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六, 9月 15, 2007

香港.停滯.老人政治

有一個問題在香港經常被提及,可是提的次數雖然多,卻大都輕輕揭過,通常不敢尋根問底;或有深入些的探討,可是一旦遇到問題的核心,不是「老作」一些原因去掩飾,就是「真心膠」地相信一些虛假的幻想,而這個既不能提亦不能講的問題,就是香港各階層的「老化」。還記得以前充滿活力的香港嗎?1991 年,涂謹申成為香港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他當年 28 歲。今天有一個 28 歲的年輕人出來選立法會?保證被大家恥笑不自量力,回家吃多幾年奶吧!

看看被一眾時事評論員嘲弄的百年老店--中國國民黨,看看那位常被視為軟弱、不懂政治的馬英九,他所起用的國民黨發言人蘇俊賓,他今年三十二歲。的確那個百年老店對此決定充滿雜音,有很多老人家看不過眼,可是馬英九就是敢賭這一鋪,連戰敢嗎?宋楚瑜敢嗎?那些批評者自己敢嗎?

2006 年台北市市長選舉,當老人家天天說要「國親合併」,不要把宋楚瑜迫得太緊,為表面的團結而要維持和氣,可是馬英九就是敢賭這一鋪--與親民黨的協調破局,於是宋楚瑜成功自焚,親民黨面臨泡沫化命運,加上國民黨在 2005 年在三合一選舉的勝利,成功把親民黨邊緣化,從此不再成為分裂泛藍的嚴重威脅。

現實就是如此,中國人永遠注重人情世故,卻把客觀現實放在第二位;別人成功自己不明白,要不就是說:「佢好彩囉,我都得」;再差點的,說「一世死好命,同人唔同命」;更差的,則謾罵、抹黑、誹謗他人的人格,無中生有對他人中傷等等。於是「槍打出頭鳥」,越是與別不同,就要承受越多的攻擊壓力等等。另一方面,偏偏我們領導層那一些人,絕大部份都是傳統的中國人--年紀越大,耳仔越軟;就和古代的帝皇一樣,重用身邊「搏上位」的小人,疏遠有能力敢言敢拼的老實人,用人不但唯親唯情,還唯和氣、唯和稀泥、唯差不多先生、唯偽君子,於是一班本應年輕有為的,全部成為孤鳥、棄將、泰緬孤軍、楊艦隊,全部都在同年紀的權鬥之中被排擠出去,只餘下那些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的「擦鞋仔」;於是每次提到接班,聖明天子永遠都要繼續「撐落去」,就和古代那些昏君一樣,埋怨「人心不古」、「人才凋零」,卻不知道這樣的局面,根本由始至終都是自己一手造成。

另一個最大的鴻溝,就是文化的改變;現今掌權當政的,骨子裏仍然是一個「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中國人,所跑的 OS (Operating System) 仍然是非常中式的:人情世故、面子、請客、和氣生財這些老式的思想,仍然是其核心最重要的組成部份;即使學問再高,外語說得比中文好,畢業於外國的一流大學,甚至擁有博士學位,可是這些成就的得來,往往只是用「雙重標準」的方式達至--對專業一副態度,做人就另一副態度;在管理、人情、甚至教育子女方面,「德先生」、「賽先生」立即消失,變回中國官場的那一套,什麼人情呀、世故呀、給人面子呀、請客呀、三顧草蘆呀、狀元探花夢呀,老慈禧回朝,百年祖宗的彊屍搬出來,把年輕人變成光緒帝,什麼也看不順眼,什麼也打回原型;認為林忌「誇大」的,不妨從身邊朋友的「人生大事」看看,是不是仍然是舊時的一套?

問一問年輕人要結婚的,家境不富裕的另計,有多少閒錢的家長,當子女決定自己的人生大事之時,為什麼偏偏要強迫管制呢?很多朋友希望旅行結婚,希望不搞中式婚宴,十對有這樣想法的新人,難得有一對可以成事--每次父母都說:「仔大仔世界,女大女世界,你地話事啦!」隔了幾天就又突然來電:「思前想後,都係唔好,人生大事,一定要的!」然後一大堆神奇理論就會出籠,什麼「風風光光一次」呀、「阿媽養到你咁大,唔通你要我冇面?」、「要我在親友面前失禮嗎?」、「習俗不得改變」、「中國人的傳統」、「唔吉利」、「好意頭」、一大堆神神怪怪的風俗習慣成為「必需品」,至於當事人的權利、想法、自我意見,全部被拋之九宵雲外,置之不顧了--什麼「人權」、「自由」、「自我權利」,統統敵不過「孝順」、「五倫」、「風水玄學命理」!

為什麼兩個人要結婚,變成一大堆姨媽姑姐三姑六婆的事?為什麼在男女平等的法例下,嫁女又要收禮金,一大堆奇哉異說、什麼土產、過大禮,三跪九叩、甚至連痰罐也搬出來!說成什麼「子孫筒」!天呀,這是什麼年代?當事人自願是一回事,父母親友強加於身上,則是另一回事!偏偏聽聞的,十個有九個都是被迫的;當年輕一代被迫變態之後,唯有更變態地去找回自我--越來越不文變態的玩新郎新娘,越來越無聊與不知所謂的「開門利是」虐待遊戲,非要把神聖莊嚴的婚姻,貶成低俗變態的一場胡鬧。當「童養媳」、「扎腳纏足」、「體罰」被再一代廢棄之後,為什麼這些所謂「傳統」,卻仍要強加諸於年輕人身上呢?婚姻算不算是一個人其中一件最大的事情?為什麼一個人對自己最重要的事情,卻沒有決定的自由呢?這樣的社會本身,是一個廿一世紀以「自由」、「平等」、「法治」為基礎的精神社會嗎?還是這一切只屬英國人的「海市唇樓」,香港這些穿著西裝西服的人們,仍是那些未擺脫過氣小農思想的野蠻人?

說起上來,這些「傳統」也夠可愛的!新郎穿領呔西裝成為「賣國賊」,新娘也成為了「漢奸」--明明是漢人,卻穿著滿州人的旗袍,坐在德國製的平治,英國製的勞斯萊斯,打著比鮮血紅的紅傘,莫名奇妙地在街上大吵大嚷!忘了,有些新人還要在街上撒一把米,食環署人員會罰他們 $1500 罰款嗎?這似什麼?不中不西不漢不滿的大雜炒,卻煞有其事地認為這是不可或缺的「傳統」,就如泛民「神聖不可侵犯」的協調機制一樣,既令旁觀者莫名奇妙,亦令當局者長嗟短嘆。想像一下,有如新畿內亞獵頭族,把一個文明人廢棄的可口可樂樽當是神器,一代又一代傳下去,變成「神聖不可侵犯」的教條,愚蠢、無知、不知所謂。

這些光怪陸離的現象,實在叫人哭笑不得;當這些人可以接受西方新近傳來科技產品,甚至變成最傳統祭祀用的紙扎 Benz 跑車、紙扎 Nokia 電話、紙扎冥通膠幣之時,卻偏偏無法接受「民主」、「自由」、「人權」這些已傳入百年的西方思想。原來我們的社會,雖然接受了完全西化的教育,其核心價值仍然和百年前洋務運動張之洞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沒有分別;外圍的、表面的、包裝的,是西方文明價值的一層皮,內裏的、骨子的、核心的,仍然是未經沉澱改進的中式硬膠思想,就有如在最新款的 Intel Core2Duo 電腦上,安裝一套 MS-DOS 5.0。表面看來威風八面,一到危急關頭,就只有束手無策,紛紛呼兒喚婦齊喊嗲娘,卻仍然不明所已,死不悔改。

就是因為這樣,香港的社會階層問題,表面上是西方政治學,實際上是中式宮廷鬥爭;表面上是民主自由,實際上是人情面子;表面上是穿西裝西褲吃西餐喝西茶的現代人,實際上卻仍是滿腦子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一位差不多先生!沐猴衣冠,百載如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8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