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二, 9月 11, 2007

民主新中間路線

陳方安生宣佈參選了,這是一個得來不易的夢想;由八月九日黃世澤在經濟日報提出這個構想,到林忌在蘋果於八月廿九日呼應,發表打低葉劉關鍵是中間票,點出三個可勝選的女性時,我們都不敢相信想像這件事情可以成真;幸而陳太拿出超越泛民的智慧與勇氣,踏出這戰略上無比重要的關鍵一步,反令土共陷入進退兩難。

回想同在八月九日,林忌在蘋果日報發表馬力安息之後--論泛民立會補選策略,提出泛民的補選議席,最重要的絕非一個議席之得失,而是利用這次補選,去挑戰政府「福佳撻皮書」的討論,變成普選公投,這才是泛民主派最重要的事情,亦是何秀蘭、甘乃威、勞永樂等人,要做也做不來的事情!回想這一個月內,泛民絕大多數人漠視這個問題,只在如何輔選如何協調這些旁枝末節問題上打轉,令對內情略有所聞的人,都不禁搖頭嘆息;就在大家為香港民主前途掐一把冷汗之時,陳方安生成為了救世主,令土共反成輸家,由贏到輸,到輸變贏,過程盡是驚險萬分,一旦走錯一步,今日的局面已經完全不同,而萬劫不復也;看來香港民主的前途,仍是有些氣運的。

即使令到泛民有些人不開心,陳方安生亦不應成為泛民的一份子;陳太的作用就是超越泛民基本盤,運用民主的新中間路線,去爭取雙普選;泛民這些年來無論手法與論述,都陷於創造力的貧乏,面對困局除了堅持重覆三匹被,來來回回都無法突破困局,原因何在?原因就是泛民的領袖,除了絕少數的例外,從來都不是用戰略角度去思考,想想我們當初提出陳太、司徒華等人之時,聽到幾多冷言冷語?有多少人想也不想就回絕一句:「絕不可能」,卻從來沒有想過作為「大佬」的責任,就是戰略思考的方式-- Thinking the unthinkable,化不可能為可能,而陳方安生這一課,就是對泛民的身教:nothing is impossible。

再借用 Bismarck 的兩句名言,讓大家思考什麼是政治

「Politics is not an exact science . . . but an art.」 Otto von Bismarck, 15 March 1884
政治不是一種確切的科學,而是一種藝術--俾斯麥, 1884 年 3 月 15 日

「Politics is the art of the possible.」Otto von Bismarck, 11 August, 1867
政治是「可能性」的藝術--俾斯麥,1867 年 8 月 11 日

今日中文在政治或經濟學上,譯做「策略」的東西,和軍事上稱為「戰略」的東西,在英文都只是一個字-- Strategy,最早源自希臘文 「Strategama」;只是中文的翻譯不同,令很多人誤以為這是兩種不同的概念,卻弄不清這個字在西方使用時,根本源自軍事術語,更從來沒有想過要真正明白什麼叫 Strategy,最有效的方法是回到軍事戰略上去尋找答案。

2007 年有趣的一年,是世代交替的一年,是撥亂反正的一年,是創造奇蹟的一年;泛民長期偏重基層,令右翼產生了一個民主真空;無論對泛民或者陳太,最有效的戰略就是保持一定的距離,在大議題上合作,在民生議題上有分別,這才是爭取普選以及市民支持最有效的戰略。誰才是真正的民主鬥士,而非抽水乘機上位的跳樑小醜?市民和歷史只當有所判斷,再次借用梁文道的一句話,就是時間站在我們這邊。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6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