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12月 10, 2007

差不多先生日日開騷

有網友認為,陳方安生明明在「按揭案」清清白白,為何不出來自我澄清呢?甚至有土共以此為理由,認為陳太不澄清是「身有屎」。

提出這些論點的人,或者沒有留意到 2000 年台灣總統大選宋楚瑜的「興票案」。宋楚瑜原本在選舉民調大幅領先,偏偏就因為被抹「興票案」,民調跌了近十個百分點,結果被陳水扁所超越,最終失去了總統寶座。選後法院還了宋楚瑜清白,可是失去了的總統寶座,清白又有咩用?

抹黑的技巧在於,讓你在鏡頭前接受「群起攻之」的場面,於是原本明明沒有罪,卻變成好似有罪一樣;在親共媒體佔了絕大多數的情況之下,如果陳方安生出來澄清,就正中下懷--案情複雜,需要專業知識,就在香港硬膠記者的問題之下,連小鷹號不來這種大是大非分明的問題,「公正第一」的明報,都可以把新聞標題設成「小鷹號偏不來」,你認為陳太出來澄清,會得到甚麼待遇?就在選舉投票當天,明報新聞的標題是「陳太恤髮減壓」。(這不止是社論出問題了,對不?)

如果陳太再出來回應,一些如「陳太買樓減壓,陳太偏要貪」等標題,就會令你明明冇罪,都會變成有罪,還記得領匯案土共兩個打手,入紙小額控告大班嗎?結果一上庭,這些土共就和民建聯的爵士土共劉教授一樣,缺席聆訊而被判敗訴,這些事情可有有新聞用相同標題報導?

中國人的硬膠邏輯,甚麼事情都可以兩面解釋,一說為「真理越辯越明」,另一說為「解釋等如掩飾」,那些人心中有偏見,你出來說甚麼都是錯。連證據確鑿到有相為證的「慶祝葉太當選」相,都可以被土共歪曲為我們造相我們掛 banner,你認為要澄清案情,陳太出來說,有甚麼用?陳太再回應,作用就是提供新的材料,讓那些專業打手再大造文章。

至於何秀蘭與何來的問題,如果選票的客觀事實清楚到這樣的情況,仍有些人要堅持是林忌對她有偏見,那麼大家也沒有甚麼可以說的;這幾天和 Freeman 再次談起這些事情,記得今次陳太抹黑案的幕後黑手王岸然,早幾年不是和泛民某些基層極度親密的嗎?泛民(如何秀蘭)當年鼎力支持的網上電台「香港人民廣播電台」,其台長是誰?就是王岸然。為何王岸然可以潛伏在泛民如此的久,得到這麼多人的長期支持?問題出在哪裏?

就有如黃世澤的問題,他性格某些東西令人討厭是事實,可是王岸然之流用盡一切手段抹黑,就更加是事實中的事實;泛民可有誰為此開過聲?真相是甚麼又有人關心嗎?類似抹黑的事情發生了多次,即使泛民支持者還不是一句:「算吧,大家一人少一句」,對於真相是甚麼,真的有人關心嗎?由始至終,中國人根本不關心真相。

又以泛民其他議員為例,如李永達之流,居然去到今日仍然犯這些低級錯誤,我們還又有甚麼可以說的?這樣的議員及助理根本就不稱職,唯一的處理手法就是炒左去;泛民主派就是有太多這樣的雜質,誤了你我他一次又一次,你認為還應該給他們更多的機會,去犯一些低級錯誤讓對手攻擊嗎?

選舉事務處不評論李永達錯報地址事件
2007-12-10 HKT 15:57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李永達承認,參與區議會選舉時,在參選表格內主要住址一欄上,填上自己的議員辦事處地址,他表示,是一時不小心導致出錯,並非存心欺騙選民,亦沒有因此獲益。

李永達表示,會聯絡法律顧問何俊仁研究如何補救,希望可以在今天內透過法律呈請,將地址更正。

選舉事務處表示,不會評論個別事件,如收到投訴,會作跟進。發言人表示,根據選舉管理委員會區議會選舉程序規例,任何人不可以在選舉文件上作虛假陳述。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8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