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三, 1月 16, 2008

磁場有事奈曰何

最近日日膠聞不斷,進入 2008 年膠事日日激爆,爆到一日幾膠都不足以應付。
望一望個新聞 list,兩個鐘幾多單膠聞?你地數一數吧...

接收新傢俬藏水銀政府派人清理 (16/01 17:11)
男子中環被電車撞傷昏迷 (16/01 17:07)
九巴無意調低票價加幅9% (16/01 16:50)
陳祖澤:無需針對雙層巴士測試 (16/01 16:45)
雙層巴士加裝防撞欄及安全帶 (16/01 16:44)
曾俊華:活豬競投波動不健康 (16/01 16:42)
現時白紋伊蚊在本港並不活躍 (16/01 16:42)
何鴻燊有信心股市會轉好(16/01 16:40)
議員促助弱勢社群應付通脹 (16/01 16:23)
北京奧運火炬將不會到台灣(16/01 15:58)
藏水銀傢俬購自宜家 (16/01 15:56)
民間電台覆核東區法院休庭 (16/01 15:55)
市面明日或無鮮牛肉供應 (16/01 15:47)

先談交通問題,香港的交通問題特別嚴重,除了司機的駕駛意識極有問題之外,連行人的過馬路意識,問題唔會細過司機囉。

好多時大家睇新聞,有個行人俾車撞死左,新聞就會播一段片段,講死者家屬好傷心云云,其實同時間,有冇諗過好多時個司機更加無辜?

任何路段,除了行車天橋行人上唔到的路段之外,作為香港的一個駕駛者,有接近一半的心思,要放在提防路邊有行人衝出來;唔單止燈位有人衝,天橋底有人衝,街口有人衝,連起哂圍欄的地方一樣都有人衝;近年再加上一些內地的「單車送外賣」服務,以及傳統的「單車送石油氣」服務,再加上一班聽 ipod、傾電話、望左走右(好有森巴足球的味道)、見自己紅燈停一秒然後衝出去等等,呢類行人基本上仍然在世界生存,已經係一個奇蹟。

好多時,行人會諗,個司機「見到我」,點解佢地唔讓呢?好多行人一世未開過車,以為汽車係一部要踩油先會向前行的東西,就好似佢自己對腳一樣;司機停唔切,或者停得遲,D 行人仲惡過個司機;或者見到明明係行人紅燈,衝燈都好似老奉一樣,完全漠視自己犯法。好神奇的一點,就係從來冇人敢提出「過馬路」要考牌、「行人扣分制」、「第一年過馬路要在身上掛 P 牌」等建議。

就係因為這種環境,間接令路上的司機都好燥;日日塞車塞到阿媽都唔認得,如果唔開快少少,永遠都到步都要遲大到;好多時唔係因為塞車而遲到,係因為呢類硬膠的違法事情,例如有人亂泊車,有人亂過馬路等,一程車發生十之八次好平常,基本上個個燈位都一定有行人衝燈,咁點開車?職業司機都冇符啦。

之唔係因為咁樣,D 職業司機如巴士、小巴、的士咁,未成日撞車囉;議員促助弱勢社群應付通脹,但通脹唔係只有弱勢社群先慘o架嘛?正如弱勢社群如行人,成日成為交通意外的受害者,但係唔改變行人的行為,你再立法規管司機,司機未又係至多同你死埋一份?

香港目前種種膠問題,正正就係「萬曆十五年」作者黃仁宇教授所講的--「數字上不能管理」:規則大部份時間仍同虛設,執法者就選擇性執法,呢本書由九十年代開始走紅,咁多公僕睇完一樣得個吉,好多人都唔明,點解香港政府班官咁硬膠,卻冇諗過硬膠的係成個社會。

當然,官員日益硬膠係必然的;林忌記得有幾位朋友,曾經考過政府甚麼 AO、EO,你知道他們考試的試題是甚麼?試題就係考你如何「推卸責任」:例如某某事情政府衰左,你點樣可以在「公關上」幫手,減輕政府的責任呢?

考入去做官的朋友,唔係考解決已有的問題,原來係考佢地如何推卸責任,最叻「卸膊」的人先可以做官,咁你又對官府有咩期望?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5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