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五, 5月 04, 2007

馬路如虎口(上)

香港的馬路問題,可能比起內地好些;但整體而然,仍然是惡夢中的惡夢。
林忌在德國的 Autobahn 開 200km/hr (德國是全球唯一的,部份高速公路不限速的國家),在法國巴黎凱撒門十幾個路口的迴旋處,或者塞兩個鐘的道路與隧道,都遠不及香港開車之凶險也。

A. 開車--過線唔打燈亂 cut 的,最少佔了三分一
B. 行人--過馬路唔睇路發夢的,最少佔了十分一
C. 修路--修路唔睇交通流量,用大半年修一段路,長年唔見有人開工的,佔了二分一
D. 設計道路--胡亂設計路線,導致大量時間浪費與擠塞
E. 設計路牌--睇得到、睇得明路牌,話你好野

詳述:
A. 私家車--瘋狂 cut 線,卻奉旨唔打燈,為什麼?
原因一:原來右手拿著煙仔,或慣了把右手伸出窗外,於是只得左手開車--日本車的指揮燈在右手;或即使在左手,也不協調/不想打燈,大條道理認為打燈會令自己 cut 唔到線--其實是老奉亂 cut 線,認為自己 cut 線有絕對的優先權,卻不承認只要等一兩架車,打燈一樣會 cut 到線。

唔打燈極易造成意外,可是香港的偽君子們,卻從來沒有打算規管--相對於「停車熄匙」,不打燈的禍害大得多!

的士--老奉突然停車上客--算了,最少也打打死火燈吧?可是十分一的的士司機上時,連燈也不打,或極遲打燈,或有打等如無打--踩完 brake 先打,睇到都太遲啦老友。

有客在車上時,cut 線唔打燈之的士,更佔了五分一;冇客在車上時,以極速漫步繁忙街道,阻住地球轉等上客的,就佔了三分之二--未見黃燈已經踩定brake,老奉要停晒全部燈口位。

巴士--落客時,由快線跳過中線 cut 去慢線,打橫架大巴霸晒三條線;上完客後,由慢線跳過中線,直接 cut 去快線,又係打橫架車霸晒三條線!兩架巴士封左一條大馬路,唔塞車就假啦!
自恃巴士龐大,撞死司機機會微--於是望也不望就 cut 三條線,妄顧後面車輛的距離,或者乘客的安危,往往發現後面有車才急停--不是為了乘容,而是因為後車對住巴士的司機位直衝過去--死都死佢先,所以先停。
其他違規,有如塞黃格、cut 線唔望後、亂飛車、噴黑煙、巴士牆......一句話,佢惡晒。

貨車--霸晒所有地方落貨亦情有可原,但以上三種交通工具的問題,貨車都擁有--而且更惡更兇更老奉!最經典乃在高速公路的快線慢駛--其他車輛也如是,由於快線比塞住了,車輛於是改由中慢線超車,於是製造更多的驚險鏡頭,更多的胡亂 cut 線。

B. 香港的街道繁忙之至,可是街上總有著大量不怕死的行人--衝紅燈也還「算了」,唔該衝燈都睇路呀?老奉衝出馬路,不望燈不看車聽著 mp3 或索性發白日夢!響按乎?他指著你破口大罵;不響按站在旁邊慢慢等--他突然醒來見身邊有架車,亦嚇得破口大罵!

據林忌觀察,十分一過馬路的行人,總會把頭望向冇車果邊--亦即係與行車相反的方向,然後自欺欺人:「咦?冇車喎!」,於是衝出馬路!

傳統認為這些行人是「不分左右」、「不經大腦」,可是林忌發現,這不是實情!而實情是,車在左邊來,他們會望向右邊;車在右邊來,他們會望向左邊!其實這是一種呃自己的方法--主觀願望希望冇車阻住 -> 於是望向冇車果邊 -> 呃自己--真係冇車喎! -> 成功衝出馬路! ->成功俾車撞,或引致車輛急停 -> 相方互罵 

幾十歲的阿婆阿伯->不行行人路行馬路
幾歲的小朋友 -> 家長帶埋一齊,在街邊玩捉迷藏
十幾歲的青年 -> 一路聽 mp3 一路唔望車一路聽唔到響按
幾十歲的師奶與中坑 -> 一路傾手機一路發白日夢,響幾次按都聽唔到,一紅燈就衝出馬路,然後傾到興起,在路中心停低沉思入定 -> 變成禪師,或者沉思石像 (the Thinker)。

講住咁多先,幾千字都鬧唔完,唉......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4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