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7月 01, 2007

張無忌與倚天劍的哀愁

潮童不宜的小說故事:
收到網友寄來的幾篇文章,林忌感觸良多,回想當年,韓國農民當年為了世衛示威來港,示範了幾招絕活,包括跳海、唱歌、三跪一叩、團隊分工合作職責鮮明,有戰略、有部署、既有勇亦有謀,令全港媒體跟著轉,前輩劉兄,寫了一篇「韓國農民的肢體語言」,成為一篇經常被參考的經典之作。

從此各界以韓農為榜樣,唱歌的唱歌,衝突的衝突,跳海的跳海,可是來來去去,都是三幅被,內在的戰略修為學不到,卻只懂得最低層次的「抄橋」,意欲「抄出個未來」,最終「炒出個悶來」。

第一次跳海,阿媽夾蛋 (Armageddon);第二次跳海,阿媽炒蛋;第三次跳海,阿媽吃驚風散;第四次跳海,阿媽與阿差咸家一齊散......大佬,悶唔悶 D 呀?最少都改句經典對白,以半咸淡的廣東話對警察說:「阿 Sir~果邊有兩個人~在跳~海呀!」

只懂跟風抄橋,十年如一日,就如柏楊所說的唐人街故事一樣,一個開唐人餐館成功,兩個、三個、十個一齊開餐館,大家開正對面互相頂爛市,由新鮮變成 excess supply;於是大家賤價食滯,演變到送都冇人要,最終十間一齊收檔倒閉,事後被問起還抱怨:「人民的口味改變了!」,卻從來不檢討,是自己頂爛市,是自己收自己檔,最終由大家 win-win,變成lose-lose-lose-lose-lose。

當然,這種「膠腦筋」不止是中國人的專利;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發生之前,戰前的德國陸軍元帥施里芬(Alfred Graf von Schlieffen) 創造了「施里芬計劃」,計劃侵犯低地國家的平原,包圍法軍;二十年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德軍參謀總部,打算「重施故技」,以二十年前的作戰方法去侵略法國;幸與不幸,德國出了個戰略家曼斯坦,多次和上級爭論,應為老方法必敗無疑;可是一堆膠老人,腦袋就是不懂轉彎,迷信世上有一種東西,叫做「成功方程式」--幸與不幸,原計劃意外曝光,於是希特拉親自決定,改用曼斯坦的新戰略,以阿登山區的坦克軍團突破,令法軍六星期內戰敗投降;要是照原定的「施里芬計劃」,德國一去到邊境就會受挫,希特拉早就「玩完」了。

一種東西要流行,時、地、人缺一不可;一場戰爭要得到勝利,由戰略 (Strategy)、戰術 (Tactics) 、到執行 (Operations),亦缺一不可;有幸一擊即中,應即集中兵力,只攻一點--讀讀我國的孫子兵法吧:

「敵雖高壘深溝,不得不與我戰者,攻其所必救也﹔我不欲戰,雖畫地而守之,敵不得與我戰者,乖其所之也。故形人而我無形,則我專而敵分﹔我專為一,敵分為十,是以十攻其一也,
則我眾而敵寡﹔能以眾擊寡者,則吾之所與戰者,約矣。」


韓農跳海成功,不是因為跳海有效,是因「時、地、人」之而勢利導矣;抄「跳海」卻不知「跳海」的戰略為何,有如戰略自殺,不知所謂。

「敵雖高壘深溝,不得不與我戰者,攻其所必救也」 這才是「跳海」的目的,以為「跳海」就可以成功,就有如保釣鬥士陳毓祥,一殼眼淚哉。

傳說的武林故事:話說一眾日月神教的魔教頭目,被手持「倚天劍」的張無忌嚇到目定口呆,逃跑的逃跑,退守的退守,一眾就手旁觀的正派門徒,由一眾正義的朋友,如少林的空見神僧、丐幫的喬峰、襄陽的郭伯伯,清淨散人孫不二,以及那些不怎麼正義的岳不群、尹志平、趙志敬、宋青書之流,不明白張無忌是靠身上的九陽神功,加上倚天劍的鋒利,再施以乾坤大挪移及聖火令武功卻敵,卻誤以為魔教對「劍」這種東西,很恐懼。

於是,一眾正教門徒就拿出一把又殘又舊又破又爛的「玩具劍仔」,用來指嚇對手,結果對手既不痛又不癢,輕輕一腳就把你踢開,輸了就在旁邊呼天搶地:「阿媽呀,我好慘呀!乜佢唔怕劍o架?」更膠的,阿 Q 式的自我安慰, 「噢,我們明年再來吧!」再膠一些的,輸了也以為自己贏了:「嘩哈哈,我和魔教中人交了兩招,電視播出了!我成功搏上鏡!上位真的好興奮!」

明年又明年,又有幾多個明年?一次比一次差,一次比一次爛,只是對手比你更爛,於是海軍鬥水兵,殘障鬥弱智--爛戲一幕又一幕的上演,不幸的是悶到發瘟的觀眾,紛紛撕票離場抗議算了。

從來都胸無大志,沒有野心而歸園田居的張無忌,為免引起一眾「義士」誤會:有人想做「武林盟主」,又或者「號令天下」,又或者野心很大,要統一各派!因此從來都不出面,只想有人代勞;於是忍不住把倚天劍輕輕放到牆邊,希望路過的,有一兩位「醒少少」,懂得把倚天劍拿到手上,去把一眾太監昏君的頭斬下來;殊不知正教的各掌門人,看了「倚天斬妖」的示範之後,卻以為只要拿起爛銅爛鐵,也可以斬妖除魔,望一望地上那把倚天劍,不屑地說:「這把劍又輕巧又薄身,怎及我把老菜刀好用?」說罷執起菜刀,拉住所有正教子弟往前:「殺呀!」然後再一次被魔教殺敗了,連其他支持正義的旁觀者,忍不住大叫:「妖!福佳啦!又係爛戲一場!」

為何沒有一位正教弟子的腦筋懂轉彎?為何沒有人有勇氣拿起倚天劍?他們不會回應,可是心中的想法不外乎是:
1. 「倚天劍可是張無忌的兵器呀,要我用倚天劍取勝,豈不是很冇面?」
2. 「那把爛劍有什麼了不起,老子隨時可以拿出三十把!」
3. 「三姑六婆說,張無忌是壞人!因此,用壞人的兵器豈不是污辱了我正教弟子的名頭?」
4. 「我討厭張無忌那種目中無人,自以為很了不起的態度,好叻咩?」
5. 「張無忌把口好臭,又經常和一堆美女出雙入對,太過份了!」
6. 「年紀輕輕就以為自己很了不起,你是誰呀?老子食鹽多過你飲奶!」
7. 「張三豐那老兒很討厭,我很討厭武當派,誰叫他是張翠山的兒子!」
8. 「師傅說,用鋒利的兵器擊敗對手,勝之不武!」
9. 「張無忌是誰?他的師傅是誰?他的內功誰教的?他只不過是個大廟不收小廟不留的雜種,我可是博士祭酒呢!」
10. 「乾坤大挪移及聖火令武功,屬邪派武功!為我們正派人士所不齒!」
11. 「原來潮流興張無忌這種小白臉,來來來!英俊的宋青書賢姪,有為的趙志敬賢姪,你們上!」
12. 「你們不知道,其實我把菜刀是傳說中的屠龍刀,係你地唔識貨咋!」

張無忌總算比較幸運,因為他是小說內的人物,除非作者發神經把他的結局改變,否則張無忌是不會有人騷擾的。

如果張無忌是現實中的真人,事後會被一眾正教弟子責難:「最衰都係你,如果唔係你,我地就唔會衝鋒,唔會死咁多人,唔會浪費咁多兵力,唔會俾人打,唔會俾人鬧,你舞什麼劍?你野心好大!搏上位啦你!你條廢柴扮咩高手?你真係福佳!」

所以,現實生活中的張無忌,一個又一個被抹黑成為「野心好大」、「搏上位」的壞蛋,最終個個氣不過,學徐志摩「悄悄的走了」,事後繼續被抹黑,繼續被一眾岳不群、尹志平、趙志敬到宋青書四圍唱成:「他投奔魔教去了,哈哈哈哈哈哈......」

以上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林忌對此絕不承認,亦絕不負責,亦絕不接受任何訪問,如有疑問,請向一眾武俠高手,如古龍、金庸和黃易查詢。

伸延閱讀:
七一的主題曲--肥醫生@西九龍貧民區
七一心結--大力灰狗聞思所見
社運硬膠--MO’s notebook /3
七一雜記--Airport of Sunset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