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六, 12月 01, 2007

蒼蠅、愛滋與希特拉

蘋果選舉直擊:ttp://election.atnext.com/

刊登於十二月一日蘋果日報論壇版

前輩蔡瀾早前在專欄說,見到掃把頭上的藐嘴蒼蠅,感到極度不快,認為近年自己因吃藥而脾氣大了,否則罵都多餘。

蒼蠅只是一種討厭的昆蟲,頂多因為不衛生,令你覺得煩惱之外,至多造成腹瀉肚痛,當今科學昌明,吃了藥休息幾天就可以了,沒有甚麼大不了的。

可是近年從南美洲一種叫作「猩猩蠅」的果蠅(Drosophila willistoni)發現,一種叫作 P 因子的 DNA 片段,可經由某種寄生蟲蝨類傳播,感染其他物種如黑腹果蠅,造成基因突變令受害者性腺萎縮,最終因性無能而滅絕;類似看不見的危險,由 P 因子到 HIV ,令人類才開始明白,最危險的敵人,其實來自微觀世界──觸不到、摸不著,基因上的缺憾與突變,以及隨時變身轉型的病毒。

一般人對細菌、病毒、甚至癌症最為不解的,就是為何明知結果只有一個,就是同歸於盡──卻要選擇這條不歸的道路?為甚麼 HIV 偏要令患者生愛滋?為甚麼明知結果也要去選擇自毀?為甚麼?因為不信邪,自信滿滿覺得一定冇咁唔好彩,偏偏就係中頭獎一樣咁好彩。

納粹主義就是社會與文化的 HIV,一種源自共產主義的病毒變種,所針對就是那些自信而無知的受害者;病毒為感染病患者,可以無所不用其極變身,令所有防役免役措施失效;例如假造的種種跡象,配合無窮大的資源勢力,使用種種非法、暴力的手段,去消滅一切反抗,同一時間,就繼續運用其虛假的面具,配合支援的歸邊宣傳者,對一般無知、不願去知、不關心的人洗腦,令其他人覺得,看不見就是不存在;即使看見了,亦是不必解釋的例外。

無動於衷是滅亡之始
HIV 就是專門針對免疫系統的病毒,種種免疫系統一早被入侵了,所有調動完全為病毒所掌握,透過拉一派,打一派的技倆,配合老早滲透的間諜,令免疫系統本身忙於內鬥,忙於自我陶醉與幻想,自信滿滿一如二戰法國的馬奇諾防綫,以為透過先天質量的優勢,就可以把對手打敗;殊不知對手老早就滲透入各級機關當中,等的就是取你命的一天。

戰後德國人紛紛表示,自己對希特拉屠殺猶太人不知情,從來不支持納粹政權,更不認為自己需要負上納粹的責任;情況一如文革的中國群眾,至今天在主流媒體上,沒有人敢去檢討人民在獨裁政權下的責任;希特拉、毛澤東、史大林,靠的除了是自己的手段,更依靠的是反對派的無能,以及一般俗眾的無知;當人民可以對納粹式的言論自由封鎖無動於衷,對納粹式的文攻武嚇沒有反抗,對納粹式的政府人物予以祟拜,那麼有如 HIV 的希特拉上台,就是順理成章的事,而亦最終有如愛滋病,把支持的、無力反抗的、更多沉默而不反抗的,一起埋沒在歷史的灰燼處,共乘一艘開往地獄的俾斯麥號,把希望與未來一起沉沒送葬,如同鐵達尼號上的提琴手,至死仍演奏著令人產生幻影的樂章。

究竟明天會不會成為第二個 1933 年的 1 月 30 日?取決的就是你的態度,由中國傳統文化,去到香港的拜金主義,「強權就是真理」、「強人祟拜」、「偉人聖人情意結」,一向都是是滋生納粹文化 HIV 的溫床;看看土共的資源、部署、明裏暗裏不斷的犯規,甚至開始抄襲以往經常恥笑的台灣暴力、黑金選舉文化,香港人是否會對希特拉說不?取決於你手上那無比珍貴的一票,以及你身邊所能影響的每一票;成功與失敗,就在這一念之間。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6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