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一, 5月 21, 2007

中正紀念堂民主的一課

本來上星期已經打算寫這個題目,可是膠港的膠事太多,令小弟遲遲未能動筆,直至今天才有空動手。

對近代史興趣不大的朋友,可能對蔣介石認識不深,或者長期受到中共教育的一套,又或某些台獨份子長期宣傳的一套,以為蔣介石三個字,只代表了一個失敗的獨裁者--因此,在二零零七年的今天,在台北保留這樣的一個建築,只會令人聯想起對岸的另一位獨裁主席;以此作標準的話,中正紀念堂是不應該保留的。

談到蔣介石,我很想用另一個獨裁者來比較--英國的護國公 (Lord Protector) 克倫威爾 (Oliver Cromwell)。

在十七世紀查理一世時期,英國政治上分裂成為兩派,保皇派與議會派長期衝突,最後議會派擊敗了保皇派,把國王查理一世斬首,建立了英國歷史上第一次,亦是唯一的共和政體。

然而不穩定的政治環境,再加上克倫威爾的軍人出身,在多次的混亂與陰謀之後,克倫威爾成為了絕對的獨裁者--名義上的共和國,實際上成為了克倫威爾的專政獨裁國家,克倫威爾任內所迫害、所殺死的平民與政敵,多不勝數。

可是克倫威爾和其他獨裁者不同的,即使他曾經長期解散、壓制、禁止自由議會的運動,其運動的終極本質,卻把英國人從類似法國路易十四的王權手中拯救了出來--即使 1658 年克倫威爾身故,其兒子理察欲繼位失敗,英皇查理二世復辟,把克倫威爾的屍體斬首再戮屍,其首級一直高懸在西敏寺至 1685 年;可是克倫威爾的改革,最終戮屍奠定了 1688 年光榮革命的基石--英國人可沒有因為克倫威爾的「獨裁」,而決定要「去克倫威爾化」;1899 年克倫威爾三百年生辰,英國國會議員在民主聖地--英國國會西敏寺面向議會廣場處,豎立了這位「殺人如麻」的「獨裁者」的銅像,較若干國王之銅像更為雄偉。不知吸收英國養份而追求民主的信徒,對此有何看法?

為什麼英國人會紀念克倫威爾?克倫威爾的確是一個獨裁者,可是以當時的標準,以當時「群雄割據」各派力量當中,克倫威爾是相對最好的一個;他雖然獨裁、可是保護了國家,確立了「政教分離」的體制,令國家變得「沒有那麼魔鬼」 (lesser evil);在他身故後三十年,國家終於變成了民主政體,他亦受後世所感激與尊敬--在當年,克倫威爾拯救了他們。

如果蔣介石當年去不了台灣,如果受中共煽動而發生的二二八事變「成功」的話,也許當年作為中共黨員的李登輝,永遠成不了台灣的「民主之父」--在毛與蔣二人之間,誰是 lesser evil?沒有蔣介石的堅持,台灣早就成為中共的一個省了--韓戰爆發之前,連美國人都拋棄了台灣,沒有蔣介石、沒有蔣經國,台灣有今天嗎?

要一個獨裁者保護才有今天,是歷史的悲哀--可是抽離現實要求聖人降世,這是既不可能亦不合理的;蔣介石統合了各地亂七八槽的軍閥,帶領國家打勝了八年抗戰,更在遷台時保護了文化的傳承:保護了故宮博物館的收藏免受文革之劫,保護了繁體字能夠繼續生養存續,保護了中國土地上誕生出第一個亦是唯一的民主政體--如果沒有蔣介石,當年受中共愚弄的台獨二二八派掌權,台灣人抵抗得了共軍嗎?這樣的功績,仍不足以在台北留下一個中正紀念堂嗎?

英國人豎立了克倫威爾的銅像,台獨份子卻帶頭推倒蔣介石的銅像,也難怪為何兩地同屬民主政體,素質卻如此的不同。罷了...還是期待著有一天,在我們民主議會的廣場,就像英國人做法,豎立起國家守護者--蔣介石的銅像。不知道我可否看到這一天呢?

後記:
英國格林威治天文台旁的著名帆船 Cutty Sark,於五月廿一日懷疑被縱火燒毀。如此有價值的文物,只燒餘船身骨架,令愛惜文物的人深感惋惜--林忌深感後悔,早幾年到 Greenwich 時,為何不再抽多一點時間上船看呢?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6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