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5月 03, 2007

停車熄匙始終有你


刊於五月三日蘋果日報論壇版

上古史夏朝的開國君主,姓姒名文命,較常被叫做大禹──以治理黃河的「大禹治水」故事聞名;大禹成功以「疏導之法」成功治水之前,其父親「鯀」也是水利專家,被舜帝誠聘去治水;鯀想用築堤的辦法,來減少洪水的衝擊;初期略見成效,可是水愈積愈多,水壓愈來愈強──終於大水一至,堤壩最後總是被沖垮,水災反而鬧得更兇了!於是鯀被舜帝處死了。

這個故事家傳戶曉,連幾歲的小朋友,對這個故事都耳熟能詳;可是活在廿一世紀的今天,我們卻經常聽到一些專家與官員,常常認為自己可以「人定勝天」,以立法挑戰天理,以立法戰勝人性自私的一面──凡立法收不到成果,甚至帶來更多後遺症時,則推諉當局執法不嚴,市民自私自利等;然而今日卻沒有一個舜帝出來主持正義,把這些好心做壞事的人,斬其首以大快人心;於是惡性循環,擾民的措施一項接一項,一個又一個「鯀」被派出來「膠人治港」,問題的源頭得不到解決,不相干的人則無辜中招,極度無奈。

暴曬後車廂氣溫達50℃
回到主題──環保署正準備就「停車熄匙」立法,預計年中諮詢公眾。環保署表示,「停車熄匙」不但對路人和商舖有正面影響,亦減低了汽車機件的損耗和節省電油。目前正有關注本港空氣質素的團體,鼓勵駕駛人士在停車等候期間關掉引擎,以減少廢氣與節約能源。

有關方面可有找出問題的源頭?為什麼部份司機偏要「停車不熄匙」?為什麼鼓勵和宣傳也不起作用?難道香港的駕駛者連「熄車都懶」,又或者自私自利不理他人死活?還是有更深層的原因,令駕駛者明知污染卻無可奈何繼續做?

正正就是要研究一下為什麼──香港的夏天炎熱,在太陽光下直接曝曬一輪,如果沒有冷氣,車廂氣溫往往升至四五十度,然而除了最新款的混能車外,其餘車輛的冷氣系統,都是由引擎所發動──亦即是熄了匙,則沒有冷氣──必須忍耐艷陽下的四五十度高溫也。

好了,假設我們立例硬性強迫停車熄匙,如果你是司機,你會怎麼做?A. 嘗試在高溫下焗桑拿?B 眼觀四路耳聽八方,搏冇人發現?見到有警察時,立即開車走人? C. 長期不停車,在路邊兜圈,直至目標人物出現為止?D. 走法律漏洞,把車子前前後後以龜速行走,以逃避法律規管?

龜速慢駛都會製造廢氣
不要忘記,香港的油價之貴,全世界數一數二,為什麼仍有這麼多的司機,對「停車燒油」的高昂代價視而不見?還是這些司機明知代價高昂,也不介意而這樣做?白天在街開車等人的,大多數是職業司機──的士司機回答你:「四十度的車你坐不坐?」;任職私人司機的回答你:「老闆要我等,老闆有錢不計較油錢,老闆要架車夠涼夠舒適,老闆話如果差佬抄牌,佢俾得起。」──有些更慘情的說:「老闆話抄左牌,要我自己俾,所以我不會停下來,而是在街邊兜路!」

問:「兜路不會引致更多的交通擠塞,製造更多的廢氣嗎?」
答:「老闆話兜路合法喎!老闆話冇法律拉到我慢駛,只要我唔停低,差佬就吹我唔脹!」「平時泊在路邊都犯法啦,日日成街都係,差佬請多幾倍人手都拉唔哂啦,何況係捉停車熄匙,未睇下邊個唔好彩囉!好似我打份工就慘o即,有錢佬俾幾舊水罰款,當飲餐茶囉!除非犯法果個要罰社會服務令,或者坐監啦!」

立法強制停車熄匙,會否成為一紙空文?就和鯀的築堤治水一樣,反令問題惡化,一發不可收拾呢?反之,各團體和政府有否想過,學大禹的疏導之法「多管齊下」呢?如增建室內停車場,收緊排廢氣標準,增加環保車優惠,加強宣傳與教育--特區何不把十週年慶典定為「香港環保年」?把每天新聞前的「心繫家國」,改為「心繫環保」;群星合力演唱「始終有你」,改為「環保有你」──再由眾高官、選委、人大政協以身作則,宣誓成為環保大使,凡被踢爆亂用膠袋,開耗油車、停車不熄匙等等,立即除名及丟官!這樣才顯得我們的政府是搞真環保,而非得個「講」字!以上措施如得以實現,相信不出三個月,香港必定上行下效,成為全世界環保第一的城市!

伸延閱讀:環保三面紅旗之停車熄匙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8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