波斯尼亞、黑塞哥維拿的領土,都是昔日帝國的領土;然而奧地利人的種族、語言和文化上,卻是不折不扣的日耳曼人,簡單而言,在種族上奧地利人幾乎和德國人完全沒有分別。然而由於北方普魯士 (Prussia) 的 Hohenzollern 皇室,要和奧地利的 Habsburg 皇室爭奪德意志的控制權,1866 年的普奧戰爭,以及 1870 年的普法戰爭,由於普魯士接二連三的勝利,甚至最後打敗法國,在巴黎的凡爾賽宮的鏡廳,宣佈成立德意志帝國,於是奧地利人就與德國的再統一絕緣,令奧地利獨立於德國以外,直至希特拉入侵為止。

《仙樂飄飄處處聞》故事的背景,就是三十年代希特拉入侵前,直到主角舉家出走外國為止;此片最令林忌印象深刻的一幕,就是男主角 Werner von Trapp 蜜月回家,奧地利卻已經被宣佈併入德國 (Anschluss),主角家也被披上了納粹旗--男主角見到之後,他毫不猶疑,立即把納粹旗揭下來,然後當眾把這面旗幟撕毀!

激勵林忌創作福佳的--就是 Werner 當眾撕爛納粹旗的一幕,對,奧地利人和德國人都是日耳曼人,大家同文同種連語言都一樣,可是奧地利有自己自豪的歷史與文化,和北方的德國人有所區別!這不是國家認同的問題,而是文化認同的問題-- Werner 最反感的,不是德奧合併,而是要強迫他--作為一個優雅而受教育的奧地利人,要去認同那面納粹旗?要去認同那面納粹旗那令人作嘔的核心價值?

Werner 做不到,林忌也一樣做不到,如果有一日對方硬迫你要去接受,那林忌亦只有一個選擇,就是學 Werner 一樣,翻山越嶺離開自己土生土長地方;福佳三製作的念頭,就是 07 年港島區補選時所激發的;林忌永遠也無法接受納粹代言人,又或者那些納粹雙生兒--共產勢力渣滓的統治。

同樣的題材,在德國,則由著名的評論家哈夫納 (Sebastian Haffner),寫了一部全世界高度評價的名著「拒絕希特拉」Defying Hitler。其中文譯本的名稱很爛,叫甚麼《一個德國人的故事》,但內容卻屬林忌所推介的好書之首--書講的是作者由目擊、抉擇、到拒絕希特拉統治的故事!小市民面對這樣的「無窮大勢力」、「強權大勢力」,無助的我們可以怎辦?和他們合作出賣良知與靈魂以換取肉體的生活,還是站出來玉石俱焚?如果做不到,有沒有其他的可能性,例如規避遠走他方?和《仙樂飄飄》的男主角一樣,哈夫納選擇性了離開,兩人都是深深愛自己的國家文化,深深愛自己的土地與生活,可是在面對良心、良知的考驗下,他們都沒有選擇,只有轉身離開。

這就是林忌想在《福佳三》所表達的訊息--那些有權、有勢、有錢的勢力,集官、政、商、娛勾結在一起,顛倒黑白是非,罔顧禮義廉恥!至於那些無知的俗眾(借用尼采定義的 rabble),對自身尤關的問題不感興趣;那些有知識有能力的人,不是選擇了投身利益集團從中取利,就是慨嘆個人力量太渺小,採取「被動合作」的態度,接納這些不公、不義、不合理的現況。更甚者--全情投入擦鞋,成為無敵的盲毛,去一起「創造吳三桂」,把那些仍有勇氣,仍敢企出來的人打壓迫害!次次北上拜山之時,總有滿山的瘋狗出來亂咬人,甚至連「漢奸」這個名詞也抬出來!那些人的立場取態,甚至公開發言,全部隨時隨地可更改,倒轉黑色和白色,令騙子也隨時可以變色的變色龍,還要當我們都是茂利,是白痴,是「移花接木」,接了一個月,一個澄清道歉也沒有,就轉過頭,告訴大家「你侵犯版權」!噢,不是移花接木呢?我真心相信是移花接木,又怎有可能侵權呢?信佢嗎?信佢就真係癡線啦!

完全沒有反省!無知的人繼續無知,無恥的人繼續無恥,一大堆飽讀詩書的所謂知識分子,只會為眼前的幾粒微塵說三道四,卻對遠少少的山崩地裂大決堤視而不見;俗眾當然對眼前的危險一無所知,那些知道的,問問自己,你可有對這種情況做過甚麼?你可有盡自己的所能,去改變一些情況?又或者,最起碼,有如《仙樂飄飄》戲中的修女、合唱團經理人一樣,扶那些有能力改變,有需要幫助的人一把?還是只是甚麼都不做,又或者甚麼都做不成?

我們就如《仙》中 Edelweiss 雪絨花一般的孤獨與弱小,唯有保持內心的純潔,盡自己的所能去改變這個無可救藥的社會,大家全力去爭取自由,才總有一天,最後勝利永久而不朽。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