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四, 4月 05, 2007

林忌短評:龔如心的新聞報導


龔如心逝世,傳媒紛紛報導;但某電視新聞報導卻說了一句「終審法院判龔如心所出示的遺囑是真的」,實令我有不吐不快之感。

終審法院的確判了龔如心勝訴,但龔之勝訴只是由於沒有足夠的證據,去證明 90年的遺囑是假的。

無法證明是假 -> 不等於該遺囑是真

原訴法官把遺囑真假的「舉證責任」,過度放在龔陣營,而實際上法律所要求的「客觀」者,應雙方各佔一半。

龔如心是勝訴了,其中一個主因是「無法證明」其遺囑是假,亦無法證明其見證人謝炳炎口供屬假(因已逝世無法接受盤問),基於法律上的技術問題,在這樣的情況下,只有判龔如心勝訴。

這是一個法律上的「技術勝利」,而非什麼真相大白,不是什麼辨別是非,這就是西式邏輯學的基礎,A->B (真相->勝利) 不等如 B->A (勝利->真相)。

法律沒有真假之辨,只有勝負之分,以道德掛帥的中國文化傳統知識份子們,對不起你們又要再一次失望了!

正如民主不是用來「選賢任能」,法律不是用來「彰顯真理」,西方的觀念一遇到中方的傳統文化就變得不淪不類,變成 A 貨民主、A 貨法律,就和清末北洋艦隊的士兵把炮台用來「晒衫」一樣,令我林忌呼天哭地搥胸頓足,真想學某某般拿起一把 AK47,把這些腦筋似漿糊的人(柏楊語),掃一個痛快。

別再問我「哪法律和民主有什麼用?既然又分不到真假又選不到賢能,要來幹啥?」

幹!幹你 X!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8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