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及訂閱請按 Like

星期日, 8月 20, 2006

愛國的陰魂 v 我是地球人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本投降,至今六十一年矣,日本的右翼份子日益猖獗,小泉純一郎更於正日參拜靖國神社,中韓朝新都表示不滿,希望日本人正視歷史云云。

對於日本人來說,又有多少人明白靖國神社背後的含意 - 供奉以東條英機為首的日本戰犯?別說右翼不斷淡化戰爭罪行的日本,香港人之中又有多少個數得出東條英機、永野修身、土肥原賢二、小磯國昭等日本甲級戰犯?這些甲級戰犯在亞洲各國的人民眼中罪大惡極,可是這些在日本人「愛國主義」的眼中,這些戰犯只是所謂因愛國而做錯事,人既已死承擔了責任,供奉他們的「愛國魂」,又豈犯得著他國「指指點點」呢?

愛因斯坦說過,民族主義是嬰兒病;一個新興的國家,經濟慢慢發展,但政府如果無法適時改革政治體制,一旦經濟出現放緩,內部的問題就會無法得到解決,執政者為保持政權而轉移人民視線,就把國內的問題推卸到少數民族,或者國外潛在或公認的敵人身上;這種轉移視線的方法,由德意志帝國、法西斯意大利、納粹德國、大日本帝國、近至海峽兩岸的政權,都屢見不鮮屢試不爽 - 鼓勵愛國主義,鼓勵人民放棄「自己的我」,去追求「國家的我」,把對「身邊問題」的憎恨,轉移到「國家問題」的憎恨,乃獨裁政權維持統治的不二法門。

民族主族本質就是強調自己的民族,既然有「我國」,就有「他國」-愛國是排他性的。世界資源有限,一國之得,就往往是他國之失,「我國」的成功成長,往往要建築在「他國」的失敗衰退上:一旦「我愛我國」的主義,和其他國家「他愛他國」的主義發生衝突之時,就會造成磨擦糾紛,當磨擦糾紛無法和平解決時,就會訴諸於戰爭手段,兩次世界大戰,就是因為這些「民族主義」、「愛國主義」而造成的:沒有法國大革命引起連鎖效應,沒有拿破崙的全民皆兵,沒有十九世紀歐洲的民族主義思潮,就不會有上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愛國終成害國,就是因為你我他的愛國,最終造成你我他的集體毀滅 - 愛國是無條件的,是不講理性的,是與生俱來的,是不可妥協的 - 最終就是因為無條件與生俱來的不可妥協,而造成敵我陣營雙方的集體毀滅。

經歷過兩次大戰幾千萬人的死亡,歐洲終於學會了愛國之害,歐盟的愛就是把歐洲置於國家之上,不在強調德、法、比、荷等國家,而是強調多元但統一的歐洲,一個多元多極不同的文化,卻互利互惠地合作,這才在廿一世紀所需要的愛 - 我們只有一個地球,居於一個地球之上,我們是一個種族,我們是地球人!

或許有一日發現外星人之時,我們需要再調整一下,但在人類的腳步踏出地球之時,在觀看外太空拍攝的地球圖片之時,仍然心存把地球割成幾百塊的所謂疆土之念,所謂國家民族的觀念,把人類分為「你」、「我」、「他」而「選擇性地愛」的觀念,是我們愈活愈回去了,還是我們觀念停留在原始人的階段?當某些政黨還敢以「沒有國,哪有家?」作為口號支持廿三條,我們是否要反問一句:「沒有地球,哪有國家?」

要成為廿一世紀的人類,為了我們「偉大祖國」的未來著想,我們就要拒絕無條件的愛國 - 理性重要?抑或愛國重要?幫理?還是幫親?有幾多人能夠大義滅親?有幾多人能夠大義滅國?愛國的陰魂就有如儒家的遺毒,有如愛滋病一樣藏在中國文化 DNA 中,由今天起有人問起你愛國否,回答一句:「我是地球人」。

-----------------------------
後記:這篇文,本想在八月十五號那天寫,可是心情壞透了,停筆了好幾天。
我的創作原動力有一半來自每日一膠 - 膠港荒謬絕倫的新鮮事,另一半則來自各位的鼓勵 - 如果你看過小弟的文章,希望小弟繼續寫下去的話,希望各位可留下片言半語。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熱門文章

這個小工具發生錯誤

最新文章

  • 當左膠變成熱狗 - 驚見「左膠御用」傳媒獨立媒體《當蔡子強變成林忌》一文,左膠不但沒有從脫離群眾,被大量原本的支持者離棄,以至被原本的同路人所質疑,以至高呼要票債票償吸取任何教訓,更反過來四圍挑起火頭,繼續人身攻擊,特別是這位當年亂寫「歧視」等法律,當年不斷亂屈「歧視法西斯」的左膠作者「稻草」。 當左膠連溫文保守如蔡子強,也要點名...
    8 個月前

最近文章

再次伸延閱讀