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3月 27, 2007

後當奴時代的選擇

刊於三月廿七日蘋果論壇版

一場荒謬的假戲真做「完美謝幕」,曾蔭權以六百四十九「高票」連任,當奴得知自己獲勝時,忍不住當場流下了男兒淚,更罕有地感謝梁家傑,令當奴自己有機會表達其治港理念云云。

當然這可能只是表面的虛偽,但以當奴一貫的「氣量」紀錄來說,這次就非常值得留意了:當奴的感激或真或假,或半真半假,但歸根結底還是透露了多少當奴的心聲:梁家傑的確幫了不少忙。

幫了什麼呢?道家老子有一句名言:「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 表面上看,梁家傑的參選令當奴吃盡苦頭,本來是輕輕鬆鬆的「穩坐釣魚船」「坐定粒六」當選,竟然在兩場辯論會上「出盡洋相」,被梁迫得手忙腳亂;因此中央卻被迫出力為曾輔選,由西環到北京,多位「有料」之人出言力挺,令一眾本來吵吵鬧鬧威脅要投白票的選委,最後乖乖接受摸頭招安,甚至要在選前一晚替當奴站台,做其搖旗吶喊的馬前卒,由為虎作倀到為人走狗,到為他人作嫁衣裳!那一夜,那些人必定百般滋味在心頭,不知可安睡否?

單是啞子吃黃蓮就罷了,可是這些選委「前倨後恭」的態度,卻把自己的奴才底子抖了出來:選前忙於上京打小報告,威脅投白票云云,當「阿爺」一表態要穩定壓倒一切,結果連同民主派的白票、廢票等,也只有區區的十七張!這下當奴可安心了,原來那些政團與團體,就有如周慧敏「自作多情」的歌詞:「馴服似~小狗擺尾巴」一樣,完全不足為懼;未來五年,當奴終於可以放手一搏,擺脫後董時代的跛腳鴨了。

放手一搏的選擇
無論對當奴以及泛民主派來說,2007 年絕對是一個分水嶺──政壇幾度拉扯力量的平衡,被一場「假戲真做」而打破之後,各方如何去爭取新的平衡點?對當奴來說,最理想的自然是政府與泛民主派的合作,泛民的合作不但賦予政府進一步的執政合法性,另一方面則可增加黨派競爭,令各保皇黨的政治價值直線下降,
政府才可擁有足夠勇氣與實力,對那些擁有政治特權的既得利益說不!無論對政府、泛民以及香港人來說,合則三利,分則三害。

然而泛民主派先天不足的體質,卻嚴重限制了這選擇:泛民主派內部四分五裂,「民主原教旨主義者」在3.18 爭普選遊行的隊伍之中,竟大喊「民主罪人梁家傑」的口號,比起之前警方包圍一百示威者於維園,數小時後無可奈何而「和平散去」,這種「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的情形,成事雖不足,敗事則有餘 ── 泛民各黨派,會否懼怕支持者流失,而走向偏鋒?情況有待觀察。

施政的最大威脅
對當奴來說,最大的危機不是來自一盤散沙泛民,亦非有姿勢冇實際的保皇黨,而是如何去處理特區政府這十年來,日積月纍的計時炸彈──如教育問題、房屋問題、環保問題,財政問題──政府施政固然出了大問題,但壓力團體的訴求,亦往往遠離現實;政府如何收拾這些「改又死,不改亦死」的爛攤子?當奴能否物色合適的人選,以低調而務實的方式解決問題?還是由一些精於短線炒作,只求博取即時掌聲的「表演者」,把問題越改越錯?一場假選舉完了,真正的戰爭才剛剛開始──特首大人,可記得誰是你的朋友?誰才是你的敵人?

伸延閱讀:泛民主派的三條戰略問題

星期一, 3月 19, 2007

泛民主派的三條戰略問題

刊於三月十九日蘋果日報論壇版
泛民主派的三條戰略問題

特首選舉接近尾聲,泛民主派成功爭取了一百張選委的「入場券」,推舉梁家傑出選,創造了回歸後第一次「有競爭」的選舉,除了迫使曾蔭權要正面接受梁家傑的挑戰外,就是政府在多項不得民心的施政讓步,這本身就是一項了不起的成就,結果無容置疑。

好是好了,但可否更好?泛民主派在這次選舉的過程中,不少老問題繼續困擾著整個陣營,而最終令梁家傑的支持度,一直維持在兩成的低水平──泛民主派在立法會的直選議席的民意基礎,絕非如此的低,問題出在哪裏?

當然,曾蔭權先天佔了多項優勢:爭取連任易過挑戰,大環境經濟暢旺股市創新高等;但是即使如此,以泛民佔了道德高地,爭取舉世價值的「雙普選」,為何仍不能說服市民──不少屬原有的民主派支持者?

為何而戰?
一場必輸的競選,就應有一種必輸的打法;八百人的選委投票取向如何,本身變數不大;真正的戰場,不在於拿幾多票,而是如何再次燃起市民內心深處──那一團追求民主的火!爭取到兩場電視直播的答問會,對於近年曝光愈來愈少的民主派來說,乃參選最大的成就!第一場答問會梁家傑做到了,可是在第二場,除了尾段好了點之外,梁家傑一直採取守勢,把時間虛耗在沒有實質意義的政綱上--問題處處亦無法實現,為何不全力去宣傳民主的一課?空談虛無飄渺的「願景」,處處落墨反把戰線拉得過長,結果只會給予擁有執政資源優勢的對方迎頭痛擊;反不如棄守無謂的戰場,集中力量一再強調民主與普選的重要性。

為誰而戰?
泛民主派過度集中基層路線,甚至是成立只有一年的公民黨,在政治光譜上都堆在左翼:關心基層市民需要,扶助社會最有需要的一批人,道德上絕對正確;可是泛民可有正視政治現實?香港泛民主派的支持者,有更多屬中產或以上的階層,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愈高學歷的市民,對形而上「民主」的概念支持度愈高;基層人士的數目表面上很多,但不少卻屬於親政府的「死硬派」;然而中間偏右的一群人,目前卻沒有一個泛民政黨可以選擇--不少年輕的專業人士,政治上沒有鮮明的見解,可是泛民長期忽視這批人的需要,把他們趕到親政府陣營之中。

如何去戰?
凡民主運動,除了革命令獨裁政權倒台,或外力介入干預之外,歷史說明爭取民主的過程,絕對非「振臂一呼」或「眾望所歸」而可達致,必先經歷一段艱辛過程;即使是英國的民主議會,既源自貴族與國王權力的爭執,也源自新舊教的宗教糾紛,更源自傳統與新興經濟階層的角力,而非一般群眾容易明白的形而上的理念──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普選權得以於二十世紀初擴展至全民,亦與一場世界大戰引起的種種歷史偶然脫不了關係;在以經濟掛帥,此一刻仍擁有自由與法治的香港,即使零四年立法會選舉也只得五成多的投票率,泛民主派要喚醒這些沒去投票的人去追求普選,是否有點緣木求魚操之過急?泛民於「後董時代」能量逐漸流失,當務之急不是去求執政,而是切實地先做好在野黨的角色,繼續監察政府,提高問政質素,再訴之以情喚醒那些曾投泛民一票的心:那些內心支持民主,選特首卻寧可選擇曾蔭權的人!不先安內,如何去攘外?泛民必須改善目前戰略含糊、定位不清的老問題:既要討好所有人,卻無法打動任何人。單靠「愛民主」的市民「含淚投票」,這樣的困局只會令普選繼續遙遙無期。

星期六, 3月 17, 2007

當奴鴨死因研究


當奴鴨死因研究刊於三月十七日蘋果日報論壇版

第二場答問直播落幕了,當奴鴨知恥近乎勇,表現脫胎換骨;超過五成人認為,當奴表現比起三月一號好得多,然而今次誰的表現較佳呢?民調結果來個大逆轉,,上次是贏了民調輸了實質,今次明明比上次表現好得多,評分結果反而差過上次!輸了卻被唱成贏了,贏了卻被當成輸了!剛由洗腳水爬上來的黃色膠鴨,倒臥在民調的肥皂泡沫中,死不瞑目。

黃色膠鴨的死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一個最主因,就是政府的紀錄實在太差──特區十年以來,什麼數碼港、西九單一招標,官商勾結、肥上瘦下的一切一切,早已深入民心;由 02 年起的當奴雖然只是「不務政務」的「政務司司長」,即使大家都知其「有名無實」,被諷為「曾冇權」的黃色膠鴨,只是董伯伯洗腳時的玩樂對象,可是「出得來行,預左要還」── 即使冇份玩,那一池醫腳痛用的洗腳污水,已洗濕了膠鴨頭,更把鴨頭染成了烏黑一片 ── 無論如何清洗,亦無法洗脫那污色與污名。

所以即使袋巾梁表現失準,例如數碼港問題上,居然被反將一軍而不知反擊,當奴明明贏得漂亮,可是群眾的心裏卻聽不進去!一提起數碼港,想起的絕不是周星馳的功夫特技,亦不是美國微軟的高科技,而是那原本「香港電訊」變成「電訊盈科」跌了幾十倍的股票,是那名為發展數碼,未經招標卻大賣貝沙灣的「官商勾結」地產項目!事實勝於雄辯,當奴再說什麼侮辱商戶,其實只會加深大家對「官商關係」不好的聯想;為數碼港強辯,難道又不是侮辱市民的智慧?

為什麼當奴不懂得避重就輕?簡單的回應一句:「政府以往施政有不足之處,我們會重新檢討一下,這類賣地的程序將來會如何處理」云云,豈不是比起「反咬一口」惡形惡相好得多?問題的根本,就是一個當權者與普羅大眾市民的感覺落差,一眾政商界的既得利益者,不斷自我安慰自我催眠,走對了一小步,就說成是一大步;錯了的不檢討,反指是他人抹黑 ── 「輸波賴地硬」,答問會表現差就賴范太與掌聲,對其他反對聲音,如三月十日當奴受 CNN 訪問所說,是「辱罵」(Insult) 政府!Oh my God!當奴你可知道,我們這些天天批評你的人,實際上是「罵者愛也」──為了你好才出來罵你!比起那些天天奉承你,內心深處罵你「港英餘孽運氣好」的擦鞋仔,可還記得就是同一批人,當年在你一肚閒氣時,如何在那洗腳污水中踩多一腳?

當奴鴨莫名奇妙的敗了!「何不把悲哀感覺假設是來自你虛構,老董佢洗洗腳水染污鴨頭...」──臘鴨邊哭邊走深深不忿地唱著「甩褲事山下」;其實鴨子毋須太神傷,因為正和袋巾梁所說的相反,香港人全部都是輸家!一場膠著的擲泥膠悶戰,一場只有口號,沒有實質政策討論的小圈子假選舉,而市民卻阿Q地幻想假設自己真的擁有一票,憑對某候選人的偏愛,扮「持平中肯」各打五十大板!就在大家沾沾自喜的同時,那些在暗角真正操控一切的「大莊家」,玩「以夷制夷」實在玩得出神入化!就讓你們自己為名為利打個頭破血流,他們打著橋牌時,也忍不住偷偷的訕笑……

「何不把悲哀感覺假設是來自你虛構
..老董佢洗洗腳水染污鴨頭
..餘孽硬化像石頭,淫賤被拋大便逃走
..我絕不罕有 港英裏舊人聚頭 土共化烏有...」
~~~~~~~~~~~
「你還嫌不夠 我把這臘鴨斬首,送贈你解咒~~~」


伸延閱讀:
梁袋巾怒劈當奴鴨

星期六, 3月 10, 2007

誠實的人最好騙



誠實的人最好騙
刊於三月十日蘋果日報論壇版

誠實,乃古人書本上的美德。
過於誠實,今日會俾人以為食左「忽得」。

從西方小說的唐吉軻德 (Don Quixote),到四月又再新戲上畫的戇豆先生 (MrBean),誠實的人已經成為大家的笑柄,觀眾最愛看到的,就是他們傻裏傻氣一臉認真的,把假的當是真的,一再又一再在現實生活裏碰壁撞板。

人人都聽過華盛頓與蘋果樹誠實的故事,但又有誰真的相信,誠實會令你成為美國總統? 由電影「作大英雄」 (Wag the Dog) 到小布殊以「大殺傷力武器」為理由攻打伊拉克,當今社會所提倡的,就是如何不擇手段地欺騙。

大有大騙,小有小騙,由假奶粉到黑心衛生巾,騙子的手段層出不窮,對於一些低手騙徒,被識穿了被揭發了,義正詞嚴怒斥可恥;對於一些位於廟堂之上,有權有勢的人,則息事寧人沉默以對,甚至倒轉槍頭,把真的說成假的,把假的說成真的。

大方原諒甘心被騙
被騙得多了,感覺也麻木了,我們開始習慣,把不分是非黑白真的假的一起報導,叫做「客觀」;色情與暴力被列為「天地不容」,日日謊話連篇為權貴搽脂抹粉,粉飾太平甚至淪為打手,則叫做「持平中肯」,家長與老師樂於見到這些資訊送進學校,讓我們天真無邪、純情而快樂的下一代,學習一下怎樣做一個「好人」。

有些騙徒比較不幸,基於政策與國策,他們的醜行經常被抨擊,經常被香港人拿出來取笑或怒罵,例如由「四不一沒有」變成「四要一沒有」的「陳水騙」先生,例如「沒有強迫慰安婦」的安倍晉三先生;可是或許自己人比較好騙,抑或欺騙自己人乃「天公地道」的事情,由傳媒到小市民,總是對某些騙徒大方原諒,甚至送上媚態十足的笑臉,有如瑪麗蓮夢露於「七年之癢」擺一擺她的一襲白裙,再送上一個紅唇香吻,以「姣精」上身的聲線說:「你呃我啦!你盡情地呃我啦!」

繼續召開「行騙會議」
大家還記得香港回歸之前,某些人天天對傳媒說:「2007 年就有普選了!」; 95 年誓神劈願說如果直選落敗,97後不會接受委任!言猶在耳,就接受了委任成為「臨時垃圾會」議員;97年把 07普選列入黨綱,到了這幾年,就說人大否決了,所以沒有普選了,要怪就怪自己吧!WTF!我們由 1988 等到 2007,居然還叫我們繼續無了期的等待!而現實生活中,總有這麼多人真好騙──被騙的繼續興高采烈,騙人的繼續厚顏無恥,安坐於廟堂之上,繼續召開他們的「行騙會議」。

「等~寂寞到夜深~」唱這首歌的陳百強,也到了另一個世界去了,你和我在等什麼?既然天天都注定被騙,為何偏要為某些騙子動氣,卻對某些騙子笑臉相迎?就當作欣賞星爺的喜劇吧!把小圈子的選委會當成「太陽能電筒」,閒來拿來照一照,笑一笑,世界多美妙!時候到了,就像柏林圍牆倒下來的一天,觀賞那些跳樑小丑,就如「硫磺島戰書」內的敗軍切腹自盡!或者,也是賞心樂事一場……

星期三, 3月 07, 2007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電子道路減廢氣 (下)


節錄版「假收費真揪肺.只顧有錢人利益」刊於三月七日蘋果日報論壇版 

原文刊登如下:
環保問題抑或經濟效益,在外國環保團體常和商界為此問題爭論不休,在香港,環保團體居然和以商界自居的自由黨站在一起,支持電子道路收費,然而兩方的目標真的一致嗎?

讓我們看看自由黨主席田北俊於 06 年4月1日接受「車主」雜誌訪問的文章節錄,看一看他的「汽車政策」是什麼:

「買車容易養車難:在香港,新車價格及首次登記稅不算太高(除了貴價車),要擁有一輛經濟實用的汽車不算太難,但油價及養車的各種開支卻比外國高得多,所以一般擁有汽車的小康家庭會感到壓力很大。我覺得香港政府有一種鼓勵人買車但不提倡駕車的趨向,不合情理」
聽起來很同情小康家庭,但政府如何鼓勵人買車呢?是因為平價車的稅率低過貴價車嗎?

「調低首次登記稅:汽車首次登記稅在政府要解決財赤問題於 2003 年調高,尤其是對於貴價汽車。現在財赤問題已獲得解決,政府應該考慮將稅率下調至2003年前的水平。多點貴價汽車在街上行走,如法拉利、勞斯萊斯及保時捷等,有助保持香港國際都會及金融中心的形象。」
貴價汽車的共通點就是高馬力,而高馬力的直接結果,則是高耗油;香港已經擁有全世界最多的勞斯萊斯(六千幾cc的油缸),當奧斯卡荷李活巨星紛紛駕駛環保車去提升荷李活形象時,田北俊認為香港應有多點高耗油的名貴汽車,去提昇香港的形象──什麼形象?黑煙之都嗎?

「支持電子道路收費:這是一個控制交通流量的好方法,能有效解決市區塞車的問題,而且對駕駛者影響不大,不願付費的,只須花多點時間兜路走即可,一旦實行,建議調低汽油稅,減輕駕駛者的負擔。」
收得平,汽油貴過路費而冇效;收得貴,兜路會不會引致其他道路擠塞?走遠了路燒多了油會不會反而增加更多廢氣?而且香港有多少路可以兜呢又?

「港府應減汽油稅:據我的了解,香港各間油公司的盈利不算高,并非坊間所認為的油公司在牟取暴利。香港油費高企,主因是汽油稅貴,政府應該減汽油稅,減低中產的壓力」
眾人口中的油價「加快減慢」,田北俊認為他們的盈利仍不算高,減了汽油稅,最受惠的是誰?當然是高耗油的非環保貴價車輛了!慳回來的油錢,夠俾電子道路收費的路費有餘!以田少在第一段的標準來說,政府減了貴價車的登記稅,減了油稅,又是否變相鼓勵大家多買幾架波子法拉利,在中環的鬧市飛馳「燒油」?

「愛高性能汽車:我本身有六部車,包括保時捷911、法拉利360、平治E55 AMG、賓利 Arnage、寶馬7系及豐田 Alphard。前三者自己開,後三者司機駕駛。我愛高性能汽車不是因為愛開快車,原因是這些汽車更安全,停得快亦避得快。」
從田少的上述言論可看出,政府應該為了市民的安全理由,替高馬力高耗油的汽車,安排稅務優惠。

電子道路收費可以令車主減少進出市區呢?從上文看得出,起碼似田北俊這樣的車主不會,那麼電子道路收費如何減少車流呢?看來是收費嚇阻那些田少口中「經濟實用汽車」的小康家庭吧。那些經濟實用汽車的車主,為了荷包好為了環保好,選擇了一些慳油的汽車,而環保團體及政府對他們的報答,就是把塞車及廢氣的矛頭指向他們,以電子道路收費趕絕這些車主,讓那些駕駛高耗油的大馬力汽車繼續在路上「燒油」,這種政策背後的邏輯合理嗎?

(以下兩段因字數所限沒登在蘋果)
試想一個肝藏出了問題的病人,無法排走血液中的毒素,中世紀西方的巫醫,會建議患者放血--減少血液以減少中毒的機會;可是今日的醫生可會採用這種你我他聽了也會發笑的方法?要解決問題是要醫好個肝,減少血液中的毒素,而非禁止血液行走!徹底根治廢氣的方法,最有效的方法其實是減少每輛車的廢氣,而非犧牲較窮人的自由,禁止他們使用車輛!

在駕駛「波子」、「平治」、「寶馬」這些德國名車的同時,香港人有否探究一下,這些名車的生產國──德國,如何立法改善市區的汽車廢氣問題?德國於07年3月1日的新立法,建立環保標籤的制度,把全國汽車分級,跟據各地的實際情況,讓各地設立「環保專區」,只限達標的車輛進入。比起電子道路收費的不公,這樣的制度是否公平得多?支持環保的大家是否要重新考慮一下,我們應該跟隨德國,還是田少所支持的「電子道路收費」?

伸延閱讀: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電子道路減廢氣(上)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電子道路減廢氣(中)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廿五點五度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停車熄匙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電子道路減廢氣 (中)


「巴士才是污染源頭」刊於三月七日蘋果日報論壇版

柴油車才是污染源頭

上週談到各區停車場會市場調節收費,最終令電子道路失效,無法減低車流;本週則探討一下,什麼才是路面空氣污染的源頭。

常有人指香港有半數以上的登記車輛為私家車,因此解決私家車的問題,就是解決路面擠塞的不二法門;然而跟據「爭氣行動」的數據,路面上行走距離(mileage)佔七成的,卻是只佔登記車輛三成的柴油商業車輛 ── 例如巴士、貨櫃車、客貨車等等;行走距離越長,耗油越多,排出的廢氣就越多,何況每架柴油車的廢氣,遠比汽油私家車來得多!

驗車前換新零件
柴油車排放的廢氣有幾多呢?廖秀冬局長在 07 年 1 月 31 日立法會接受質詢時表示,以同等油缸的歐盟四期車計算,以柴油作燃料,懸浮粒子是汽油燃料的十四倍,氮氧化合物是七倍至個別車種的二十五倍。大家不妨簡單算一算柴油車比汽油車的污染比率!
14 x 7:1 x 3 = 98:3

等一下,巴士的萬多cc 油缸,比起日常私家車 1500-2000cc 的油缸為大,亦即排放廢氣必定更多;而路面的巴士有幾多架是歐盟四期呢?全港最大的九巴,只有三架,其中一架更是07年2月新購入的。

那麼其他巴士呢?全港仍有三份一的巴士,屬於歐盟一期或前期;而歐盟一期的懸浮粒子排放,是四期車輛的十八至三十倍!恐怖了吧?故事仍未結束,上述所有數據,只是假設這些又老又舊的巴士「正常運作」,實際上呢?某報在市面上的路面調查,發現四成七的巴士噴黑煙!這些黑煙令途人爭相走避,路邊的圍板及巴士自己的部面,都常見被熏至污漬斑斑,這些「問題車輛」理應受取締了吧?

環保署訓練及考核了一批黑煙車輛檢舉員,聲稱「有能力辨別車輛是否噴冒過量黑煙」,根據紀錄,在過去三年被檢舉員報告的所有巴士,全部合格通過測試。

什麼?那些通過納稅人金錢「訓練及考核」的「黑煙車輛檢舉員」,連續三年的「檢舉」的「黑煙巴士」全數合格?環保署所聲稱的「有能力分辨」居然交零蛋,政府居然任由「零蛋」持續了三年!為什麼呢?有巴士公司前職員出來「踢爆」,巴士公司在驗車前換新零件,通過驗車後則把舊零件換上 ── 運輸署的驗車水平,一向都是這樣子 ── 由白光燈到黑玻璃,不少車主收到驗車令之後,就把合格的換上,驗車後再把不合格的換回,車房提供「一站式包驗套餐」,這已是公然又公開的事情,政府可做了些什麼去杜絕這種情況?沒有!廖秀冬居然反指該職員所指的零件無法減廢氣!局長,也許該「前職員」認錯了零件,但你的職責不是去維護巴士公司,而是去查明為何環保署三年的檢舉最終都交了白卷!

關鍵是執法不嚴
對,問題就在於執法不嚴!由市面上的「非法鬼油」,到跨境貨車使用「大陸平油」,這些製造污染的真兇不會反映在數據之上;市面上仍有八萬輛歐盟前期或歐盟一期的貨車及拖頭,當中有多少保養失當,卻繼續可以「瞞天過海」大量製造污染?還是有關官員會又引數據,以每輛車都通過測試為理由,說明沒有超標的問題呢?

那些坐在辦公室空想的達官貴人,他們想去了解現實的真相嗎?還是閉門造車藥石亂投斬腳趾避沙蟲──幻想收費可以減少車流,幻想減少車流就可以減少污染?幻想私家車收費反對聲音最少,最易通過就最易完成其「工作」與「責任」?
以往是頭痛醫頭,現在是頭痛醫腳,不去解決柴油車的廢氣問題,反以經濟上站不著腳的「電子道路」去針對乾淨得多的汽油私家車?請市民萬勿上當!

伸延閱讀: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電子道路減廢氣(上)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電子道路減廢氣(下)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廿五點五度
環保大躍進-三面紅旗之停車熄匙

星期六, 3月 03, 2007

梁袋巾怒劈當奴鴨


梁袋巾怒劈當奴鴨
刊於三月三日蘋果日報論壇版

一場出乎意料以外精采的答問大會,一場一面倒的大屠殺 -- 梁袋巾證明了,民主選舉的政客唔係臘鴨 - 即使係臘鴨,發言都精采過當奴鴨。

有得揀,先至係老闆;冇得揀,當奴係人辦 -- 不論 Donald 如何吹噓他的管治才能,這電視辯論的一場慘敗,只可以用災難來形容:如果發生在有普選的民主國家,就有如拿破崙 1812 年六十萬聯軍征俄之役,被袋巾梁「堅壁清野」的戰略全盤殲滅。

當奴聞「法」失控
曾蔭權就和拿玻崙一樣,佔了絕對的優勢:人數上 -- 八百名選委有六百幾個「自己友」;經驗上 -- 當奴身為現任特首,長期於政府工作,比袋巾談政策有說服力得多;財力物力甚至號召力,當奴都佔了絕對的優勢,連比賽規則-拒絕加入互相質詢的環節,更避免了和梁大狀的 Cross-examination 正面交鋒;可是看看 Donald Tsang 全晚的表現,除了口窒窒心跳加速狂飲水,在對手發言時發出刺耳的吞口水聲嘆氣聲之外,不但乏善可陳,還經常自亂陣腳,到梁袋巾用完發言時間時,當奴終於完全失控:「成晚都聽到法例、改法例、請律師?咩事幹要跟法律做事?」

曾特首大人,試問聲一個政府唔跟法律做事,跟咩做事呢又?自法國的孟德斯鳩 (Montesquieu) 提出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學說以降,經歷這二三百年的進步,當代哪一個政府不是依法辦事的?立法議會用什麼來管治?立法也!就算國家主席也說要「依法治國」呀!難怪特首認為「秘密監察行政命令」毋須立法,被法院判敗訴才死死氣緊急立法;Donald 終忍不住發出「谷了一晚」的烏氣,路易十四「君權神授」上身,真性情表露無遺!幸好 Alan 用光了時間,否則單是這句失言,勢令 Donald 輸得更慘。

至於梁家傑,則一洗其木獨的形象,善用他的優勢:以大狀的口才、生動的比喻、靈活的聲線動作,動之以情說出香港人的民主訴求;面對政策及管治能力的相對弱勢,則以四兩撥千斤的手法,避免在枝節上和當奴糾纏,這避重就輕的「堅壁清野」戰略,是非常成功的;然而袋巾梁多次被追問中港關係、經濟及民生各樣問題時,始終說不出一個令人信服的政策;全面派糖討好各階層,卻空泛而沒有可能 -- 泛民主派最欠缺的,就是一個令大家信服的經濟政策。

掌聲「越拍越謝」
全場總共廿二個個選委提問,居然有四名來自漁農界,益發突顯了選委組成的荒謬-難道香港的未來在於發展漁農業嗎?天呀!他們居然有人真的問些膠問題!漁農界的陳建業選委以 1999 (一舊舊)式發問:「過往漁農業同中央一切關係發展,梁生會否轉軚支持多些中央溝通呢?」。難怪保皇黨一向最擅長的「掌聲鼓勵」去到後來也提不起勁兒了 -- 就好似「金霸王」的對手兔仔,膠力不足而「愈拍愈謝」,全無殺傷力又沒有意義的問題,Holy Shxx! 你想觀眾去釣魚都唔使咁嘛?

一場答問會,曾蔭權從民望的頂峰上自己摔了下來,不是梁袋巾太突出,而是自己實在太不爭氣!沒有了「呢份工」Spin Doctor 的協助下,當奴竟變成了燒臘鋪倒吊的臘鴨 - 彊硬而死直;當 Donald 仍然沉醉於 「I’ll get the job」 時,Alan 已可高叫一聲:「Done!」臘鴨自膠,膠化成 Mr Bean 沖涼的好伴侶-黃色膠鴨,在混濁的洗腳水上飄蕩...... 隱約聽到麥Dull慨嘆一聲:「香港的政治人才......真係臘鴨......」。

星期四, 3月 01, 2007

特首辯論會前瞻:曾蔭權v.曾蔭權

隨著梁家傑以及曾蔭權的正式參選,新一屆特首之戰正式爆發 - 梁家傑代表泛民主派爭取雙普選,以競爭迫曾蔭權提出政綱,立場及旗幟都鮮明;曾蔭權則以「我會做好呢份工」、以及「協造新香港,共創好環境」為口號,提出一系列令人眩目的承諾- 減稅、兩電聯網、處理內地孕婦問題、環保及與內地合作等,的確令人耳目一新,因為這些都是這兩年來,曾蔭權充耳不聞的市民訴求。

目前八百人的選舉制度之下,曾蔭權可說是鐵定當選,從好一方面看,曾蔭權是了解市民的訴求,終於肯認真聽取市民的聲音;從壞的一面想,這些只是選舉的承諾,事後有多少能夠如曾蔭權所講,認真落實呢?為何市民會對政府缺乏信心?原因只有一個,就是特區政府十年施政轉了又轉,令人無所適從!最佳例子,莫過於董建華的「八萬五」房屋政策,到突然宣佈「八萬五」一早就不存在。

談到政策前後矛盾不一,曾蔭權實在帶有董建華的影子;06年9月 11日,曾蔭權突然語出驚人,聲稱特區政府並不奉行積極不干預政策,並指這是「很久以前」的事;受到包括佛利民在內的猛烈批評後,曾蔭權則解釋,只是放棄含糊不清的字眼,實際意義沒有改變云云。

類似的事件一再發生,我們看到兩個不一樣的曾蔭權:一個堅持西九龍發展區單一招標,一再硬銷 GST 商品及交易服務稅,極速拆毀天星碼頭鐘樓,受佛利民反對的「(偽)學券制」,仍絲毫不讓的曾蔭權;然而當反對聲音如潮,政府卻又可以突然無聲無息地退縮,其時我們就會看到另一個曾蔭權:以溫和的口吻對市民訴之以情;這種前後立場矛盾不一致,進兩步退一步的做法,於曾蔭權兩年的任期內一再發生:作為一個領導人,這種投機取巧的政治性格,往往令人無所適從,「變臉」之快,不禁令人想起台海另一邊的陳水扁。

為何會有兩個性格分裂的曾蔭權呢?無非因他只是個妥協的人選:因董建華下台而臨危受命,雖然得到各方接受,卻沒有任何自已班底的特首:向上缺乏中央對董建華毫無保留的支持,向下缺乏民主議會以及政黨的奧援,作為一個夾在中間的執政者,曾蔭權註定是一個孤獨的推銷員 - 一個急不及待建立自己的班底,造出成績去確保自己的權威不受挑戰;可是當看見風頭火勢不對,就立即退回來,兩害取其輕,這一點的確比後知後覺的董建華優勝。

然而作為政府事事「看風駛悝」,要火頭四處才懂得滅火「變臉」,遠不如學學港英時代的施政:在沒有預設立場及推行政策之前,早些多些提出政策白皮書,作廣泛而真正的咨詢,經過長時間的社會討論才推行政策,則事半而功倍矣。香港市民要看到的,是一些實事而非口號,未經深思的政策,不應宣之於口;勿再好大喜功,勿再藥石亂投,曾蔭權最需要的,是放下自己的主張,認真再聽聽香港人要的是什麼!

伸延閱讀:
李兆富:退稅是謊話 (刊於三月一日蘋果論壇版三月一日)
黃世澤:「政府一有錢就身痕」 (刊於三月一日蘋果論壇版)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本土派的六條命題 - 經《本土研究社》的陳劍青推介,讀到今日維基百科關於「本土派」的條目,真係唔識就嚇一跳,識就得啖笑,成個條目連最基本的還原歷史事實都不會,似足中共版本的「抗戰史」,把國民黨一筆刪去般,把所有非「熱普城」的本土歷史全面刪去。 這種所謂的「本土派」,又和他們口中的「中國人」有咩分別呢?其人格是否可以更為低劣一些?「本...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