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三, 9月 05, 2007

老人政治之陰陽失調

政治一日都太長,補選新聞滿天飛;今天的信報談及「當奴」想打低葉劉,成報就爆何秀蘭學歷問題,有關陳太是否出山的新聞,成為各大報章港聞報導的對象,可是消息亂飛,陰陽失調,舊的方式開始失效,新的方式卻仍未成為主流,一套黑澤明電影的名稱足以代表一切,就是
《亂》。

目前一場小小的補選,已經變成各派大混戰的戰場;成功的回報當然不止是一個九個月的議席,對葉劉來說,贏了補選可以「挾天子以令諸候」,失敗了卻隨時引來各派大反撲,指其實力以及威望均無法服眾,傳統老左可以擺脫被鯨吞的厄運。

何秀蘭的提早退選,對她自己來說,或許是一種解脫;在這一刻退選,表面上是可以「迫陳太出山」,但事實是否如此?陳太出山的意圖過早曝露,葉太會否因而放棄參加補選?

當何秀蘭宣佈退選的一刻,很多人和林忌最初的反應一樣,認為這意味著陳太肯出山;當然這個可能性不低,但觀乎目前的形勢看來,例如從甘乃威及勞永樂的即時反應看,何秀蘭的退選是令到其他人都感到「突然」的,對何秀蘭來說,這是否一個「以退為進」的機會呢?先退下來,「迫陳太出」,如果陳太不出又沒有其他更有說服力的人出,那麼大家再次恭請何秀蘭「出山」,是否比起目前大混戰的好?這一刻退選,肯定可以在群眾眼中留下一個好印象;另一方面,由八月八日馬力的逝世至今,我們看到不斷峰迴路轉的「劇情」,泛民主派的反應追不上形勢發展,甚至乎連特區政府以及北京方面,亦無法追上形勢,造成一些言論以及反應,都變成過氣及過時,這方面無論泛民、政府以及北京,都必須加緊改善。

魚與熊掌,不能兼得;葉劉如果想成其「大事」,今次必定要冒險一戰;從今次葉劉最終會否出戰,即可以看見其最終佈局--是為誰而戰?是為什麼而戰?對陳太來說,問題亦是相同;香港的政界的希奇古怪,在今次補選上表露無遺。雙方思考的模式,仍然不脫「人情」、「喜好」,應進不進應退不退,拿出來的藉口都是可笑得很!例如勞永樂以「陳太不利泛民接班」為理由,真的叫人哭笑不得。

社民連憂陳太或參選泛民老化
[04/09 星期二 23:14]

社民連線副主席勞永樂認為,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考慮參與年底立法會補選,能夠引起效應,但亦擔心由外人代表泛民參選,會使新人無法接棒,使泛民老化,他強調,無論任何人想代表泛民出選,亦要遵從泛民的初選機制。


首先,陳方安生從來未參加過選舉,是不是新人?勞永樂做過議員,又是不是舊人?另一方面,如果說年紀,勞工署常賣廣告,叫老闆不要因為年紀而歧視,陳太只不過比起目前政壇中人大了十年左右,風華猶存保養得極好,這叫做老嗎?年紀輕的呢,如小弟之流,又被人視為「o靚仔」,隨口就一句「食鹽多過你食米」;真的想問一句,什麼歲數才最好呢?是否會因人而異,隨著時代不同又轉幾轉?

有利自己時,就絕口不提接班;不利自己時,就常提要接班!不是有能者居之嗎?不是沒有年齡歧視嗎?接班接班,這樣的「選擇式」接班,不如迎接塔利班吧!

香港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新不新、舊不舊、陰陽失調、亂七八糟。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常常由一班老人帶頭說要「年輕化」,可是永遠只是老調重彈舊酒新瓶,要新不新要舊不舊,「新的次次盡膠,舊的次次強硬」,「硬膠」二字長伴你我身邊,成為「膠港」獨有的標記。

又一次不得不提老董的德政--廢除市政局,除了造就一個永不問責的硬膠組織康文署之外,還令到政界進一步自我窒息陰乾,結果除了泛民謝哂,土共亦同時收工--青年民建聯的成員,你數得出他們的名字嗎?搬自己的石頭打自己的腳,現實中雖然經常發生,但如此徹底的,老董絕對應該列入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

2007 年是有趣的一年,看著幾方勢力互相拉扯撕裂,最終都一無所得一事無成,然後一齊步入墳墓,這樣的劇本在歷史上屢見不鮮,可是就如黑格爾或俾斯麥的名言,他們永遠永遠也不會得到教訓的,借用一句膠登術語,大家食住花生等睇戲好了。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6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