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8月 19, 2007

從貝理雅十年看特區十週年

再送上一篇投籃作品

貝理雅結束十年的首相生涯,在離任的一天,下議院執政及在野兩黨──工黨及保守黨都全體站立鼓掌,歡送這位十年的首相,是英國歷史上的首次──連邱吉爾、戴卓爾夫人都得不到的榮譽,卻被這位稱為 Tony Liar ( 大話精) 的「政客」得到了,為什麼?

貝理雅於一九九七年五月上任,只比我們特區的董伯伯早兩個月,可是兩人命運的殊異;同樣是下台,一位可以風光離去,一位卻早兩年藉口腳痛走了,沒有掌聲,沒有惋惜,有的只是全民鬆了一口氣,差在沒有衝出街頭狂歡而已──為什麼?貝理雅的形象已經有如「布殊跟班」,攻伊令英國陷入恐怖襲擊狂潮,任內更多次被踢爆講大話,內閣多次傳出貪污瀆職的醜聞,比起董建華在香港有眾多「友好」的媒體,英國媒體對首相一家人的關注、批評、狗仔隊追蹤等,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可是為什麼貝理雅可以捱過十年,而董建華卻不能?答案眾所周知,就是兩人的能力差天共地,根本無法相提并論。

另一方面貝理雅的貢獻,本港媒體卻絕少報導;英國一貫「兩黨制」式對抗,貝理雅卻成功令反對黨「歡送」他,足證其人令全民心服口服;話說回頭,香港的策發會經常提及的「英國兩院制」,就在貝理雅的手上成功改革──原本沒有民主成份的上議院,經改革後只餘下少量世襲貴族,改由政黨以比例分配議席,解決了百多年的憲政死結。當然,早在一九一一年,自首相阿奎斯及勞合.喬治的「國會議案」起,英國上議院已經實質上無權否決下議院的議案了,可是保守黨長期以其貴族數量佔優的優勢,在上議院佔有壓倒性的優勢;貝理雅能完成 Mission Impossible,令貴族交出權力,事後更令對方拍掌歡送,這就是英國人最優秀的政治手腕,是親中團體不願承認的現實──不知曾任權爵士對此可有同感?

曾蔭權的處境和貝理雅相似,兩人皆以高民望成為領袖;貝理雅上任之初,即要處理保守黨十多年來停滯不動的積患,而曾蔭權則要改革董建華議而不決的難題,特別是政制改革──「兩院制」被親中派不斷提起,可是卻沒有人敢指出,即使是英國的上議院,亦無法好似香港的功能組別,以分組投票制這種最不公平的制度,去否決民選議員的提案!更惶論貝理雅上任之初,即以政黨得票比例去分配上議院議席的改革了──如果功能組別的議席,是以直選議席得票多少去分配,相信民主派大多數都會願意考慮,而非今日大家聞「兩院」而色變的局面了。

再者香港自九七年脫離英國的法制,可是偏偏九七後英國的法律改革一日千里,回歸十年以來我們的法律卻龜步前進──從好的一方面看,優良的傳統得以保持維護;從不好的一方面看,法律改革一向是與時并進的;何況九七後的法律改革,只偏重於行政機關的方便,而忽視了市民的權利與自由,由還原「公安條例」惡法、「行政指令秘密監察」、「秘密監察條例」、「兒童色情條例」、「中大學生報」、「色情連結案」、「迪迪尼案」、以至近日討論修改的版權條例等,警權的不斷擴大的同時,有關保障市民權利的改革卻沒有寸進,新聞自由同時不斷萎縮,政府在一遍歌頌讚美的溢詞之下,民情反映的卻是另一面──正如《福佳始終有你》所引來的驚人回響,事前事後都令所有人始料不及──特首評分高,民怨卻仍然非常嚴重,一旦曾蔭權無法回應市民的期望,這股民怨則最終會燒回曾蔭權身上,如同攻伊決定令貝理確政府不斷失分一樣,一個保守而得不到市民支持的政改方案,只會是政府的計時炸彈,把曾特首的民望,炸到成為另一個董建華。

過去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就在使用廿一世紀的科學技術、經濟成果之時,想套用十九世紀的政治體制去管治,只不過是既得利益者一廂情願的天真──歷史不能倒流,香港的政制死結對曾蔭權來說,就有如貝理雅的伊拉克,解決之道,只有由當權者遊說其他既得利益者,作出決定性退讓的一步;就有如貝理雅解決北愛死結的方式一樣,只有在制度上帶來更公平、更公正的「願景」,死結才可以解開,大家才有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而非一個兩敗俱傷,玉石俱焚之局。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6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