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五, 8月 24, 2007

再見五星紅旗

民建聯署理主席譚耀宗致悼詞時說,馬力克服困難的勇氣,值得學習。部分人神情哀傷,甚至落淚。大殮後馬力的靈柩覆蓋上國旗,由全國政協副主席董建華、唐英年及中聯辦主任高祀仁等扶靈,遺體移送哥連臣角火化。

你喜愛五星紅旗嗎?
你認為五星紅旗可以代表你嗎?

中共中央特別批准,馬力的遺體可以蓋上五星紅旗--這對香港人,是怎樣的一個訊息?有好幾位朋友,對「馬力蓋國旗」極度不滿,問林忌的意見,林忌的回應是:「那有什麼好奇怪的?你認為五星紅旗,是代表中共還是中國?地下黨員蓋黨旗,天公地道也!」

土共想扣帽子之前,不妨問一問自己,五星紅旗的意義是什麼?今日的香港甚至內地,有哪一個人仍然相信紅旗背後蘇維埃的含意?有哪一個土共還是真心相信「共產主義」的?不妨拿出勇氣報上名來!

早在十六年前,連蘇聯也倒台了!在二零零七年,望一望那面既不合時宜,更完全不體面的五星紅旗,在聯合國二百多個會員國之中,有多少還擁抱「共產主義」?情形就有一百年前的滿清帝國,中國男人頭上那的一條恥辱的辮子,一次又一次成為全世界的恥笑題材!既令外國人啼笑皆非,更令愛國志士欲哭無淚!

噢,在扣帽子之前,提醒土共多一件事,就是在目前台灣政府不承認的「九二共識」中,中共曾承諾如果統一,大可以不使用五星紅旗,換回中華民國初年使用的「五色旗」亦可,不知道土共眼中仍有沒有「九二共識」這回事,又或者土共對台獨既不關心亦不在乎呢?

說起五星旗,有一句說話令我「念念不忘」,就是陳方安生曾說--「看到五星紅旗激動得流了淚」。

我不知道是「氣」得流淚,還是「感動」得流淚,可是我每次看到這面旗,既不會流淚,亦不會感動,更不會覺得這面旗幟,足以代表中國。

正如葉劉常以希特拉為比喻,我也記得希特拉治下的納粹德國,也有一部份人富起來,也改善了國民的經濟和生活。希特拉為柏林奧運除下反猶標語,放寬新聞自由;中共為北京奧運「改善基建民生」,放寬採訪限制--方式是一樣的;如果中國不想 2008 年的北京奧運,與 1936 年的柏林奧運劃上等號的話,有否想過其中一個問題,就出在國旗上面?

中國人關起國門自我幻想陶醉,說對五星紅旗感動云云,當然可以;然而你們有沒有本事,可以令到外國的朋友,也有相同的看法嗎?

蘇維埃的紅,就和納粹德國的紅一樣,最終毀滅消失了;但是這種赤色恐怖,至今仍刻骨銘心地殘留在很多人,以及其子女的心中--這是永久不能磨滅的。正如這些人大聲疾呼叫日本不要忘記歷史一樣,有很多人心中也會想回應一句:「中共,我們是不會忘記歷史的」

我愛中國,可是我永遠不會接受這面五星紅旗。

高登人送馬力幾個字:

【馬力頌】

坦蕩丹心
克盡己任
碌碌一生
諸事為民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6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