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五, 8月 10, 2007

泛民的十字路口:為人情還是為普選

刊於蘋果日報八月十一日

何秀蘭參選 民主派有反彈
民主黨甘乃威:冇理由再讓
有民主黨中人說,除了甘乃威,該黨港島區支部最少還有三人躍躍欲試,出戰補選。

補充更新:
雪崩發生了,就好似當年南斯拉夫的分裂大戲,人人都不願意,可是沒有人有力阻止。
目前泛民最少六七個人有意參選,誰也不服誰,結果如何不說可知。

為何德國在一戰重召了退休元帥興登堡?為何馬英九交出國民黨主席後,由一早退了休的吳伯雄接任?為何兩年前許仕仁、夏佳理甘願復出?讀歷史,當知大有先例可援;只不過幾個月之前,台灣的國民黨也做了類似的事情;可是在香港,卻有人把華叔說成不應參選的老人,自欺欺人把四、五十歲的當作年青,對我們這些真正年青一代來說,只有如笑話般的癡人說夢--要結束老人政治,找個三十五歲以下的出戰吧,敢嗎?可能嗎?五十步笑百步,既不敢搞真正的年輕化,又鄙視戰前出生的老人家,這就是呂大樂《四代香港人》批評戰後嬰兒那一代,永遠死不放手的又一例證。

與其誰也不服誰,大家打崩頭去益葉劉,不如由大家都心服,而且勝算最高的老人家代為出戰--這樣一來,泛民最少可以休戰一年,既不會改變目前的勢力平衡,更可以集中火力爭取普選,為政改綠皮書之戰出力。

如果連這種視野都沒有,唯有祝佢好運,亦祝香港的民主好運。馬力之死,最大的贏家居然是土共,嗚呼哀哉。

xxxxxxxxxxxxxxxxx

馬力一死,形勢急轉直下;最意料以內,亦是意料以外的問題,就是泛民主派內部的混亂。
傳媒報導,因「民主黨」欠了何秀蘭「人情」,而公民黨亦如是,所以支持何秀蘭參選云云。

何秀蘭參選當然有其理據,從其出發點去思考,亦合乎情理,可是政治是否可以用來做「人情」呢?

記得四至六月英國首相貝理雅決定退休,香港媒體不斷用「貝白情仇」大造文章,把嚴肅的英國政治新聞,講到好似塘心風暴的豪門恩怨一樣;這種手法,在外國只有小報才會這樣報導,可是來到香港,卻變成了「專業」的國際新聞評論,令人搖頭嘆息再三。

中國人的凡事從人情出發,是合乎中國的「國情」,可是這樣的做法,在普選的戰場上,遇著的是中共「唯物論」的政治計算,每次都輸到焦頭爛額;為什麼?因為論對中國人性的理解,中共自然比起香港這些「君子」、「好人」認識更深一層也。

傳聞早在馬力病逝之前,土共已經由高層協調好,全力支持葉劉出選;泛民支持者常常幻想土共會分裂內鬥,事實上卻是每次都可以協調,為什麼?因為餅仔夠多,餅仔夠大,阿公話哂事,自然問題不大;對比起民建聯內部的爭位之戰來講,馬力的一年任期,不如交給泛民與葉劉鬼打鬼好過--葉劉贏了,對一年後的戰局影響不大;葉劉輸了,借泛民之手清除一個有威脅的人,又有何不可?論借刀的功力,泛民再學廿年都比唔上土共也。

相反,如果民主黨以及公民黨一心要還人情債,要力推何秀蘭出來選的話,未計其他挑戰者,如勞永樂、阿牛甚至黃毓民,只是看看補選的低投票率,泛民隨時有機會輸掉這場仗。政治,可不是用來派人情的。

2004 年何秀蘭在香港證明了, 1+1 是永遠都不會等如 4 的;2004 年連戰和宋楚瑜,亦在台灣證明了,兩個敗軍之將,真的「何足言勇」?即使民主派支持者佔了多數,可是如果參選者欠缺魅力,這樣打一場爛選戰,一樣會白白輸掉。

不要忘記,長期香港的補選投票率都偏低;2004 年在 0371 的影響,加上連串封咪打壓事件,投票率仍只不過五成八;即使泛民沒有其他參選人(可能性極低),以何秀蘭的形象去和葉劉正面衝突,實在令人憂慮。

看看 2000 年程介南放棄議席的主法會補選,民建聯派出東區支部主席鍾樹根出戰,得票 78282,而得到民主黨全力支援的余若薇,亦只得 108401 票,相差只不過是三萬票,而在選舉的零和遊戲之中,只要有萬五票轉投對家,結果就立即翻盤。

葉劉無論名氣、支持度、以至經營的路線,都遠非鍾樹根可比;這幾年范徐麗泰可以莫名奇妙得到一班中產及師奶票支持,即為一例;在泛民的支持者眼中,葉劉的「厭惡度」遠超范太,可是對那些范太的選民來講,葉劉是否如此的乞人憎呢?林忌對此絕不敢樂觀;葉劉之所以可以「坐定粒六」,就是看準了范太的支持者,絕大部份會倒向旗下--反之,今日的何秀蘭雖然比起當年的余若薇出名,可是余若薇的專業、大律師公會背景,甚至在泛民團結一致的支持上,都遠比今日的何秀蘭優勝。

再者,今日的葉劉有大量保皇媒體的支持,看看她身無公職,只是開了一個所謂智庫--匯賢智庫,也居然可以在媒體大量曝光,長期發表其偉論;再加上部份中國人熱愛「強人」的情意結,葉劉「格食格」,闊別立法會三年的何秀蘭如何能敵?單是面對面的互相質詢,即使不致落敗,但也佔不了什麼便宜吧?

最後一個因素,就是泛民的必定分裂--而在人比人,比死人的情況之下,如果毓民和何秀蘭同時參選,而何秀蘭得到民主、公民兩黨的支持下,毓民保守也可以吸走數千至一萬票,而這些票就足以令何秀蘭些微票數落敗;反之,如果何秀蘭在沒有人支持的情況之下出選,其號召力可否強過毓民?如果泛民把補選定義為「普選公投」,以全港性支持度高的 Figure / icon 出選,最起碼可以提高投票率,沖淡葉劉的鐵票,這樣泛民才有勝算;這就是為何連宋選也不如一個馬英九的原因,亦是泛民目前的困局--最悲哀的是,香港出生的馬英九,卻一早跑到台灣去了。泛民連一個馬英九都沒有,餘下的只有老黃忠而已。

這就是林忌為何冒大不韙也要號召華叔出山的原因,泛民內部是一盤散沙,這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大家都知的事情;正如台灣的情況,連宋不能合,泛藍次次都被泛綠欺負一樣,泛民分裂是必然的;如對這點大家抱有任何幻想,還不如把錢拿去買六合彩--亦是如此令林忌破天荒一日寫三篇文章,盡人事去希望有力回天。

只有非常人才可以做非常事,在非常時期只有非常之舉才可以改變世界。

馬其維利 (Nicolo Machiavelli) 說:「人類的前途,一半受機會控制,一半受人力控制」
美國的戰略家康恩 (Herman Kahn) 說:「今天所採取的行動可以改變未來」

法國的戰略家薄富爾 (Andre Beaufre) 鄭重警告:「歷史的風吹起來固然能壓倒人的意志,但預知風暴的來臨,設法加以駕馭,最終使其能為人服務,則又還在人力的範圍之內」

「經驗的教訓即為古語所云--控制即為先知 (To control is to forsee)。必須發現萌芽中的危險,立即作成決定以制止未來的威脅。否則,只會成為命運的玩偶!」 -- The Fall of France, 1940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6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