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六, 6月 30, 2007

柏林圍牆與《福佳》

刊於六月三十日蘋果日報

1989 年 11 月 10 日,柏林圍牆的守衛終於放行了,被禁閉了二十八年零三個月,東柏林的人民終於可以走過圍牆,前往西柏林看看,一個在東德地圖上一片空白的地區,究竟是怎樣的一回事。

傳媒審查  無形的牆
柏林圍牆乃世界上最原始、最野蠻、亦最令人嘔心的一件「獨裁工具」,把西柏林完全包圍起來,阻止東德人民接觸西德的一切,凡試圖爬過城牆的,格殺勿論;民主與共產的世界,西柏林與東柏林的人民,就被這一堵牆硬生生的隔開,無數嚮往自由的人民,其他想幫助另一邊的志願人士,對圍牆無計可施,當然有人成功逃走,但更多的是失敗被殺,圍牆的遺址以及檢查站 (Checkpoint Charlie),仍在訴說無數可歌可泣的哀痛歷史。

東德政府先後把圍牆重建了四次,一次比一次的「強勁」,一次比一次更難穿越,以幾層的牆身、上百個守衛塔、廿四小時全天候科技監控,令追求民主自由的人無計可施;到了八十年代,部份藝術家受紐約客的影響,靈機一觸在柏林圍牆的牆身,塗上不同的藝術畫作 (Graffiti),控訴這面牆的橫蠻與醜惡;原本西柏林的的市民,自七十年代對圍牆的存在已經習慣了,對這堵牆已經遺忘了;可是藝術重新燃起民眾的熱情,當時候到了──禁閉的枷鎖打開了,柏林圍牆亦終於倒下了;回想當年,德國人可沒有把那些畫家當作「惡搞」,而是視之為挑戰權威的勇士──圍牆是位於東德境內的,勇士們前仆後繼冒著被補的危險,偷偷地在牆上作畫。

回歸十年了,香港人「當家作主」了,可是我們之間卻多了一堵無形的牆,它叫做「傳媒審查」──由電視台、電台、報紙,除了少數的例外之外,絕大部份都歸了邊,有擺明成為政府喉舌的,有表面上扮中立,實際對言論採取雙重標準──親政府的,大篇幅報導;和政治無關的,無聊通俗如「巴士阿叔」、「鄧走音的杏+橙」,亦照報如儀;批評政府的,如《福佳》,則被淡化、被「邊緣化」、被「無視」──就有如前東德傳媒「無視」圍牆及其畫作,如出一轍。

防衞金盾 變得軟弱
《福佳》就和柏林圍牆上的畫作一樣,是對「那面牆」的消極抗議──人民雖然沒有能力去拆毀圍牆,可是卻深深痛恨那群有權有勢,用圍牆去禁制自由的人。於是人民自發回應:六十年代,人們示威抗議;八十年代,人們在圍牆上作畫改頭換面;廿一世紀,我們則偷天換日,把官方的十週年歌曲,改成人民的十週年歌曲;於是官方洗腦式的「假大空」宣傳,被追求民主自由的聲音徹底擊潰,互聯網正是擊倒圍牆的間接路線──新科技、國際的新形勢,令再堅強的「防衛金盾」都變得軟弱無力──在圍牆倒下之前,那群統治者已經先倒下了;在此之前,他們仍會努力修好圍牆的:最近一連串針對網民的案例,修改版權條例等等,情形就如同當年東德倒台前,仍在努力加固圍牆一樣;而歷史告訴我們,統治者必定徒勞無功;而擊倒他們的,只靠一種東西,而那東西就叫做「民心」。

香港人常慨嘆沒有市歌;就讓「福佳始終有你」成為香港的市歌吧!我們七一要高歌福佳!六四更要高歌福佳!所有喜慶場合都要高歌福佳!就如同柏林圍牆的塗鴉,最終成為圍牆最鮮明的標記一樣,《福佳》 所反映的、所諷刺的、所表達的,就是香港人回歸十年的真正心聲;歷史的教訓是,就像柏林圍牆突然倒下一樣,禁制我們的圍牆亦會如此!而長期守護這堵牆的所有人,由幕後老闆到前線警衛都會驚惶失措;對這一天,我很期待,亦很放心;而我們所需要的,只是耐性與恆心──這一天很快會來,會快到你我他都無法想像……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