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9月 06, 2007

再見,巴伐洛提!Salutare a Pavarotti!


Salutare a Pavarotti!

巴伐洛提--可能是整個古典音樂界之中,最多人認識的名字;普通一場音樂會的門票,可以被炒至一千美金以上,由三次世界盃的演出,玩音響必備的天碟,以至任何一個普通人,受其雄渾而令人震撼的歌聲感染,或多或少都會明白,這樣的歌喉,才是真真正正的「歌神」,和那些膠港連唱流行曲也五音不全的所謂「天王天后」,完全不能相提而論。

談起全世界最樂的男高音,老一輩的專業音樂欣賞者,或許會提出 Enrico Caruso 才是永遠的第一,即使當代的「三大男高音」之中,Domingo 的藝術角度,以及 Carreras 細膩的技巧,也許都比起 Pavarotti 更勝一籌;林忌今天不是想和大家上一堂歌劇課,可是 Pavarotti 給予我們香港人最大的啟示,就是一顆求變的心,以及擁抱自由市場的意志。

自二十世紀以來,流行文化以及被尼采稱為「俗眾」的「普通人」,雖然打開了無限的商機,卻間接造成文化的「通俗」甚至「粗俗」,令一些較為高雅藝術走上邊緣化的命運。Pavarotti 多次和流行曲的歌手對話以及同步演出,把最小眾的歌劇,利用 CD / LD 以至 DVD 的流行,反過來收復了不少原本古典音樂的失地,令高雅的藝術以及價值,能夠以另一種形式生存,甚至發揮光大,這個例子絕對是一個反證,證明自由市場和藝術其實是可以和衷共濟,相輔相承的。

互聯網的流行,令到原屬「長尾」(Long Tail) 的小眾藝術喜好,透過 Youtube, Facebook 以及 Wikipedia 等平台重生了;科技改善了資訊的流通,從而令小眾的興趣可以存活以及成長。我們的傳統價值觀,特別是上一兩代的前輩,思想常停留在「大一統」、「定於一」的故有市場、政治模式,一旦陷入競爭,就立即思想混亂,覺得是反常,常幻想要「撥亂反正」,從來不能接受,其實「混亂」、「混沌」而造成的競爭,才是最健康的常態,才可以把過氣的、劣質的、以至腐化的東西洗掉去掉,這種思想上的矛盾,對於慣於接受「大一統」的中國人來說,似乎較為難接受一些。

比較起外國在這方面的發展,我們大中華是否可以應該可以做得更好?這些年來看得到的,往往是硬件先於軟件,迷戀「船堅炮利」的心態,由滿清至今看來沒有什麼改善;當富起來的一群,忙於炫耀著法拉利跑車的同時,巴伐洛提及其背後的歌劇藝術,對大中華的影響,是否少了些?即使杜蘭朵是一位中國公主的故事,即使意大利有更多不朽的東西,可是我們的鴨仔團參觀的是什麼地方?本港及中國遊客去到歐洲,去巴黎團行程寧去買 LV,玩迪士尼,往往也不去羅浮宮、梵爾賽宮--幸好,香港終於有了迪士尼,起碼令去巴黎的旅行團少了個膠景點;自由市場其實提供了很多機會,但人文質素的遠遠落後,令改進實在需要更多的時間以及心思;靠的就是你與我等的努力,或許比起「獨裁」、「專政」、「中央配給」沒有效率,但最終必定可以比起「猛藥」的結果好得多。有志者請欣賞一下 Pavarotti 的 Nessum Dormar (不能入眠),紀念一下逝世的他,及鼓舞為希望樹苗奮鬥的大家。

伸延閱讀:
米蘭暴動之中意恩怨錄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8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