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6月 03, 2007

投籃作品:米蘭暴動的中意恩仇錄

米蘭暴動的中意恩仇錄

米蘭 (Milan) 令你聯想起什麼?Gucci?Prada?既是不少港女朝思暮想的名牌發源地,亦是不少港男耳熟能詳的聖地──同一個聖西路球場,帶來了兩隊「米蘭雙雄」:AC 米蘭與國際米蘭。

米蘭在意大利的地位,就有如紐約於美國,既是意大利最富裕的金融中心,亦是文化的都會。米蘭擁有歌劇的聖殿 La Scala ,是歷代歌劇名作的首演之處,由羅西尼 (Rossini)、韋華弟 (Verdi) 到普契尼 (Puccini),見證著米蘭市獨特的命運──米蘭作為倫巴底 (Lombardy) 地區的首府,先後被幾個歐陸大國所統治:奧地利皇室哈布斯堡 (Hapsburg) 神聖羅馬帝國統治了幾個世紀,之後到拿玻崙的法蘭西帝國統治,再回歸奧地利勉強維持了四十多年,經歷幾次民族革命,最終在 1861年被既屬法國、亦屬意大利的薩伏依.皮耶蒙 (Savoy-Piedmont)所統一,成為新建立的意大利王國的重鎮,更於兩次大戰間又孕育了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政黨。今日意大利的政治首都在羅馬,但米蘭才是現代意大利最發達的地區;對比起來,羅馬就好似中國的長安,而米蘭卻是上海。

一場「城中之城」米蘭唐人街暴動,令全世界感到震驚──為什麼這個盛產名牌的國際時尚之都,居然會發生一場莫名奇妙的種族衝突?一條行人道的違例泊車及在路邊卸貨事件,居然會引發警察濫用暴力追打孕婦,激發起世上最怕事的中國人,引起幾百人暴動,最少推翻一部汽車,又擊碎另外兩輛車的擋風玻璃,包括一部警車。

其實如果有留心意大利的「國情」的話,也許大家就早已見怪不怪了;07年4月3日歐聯八強賽事,英格蘭的曼聯作客意大利的羅馬,兩隊由場內打到場外:先有一名曼聯球迷的頸部被刺穿,比賽中場休息雙方球迷又起衝突,大批防暴警察手持盾牌揮舞著警棍沖向曼聯球迷。從電視畫面中看到﹐部份曼聯球迷被打倒在地後,仍繼續被警察連續毆打,甚至有一名曼聯隊球迷被打到滿臉鮮血,花了幾個小時仍無法把騷亂平息。七天之後,羅馬作客曼聯,有羅馬球迷甚至身上帶刀去「睇波」,可是英國警方只花十分鐘就平息暴亂,平亂過程只有一人輕傷──兩國警察的專業質素,高下立見。

警察質素如此,那麼觀看球賽的人民,質素又是如何呢?意大利多間球會都曾因為種族歧視的言論,被罰款甚至禁止觀眾入場;黑人球員就算球技再出眾,有如荷蘭藉的施多夫,法國藉的杜林,每次觸球都引起敵對球迷的種族歧視的辱罵。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當然少不了06世界盃決賽的一幕,施丹憤而用頭撞倒出言辱罵的馬達拉斯,而馬達拉斯可就是代表意大利隊的國際米蘭球員;事後意大利北方聯盟政黨領導人卡爾代羅利在意大利奪得世盃冠軍後,讚揚意大利隊「打敗了一支由黑人、伊斯蘭分子和共產分子組成的球隊」。AC米蘭的老闆貝盧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仍擔任意大利總理時,在06年的選舉活動中語出驚人,說中國「曾經把小孩煮做肥料」,鬧出一場外交風暴。

為何擁有高尚品味名牌時裝皮具,產出法拉利、林寶堅尼以至瑪莎拉蒂的超級跑車,意大利的政府與人民質素,卻有如此野蠻的一面?繼承了擁有凱撒、君士坦丁的古羅馬帝國遺產,產生如達文西、米高安哲奴的文藝復興藝術家,意大利人的創造才華,一直和擁有四大發明的文明中華古國并駕齊驅。

古代絲路商人稱呼羅馬帝國為「大秦」、漢朝則為「小秦」,當羅馬橫掃整個地中海時,漢武帝征服了西域。至於現代一點的歷史呢,1894年清廷以世界第七大海軍,於甲午戰爭輸給了小日本,東亞病夫震驚全世界;1896年意大利的帝國主義殖民大軍,敗給了非洲國家阿比西尼亞(今日的埃塞俄比亞),成為首宗非洲擊敗歐洲殖民者的案例,歐洲病夫亦同樣震驚全世界。「中」、「意」出眾而多創意的藝術與食物,複雜而多歧異的人口,混亂而多問題的政府,由警察公安、商店的午睡時間、黑手黨與福青幫,連坐火車也同樣會遇上迷魂黨,意大利與中國,一直都是歐亞的一對難兄難弟,叫人又愛又恨。

兩國國情實在太相近,終演變為「兄弟相殘」──中國人熱愛「窩裏反」,意大利人亦保留了自中世紀以來城邦惡鬥的傳統,於是經過當代的「民族主義」、「種族主義」等煽動之下,米蘭唐人街的一件小問題,終於演變成一件荒謬絕倫的國際事件。中國新移民不守規舉,意大利的右翼份子則乘機針對,配合意大利熱愛「幫親不幫理」的警察熱血上衝,連孕婦也不放過濫用暴力,事件遂告一發不可收拾。

電視新聞播放著,中國移民手持五星紅旗示威抗議;鏡頭一轉之後,神洲大地同樣的紅旗之下,暴發戶駕駛著一輛紅色的法拉利跑車,突然撞倒了一個不幸路過的孕婦!司機非但不停下來,反而來回倒車幾次,直至確定輾死了該孕婦為止;站在旁邊目擊事件的路人,耳邊響起男高音巴伐洛提 (Pavarotti) 在紫禁城所主唱的普契尼歌劇──中國公主杜蘭朵的「不能入眠」 (Nessun dorma),歌聲就在孕婦斷氣那一剎那間結束,法拉利則在配樂結束前揚長而去……


米蘭的鬧劇就是這麼的一回事,荒謬得來卻非常「正常」,既很「中國」,亦很「意大利」……

(原作於四月十五日,因投籃現在釋出;為何遲了這麼多才釋出呢?當然因為這裏是香港,在外國投稿,不登退稿最少會告訴你一聲;當然,這份稿不是投給蘋果)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6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