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六, 8月 04, 2007

林忌短評:赤壁與紅 A

前晚有線電影台,播了一套 2004 年的日本片,名叫「赤月」。女主角常盤貴子,在二次大戰的大時代下,來到了中國的滿州,因戰爭而和三個男人戀愛的故事。此片改篇自日本著名的文學小說,又反省了戰爭罪行和禍害,更令林忌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其非常非常好的配樂--林忌本不喜愛這類片種,卻也因為配樂而欲罷不能。

看了這套片,提醒了林忌兩件事--日本片編劇之嚴謹,配樂之高質,實遠非港產片,甚至大中華電影可以比擬;在香港,一般人常以為配樂只是配菜,很多時靠導演個人喜好,「求其」配上一些音樂而已;另一方面,一套片的靈魂在於編劇,可是港片最不重視編劇,常以為任何 Video 作品,導演與剪片決定了一切,殊不知真正成功的原因,往往是因為編劇已「預見」了怎麼樣的鏡頭--就算是《福佳》小作,林忌寫歌詞時,已經充滿了圖像畫面,因畫面而定歌詞也,這是很自然的。

史提芬史匹堡談拍戲,明顯見到兩樣東西--藝術與科學,科學的計算,藝術的爆發,只要用心想想,當明白這就是最強的組合;而在大中華,大部份人從來不問藝術不問科學,既不 artistic,更不 scientic,只得一種 "tic",就是 plastic。

香港真的很 plastic,就以「赤月」為例,你可知他們硬要把「赤月」譯做「紅月」;我不知道這是片商的意思,還是有線電視的所作所為;首先赤就是赤,紅就是紅,兩者不盡相同;另一方面,赤色本是中文,為何要改做紅?

如果「赤月」要改做「紅月」,那麼吳宇森的新片「赤壁」,可要譯做「紅牆」?「赤臉關公騎著赤兔馬,一身赤甲粉墨登場」,難道要改做「紅面關公騎著紅兔馬,一身紅 A 水桶硬膠出場」?

果然,近朱者赤,共豬者紅,明白了!

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

  • 由妖票到乞票 - 近期常有些政治人物,不斷「屌票」,即自己作為候選人,不但沒有用耐性去說服選民,反而走去怒罵自己的選民,這種作風當然不但無法爭取別人支持,反而罵走選民。 但另一個極端,就是認為自己那一票真的「非常寶貴」,認為有如一位萬眾觸目的美女,要多次追求,乞求其投票,以至開出大量動人吸引自己的承諾,或者作出利益交換,才會走...
    8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