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12月 11, 2007

曹景行就是不行

鳳凰衛視節目主持人曹景行,常在海外或內地,被當做香港人的代表,為甚麼?就是因為「鳳凰衛視」是註冊在香港的電視台,因而順帶就變成了「香港代言人」;或許曹景行也有香港居留權,正如不少香港人也擁有居英權一樣,如果因此就四處以「英國代言人」身份發言,相信一定會引來不少麻煩吧?

正正是絕大部份的香港人,根本不當鳳凰衛視是香港的電視台,因此曹景行就提出了「聖保羅可以,你們為甚麼不可以?」最可笑的是,單單「你們」一詞,就已經踢爆了曹景行自行定位為「外人」的事實,可不是我們強加於他身上的。

曹景行「研究香港」這麼久,如果到今天仍然無法體會,香港文化與內地,兩者有天與地的差異的話,我勸曹先生一句,回內地去好了,不要再充香港人;如果香港和內地的城市一樣,我想問內地人自由行來香港幹啥看啥?

作為一個真正文化多元的「大國」,對自身文化的分枝,愛護都來不及;正如歐盟國家的不同文化,是多元多極的,而不是提倡單元單極;中國在外交事務上,不是提倡一個「多極」的世界,反對美國的單邊主義的嗎?香港歷史地位的獨特性,令香港人擁有不同的文化,既然主權已經回歸了,曹景行之流急著要「同化」香港人,為的是甚麼?

歐洲的學生,多能讀、寫幾種不同的歐系語言;例如北歐的學生,他們的英文都流利到不得了,又出現了甚麼問題?問題就是出在,我們中國人當中,有一些當奴才的,偏要把中國文化內多元的價值消滅,變為單一的所謂「普通話文化」,欺騙我們說,只要用普通話教中文,香港的學生才有競爭力。

廣東話保留了大量上古及中古的漢語,在處理文言文上,廣東話根本佔了先天的優勢,連「入音」都沒有的普通話,讀唐詩似甚麼?連繁體字都廢棄的內地,如何教香港學生寫中文字?如果中文科改教普通話,是否下一步就要廢繁體字?對後者他們提也不提,一來是怕打草驚蛇,二來是因為電腦流行,簡體字的歷史價值已經消失;打繁體字不比簡體慢,也不比簡體難;進入互聯網的年代,當中國的經濟真的「超英趕美」之時,簡體字還有存在的價值嗎?

兩岸常叫英文做「美語」,為甚麼明明是英文,偏要改做「美語」呢?一語道破,根本英式的英文,和美式的英文,雖然同是英文,可是句法章法遣詞用字,都有很大的差異。可有人跟英國人說,你們的英文不合美國的潮流,做成溝通的很大障礙,因此你們教英文時,應以美國話來教學?

就以香港的英文教育為例,為甚麼明明由幼稚園就教英文,香港人普遍的英文水平,還是沒有甚麼太值得自豪的地方呢?還是一個原因,就是生活的環境所限;明明身邊冇人講英文,讀書再填鴨,教出來用不著,過幾年還是忘得一乾二淨;同樣道理,香港人的中文改用普通話教,身邊人人不說普通話,句法語法就更加回到廣東話的老路上,為甚麼?這就是語言的道理,除非曹景行打算更進一步,和內地一樣,硬性規定職場只許說普通話等,到時對香港人的傷害,則必定和台灣的強制國語教育一樣,結果只會迫出前仆後繼的港獨活動,令中央覆水難收。

正如英文的教育問題一樣,如果職場需要普通話,由老闆、家長到學生本身,人人都會自發學好普通話,那為甚麼一定要硬性取代廣東話教中文的法定地位?憑的就是北方「大普通話沙文主義」,認為「普通話」才是中國人的語言,認為寫中文就只有用普通話,才可以寫得好;這是完全荒謬的。廣東話夾雜了古文的句法,引用不少古成語、古文內容等,比起普通話更直接更傳神,這些好處曹景行不能領略,就一味要扼殺廣東話的教學語言地位,本質就是要消滅香港的本土文化,認真福佳。

林忌就是「只有普通話才寫好中文」的反證:讀小弟的文章,必須以廣東話讀,才夠生動傳神;不是提倡「我手寫我口」嗎?還是要改變人家的口,再改變人家的手?廣東話的口語,和書面語體文的分別根本不大,把「o既」改寫為的,把「呢個」改為「這個」,把「果個」改為「那個」等等,透過轉讀與變音,問題基本可以解決。中文教育的死症,不是沒有「普通話化」,而是沒有把廣東話口語,變換成「語體文」的方法,以一個更科學、更有系統的方式,去教育下一代;明明有易走的路不走,偏要全部取代廣東話,這就令人懷疑,這一切背後的動機,又是否和那些「假香港代表」、「假香港民意」、「假香港民調」等假貨,是源出一貫了。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