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12月 03, 2007

補選之戰的戰略分析

是次港島區補選,雙方陣營所投入的資源未必是絕後,但肯定是空前,無論土共陣營或泛民陣營,從來未試過在一場補選,甚至在一場正規的立法會議席之中,把港九新界幾乎所有能動員的人力物力,都投放進去;而雙方的支持者,包括媒體、周邊力量,亦幾乎把所有能動員的資源押下了賭注--結果在單議席單票制的情況下,贏的全取,輸的全敗,泛民最終守住了史大林格勒,雖然未來敗仗少不了,但最少保住了未來的戰略希望,土共取得終極勝利的希望,就在此行人止步而幻滅。

第一階段:(馬力之死至兩太參選)

第一階段的進攻,是由土共陣營所發起;當泛民主派幻想民建聯會否和葉劉爭位之時,他們完全不知道,中聯辦等在背後一早已經協調好,葉劉乃他們唯一的意中參選人。如果說區議會選舉的計劃,是馬力死前的最後計劃多年的遺作的話,立會之戰,則是馬力死後土共的第一場戰爭,而且是一場極度慘烈的戰爭,就等如 1632 年的瑞典的古斯塔夫 (Gustavus II Adolphus),戰死於沙場之後,土共陣營除了以他的遺志作戰之外,主帥慘死令群龍無首,一切的計劃只有以亂字作為形容。

泛民主派最初以為 1. 葉劉參選只是傳言 2. 葉劉參選未必得到民建聯支持 3. 葉劉參選可以分化民建聯的關係 4. 何秀蘭力足以壓倒葉劉 5. 何秀蘭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候選人

事後證明,全部都是「大迷信」,真正的結果大家有目共睹,這是泛民在這場戰爭之中,最危險的時候;如果泛民沒有力協調出一個有份量的挑戰者--如陳方安生,這場仗必定是以大敗告終!在當時的情形下,泛民根本已默許了何秀蘭的參選,如果沒有一眾中間人努力周旋,泛民今日只會敗上加敗。陳方安生是今仗的泛民大救星,請泛民一眾朋友認清楚了,不要再幻想一些不切實際自我幻想之中。

陳太宣佈有意參選之後,林忌一直最擔心的,是葉劉逃脫--如果葉劉不選,這一切的戰略努力就成為幻影;以泛民當前的狀況,與其等待慢慢被閹割,遲打不如早打,小打不如大打,引誘土共在最不利的戰場,在劣勢的戰略下決戰,乃泛民最有利的戰略原則;因此葉劉宣佈參選當天,林忌放下了心頭大石,土共中計去打這一場仗,在戰略上是愚不可及的,但亦是不得不中這個圈套的--因為話說得太滿,以中國人的性格,是沒法下台的。另一方面,內地權力局勢的變更,亦令土共無法不去盡力一搏,以手上所有的權力去賭這一鋪,結果最後賭輸了,這是後話。

第二階段:(泛民不團結,何來參選)

即使陳太表了態,泛民內部很多人,覺得陳太多年來都站在政府一邊,為何今次要支持她?對此泛民完全沒有危機意識,明白到這一場史無前例,針對毀滅泛民的大陰謀,部署了經年的戰爭已經準備好了;泛民各派系 1. 仍然以為區議會更重要 2. 以為港島和他們無關 3. 認為七個月的議席不重要,不如由葉劉贏 4. 不服陳太 5. 以為評論界是危言聳聽 6. 被土共的欺敵招數所騙,以為民建聯不會全力支持葉劉。7. 以為陳太必勝,卻不知道泛民不團結去打,必敗。8. 何來突然跳出來參選,泛民隨時被分化。

事後看來,這個階段的危險性極高;土共根本就是明白泛民多年的老問題,這些問題一早經由潛伏多年的間諜,全部上報上去了;土共比起泛民,更加了解泛民自己,因此這些「有心人」不斷在中間煽動點火,在中間挑撥離間,令泛民各大老誰也不服,中計決定鬼打鬼。

一個硬膠補選協調機制,迫令陳太於完全未準備好的情況之下,出來送死,把所有弱點曝露於土共面前,於是土共藉這次機會,加上後來的所謂「恤髮危機」,全面分化泛民。

陳太核心團隊的成員,反應極遲緩,在每次選舉論壇上的表現,都完全不在狀態;由始至終都無法拿出一個令人信服的政策,對民生問題仍然停留在空口講白話的階段,令陳太原本的大好形勢,被葉劉越追越近,令原本一場戰略大勝的機會,完全喪失,最終更陷入第三階段的泥沼戰,幾乎永不翻身。林忌之所以決定要把這些事情公開,原因就是土共根本非常清楚,對他們而言,沒有甚麼公不公開的;反之,泛民的支持者和領袖,至今不少仍如在夢中,輸不知為何輸,贏不知為何贏,這是必須由今天起學習,急起直追的。

第三階段:(土共抹黑戰)
土共見泛民如在夢中,而葉劉爭中間票的表現,又未如理想,於是就決定打一個抹黑戰,來測試是否可以影響區會的選情,這就是為期一星期左右的「漢奸抹黑戰役」。

戰役於 10 月 24 號於立法會開打,透過全港親共傳媒,抹黑李柱銘賣國,然而因為這種抹黑舊招式已使用過多次,加上手段太粗糙太反智,所起的效果很有限;另一方面以為泛民中人會因而分裂,結果卻因為操作太明顯,除了少數別有用心的之外,泛民大老沒有一個中計。

土共反動這場戰役的另一個目的,是在區會立會戰爭之後,以此為藉口「證明香港人不信泛民」,去掩飾中聯辦高度干預香港事務的行為;不少「分析」和網特,在區選之後明目張膽,把泛民失敗的原因,歸咎如李柱銘,希望意圖令泛民再次爆發派系內戰,去做到毀滅泛民的目的。

如果陳太輸了,這種情況或者會發生;慶幸科技的進步,消息的傳送比起以往快得多;泛民內部幾乎等如零的內部通訊,成功進步到 1%,因此這個圖謀及時制止了。

在選情最後關頭,土共媒體全力配合的「十成按揭」抹黑戰,以陳水扁抹黑馬英九的故智,想把陳太的形象毀於一旦,達到毀滅泛民的目的;土共發動這場抹黑戰,不但低估了香港人的智慧,更證明了土共根本等同民進黨最爛的人,企圖以最卑鄙無恥下流賤格的方式,去抹黑陳太。這種硬膠操作手法笨拙,不但無法打動中間選民,更激起了泛民支持者的憤慨--而這樣的結果,就是投票率的大幅上升,比起所有預測還要高!

另一方面,陳太陣營除了在最後生死關頭,採取了一些果斷而有效的戰略策略部署之外,問問評論界的朋友吧,大家都一致認為,這幾個月的選舉工程,完全不知所謂。

總結:
簡單來說,這是泛民主派一場幸運的勝仗,泛民得到幸福之神的保佑,在關鍵時刻一再得到好運氣降臨;在三個階後之中,泛民往往只要多犯一個錯就永不超生,都幸好避過了;而土共陣營用盡一切賤招衰招,當然犯上大量類似的硬膠錯誤,但總的來說,土共犯的錯誤較少,失敗乃由於天數,這和馬力之死是一樣的,打敗你們的不是泛民,而是天命與你們自己的人格。及早收手,回頭是岸吧......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6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