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10月 16, 2007

林忌短評:事後孔明偽君子

有一類人,叫做「事後孔明大師」,事情發生前,屁都不會放半個;事情發生後,就扮專家扮代表,插水抽水搏上鏡,核突得可以。

最近陳太失言,就有一班「事後孔明大師」,突然大發偉論,說一早不看好陳太出選云云;真奇怪,陳太由八月八日被捧出來,去到正式參選超過一個月,以那些名人的江湖地位及功力,偏偏不肯出來表態;由陳太出選到失言事件又一個月,這些偉論仍未出現;突然陳太跌 Watt,立即就衝出來:「噢!其實我一早都已經不看好!噢,那些勸陳太出來的人,應當負責!」

先不論真這些「事後孔明」的品格如何,這些人的立論都很奇怪,彷彿今日陳太好似已經輸了一樣,又彷彿如果找另一個人出戰,就不會輸一樣;憑什麼下這個判斷呢?數據?不知道這些人有沒有看過民調?感覺?不知道這些人心目中最有勝算的人選是誰?

不知道個半月後,贏的如果是陳太,這些抽水大師們,會否出來向泛民的支持者公開道歉一下?
還是又在專欄評論中,大發膠音,說陳太如何如何出色,又或者葉太如何如何令人失望呢又?

最有可能的,就是各偽君子大師們,左打一板,說那個表現不如理想,右打一板,說這個表現更令人失望,再前打一板,某些人輔選不力,再後打一板,市民的反應未如預期,看!一篇偉大的偽君子評論,又再次誕生了!!!

廢話,人人都識講;好在什麼?衰在什麼?噢,衰在人地做了幾十年公務員;那麼閣下呢?成世做了幾十年垃圾寫稿佬?噢,衰在人地為港英服務是人渣,那麼閣下呢?成世為誰服務?做了什麼偉大的事情出來?

陳太的表現即使再未如理想,到今天為止,大都是戰術執行的問題,和一些決定性的戰略錯誤無關;舉例說,派黃忠大戰許褚,由於剛好那天狀態不好,年紀又較老,於是表現未乎理想;然而,即使不理想,比派出廖化被人一刀殺死,是兩回事吧?黃忠只不過悄露疲態,一大群硬膠評論,就衝出來說:「哈哈哈,早就說黃忠不行了,看到了吧?你們要負責!」

噢,原來閣下認為廖化好打些?還是閣下自己親身上陣好打些?還是... 原來閣下是曹操的同路人,心內忍不住大罵:「最衰就係你班友,唔係你地,一早兩刀就解決了廖化了,仲唔唱衰你?」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 由妖票到乞票 - 近期常有些政治人物,不斷「屌票」,即自己作為候選人,不但沒有用耐性去說服選民,反而走去怒罵自己的選民,這種作風當然不但無法爭取別人支持,反而罵走選民。 但另一個極端,就是認為自己那一票真的「非常寶貴」,認為有如一位萬眾觸目的美女,要多次追求,乞求其投票,以至開出大量動人吸引自己的承諾,或者作出利益交換,才會走...
    11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