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4月 29, 2007

林忌短評:放過徐媽媽吧!

「死因庭聆訊徐步高案時,徐步高母親張維美在庭上披露,她在二OO二年曾將十五萬港元轉到徐步高的戶口,交由兒子投資,兩年間徐步高把三十五萬元存入母親開設之股票戶口,卻無法證明這筆錢的來歷;徐母因而涉嫌接贓--鄧竟成並無對此作出正面回應,只表示死因庭提供的資料很多,警方須作進一步研究,現階段不適宜透露。」

要告入「涉嫌接贓」罪,警方需要證明張維美的 mens rea (勉強譯之為犯罪心態)(R v Bloxham 1983)--張維美對兒子的犯罪知情嗎?

如果張維美是知情,那要告入接贓罪當然沒有問題;然而作為一個母親,收受兒子才三十五萬的金錢,表面證據看來,這是非常平常的一回事--以一個警察的收入,三十五萬對一個母親來說,會聯想到是「贓款」嗎?還是十五萬賺成三十五萬的「成功投資」呢?如果證據根本不足,卻強作指控,我們法治的基礎,去了哪兒?

更有專欄作家大力抨擊,指傳媒「美化了」張維美--作為「魔警」的母親,其兒子殺了人浪費了無數警力,也不向市民道歉,只叫人放低仇恨,是學什麼佛云云;而法官多謝張維美,更是不知所謂--如果魔警不是張的兒子,如果她的兒子沒有殺人,她會出席嗎?

徐步高即使殺了人,是否要把他的家人拉去「連坐」?徐步高死了,是否要拉其母親坐監去「抵罪」?

社會上、討論區上,近日見到大量這樣的論調,實在令人感到心寒。對殺了三人的魔警如此痛恨,可以理解;但連其家人都不放過,那又是什麼源由?

殺了三個人的魔頭,其妻母仍會出來受盡大家的凌辱,以及無了期的社會道德審判折磨;可是那些殺了千千萬萬人的後代呢?他們的兒孫輩,拿國家幾百億幾百億的公款,去繼續對手無寸鐵的黎民百姓予取予求時,這班人可會保持相同的聲量,在過關時大叫「平反六四」,或者「捉拿屠城兇手」?還是突然變成一隻哈巴狗,說:「保持穩定、經濟發展,更重要!」

對弱者「落井下石」,不會寬恕與包容;對強者的所作所為不置一詞,甚至助紂為虐!這就是我們社會常見的雙重標準--再一次,令人感到心痛與心寒。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8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