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六, 3月 03, 2007

梁袋巾怒劈當奴鴨


梁袋巾怒劈當奴鴨
刊於三月三日蘋果日報論壇版

一場出乎意料以外精采的答問大會,一場一面倒的大屠殺 -- 梁袋巾證明了,民主選舉的政客唔係臘鴨 - 即使係臘鴨,發言都精采過當奴鴨。

有得揀,先至係老闆;冇得揀,當奴係人辦 -- 不論 Donald 如何吹噓他的管治才能,這電視辯論的一場慘敗,只可以用災難來形容:如果發生在有普選的民主國家,就有如拿破崙 1812 年六十萬聯軍征俄之役,被袋巾梁「堅壁清野」的戰略全盤殲滅。

當奴聞「法」失控
曾蔭權就和拿玻崙一樣,佔了絕對的優勢:人數上 -- 八百名選委有六百幾個「自己友」;經驗上 -- 當奴身為現任特首,長期於政府工作,比袋巾談政策有說服力得多;財力物力甚至號召力,當奴都佔了絕對的優勢,連比賽規則-拒絕加入互相質詢的環節,更避免了和梁大狀的 Cross-examination 正面交鋒;可是看看 Donald Tsang 全晚的表現,除了口窒窒心跳加速狂飲水,在對手發言時發出刺耳的吞口水聲嘆氣聲之外,不但乏善可陳,還經常自亂陣腳,到梁袋巾用完發言時間時,當奴終於完全失控:「成晚都聽到法例、改法例、請律師?咩事幹要跟法律做事?」

曾特首大人,試問聲一個政府唔跟法律做事,跟咩做事呢又?自法國的孟德斯鳩 (Montesquieu) 提出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學說以降,經歷這二三百年的進步,當代哪一個政府不是依法辦事的?立法議會用什麼來管治?立法也!就算國家主席也說要「依法治國」呀!難怪特首認為「秘密監察行政命令」毋須立法,被法院判敗訴才死死氣緊急立法;Donald 終忍不住發出「谷了一晚」的烏氣,路易十四「君權神授」上身,真性情表露無遺!幸好 Alan 用光了時間,否則單是這句失言,勢令 Donald 輸得更慘。

至於梁家傑,則一洗其木獨的形象,善用他的優勢:以大狀的口才、生動的比喻、靈活的聲線動作,動之以情說出香港人的民主訴求;面對政策及管治能力的相對弱勢,則以四兩撥千斤的手法,避免在枝節上和當奴糾纏,這避重就輕的「堅壁清野」戰略,是非常成功的;然而袋巾梁多次被追問中港關係、經濟及民生各樣問題時,始終說不出一個令人信服的政策;全面派糖討好各階層,卻空泛而沒有可能 -- 泛民主派最欠缺的,就是一個令大家信服的經濟政策。

掌聲「越拍越謝」
全場總共廿二個個選委提問,居然有四名來自漁農界,益發突顯了選委組成的荒謬-難道香港的未來在於發展漁農業嗎?天呀!他們居然有人真的問些膠問題!漁農界的陳建業選委以 1999 (一舊舊)式發問:「過往漁農業同中央一切關係發展,梁生會否轉軚支持多些中央溝通呢?」。難怪保皇黨一向最擅長的「掌聲鼓勵」去到後來也提不起勁兒了 -- 就好似「金霸王」的對手兔仔,膠力不足而「愈拍愈謝」,全無殺傷力又沒有意義的問題,Holy Shxx! 你想觀眾去釣魚都唔使咁嘛?

一場答問會,曾蔭權從民望的頂峰上自己摔了下來,不是梁袋巾太突出,而是自己實在太不爭氣!沒有了「呢份工」Spin Doctor 的協助下,當奴竟變成了燒臘鋪倒吊的臘鴨 - 彊硬而死直;當 Donald 仍然沉醉於 「I’ll get the job」 時,Alan 已可高叫一聲:「Done!」臘鴨自膠,膠化成 Mr Bean 沖涼的好伴侶-黃色膠鴨,在混濁的洗腳水上飄蕩...... 隱約聽到麥Dull慨嘆一聲:「香港的政治人才......真係臘鴨......」。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8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